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125|回复: 2

我家二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9-9 21:35: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生活圈制作
    二叔个头不高,身高165左右,大眼睛、眉毛短促,天庭还算饱满,四方脸,消瘦到一眼就能看到他满脸皱纹。他穿着朴素,不爱打扮,走路步子特别有劲,头发翘起晃荡的摇动。二叔满脸严肃,从来没见他笑过。
   他是个文化人,凡家里邻居婚办、乔迁都有经常请他写对联。他上过大学,却种了一辈子的地,只怪我们家是中农、下放劳动三年别人的不良评判,他忍受了一辈子,也苦了一辈子,每当想到这里我总会落下几滴泪水。
   二叔与我们家都住大山的山窝窝脚下,山路崎岖不平,距赶集2.5公里,要走一个小时才能到达集市。自我懂事起,我知道二叔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实际上是二儿一女,还有一个先去了,听说二姨当时伤心痛绝到晕了过去。
    叔弟比我小一岁,我们经常在一起玩耍,但都不是省油的灯,不是把自己搞得遍地鳞伤,就是邻居家主动找上门理论。这俩孩子,不知气倒了多少邻居?父母为了我们学好没少操心。两家子住在一块,小孩子斗过气,大人也为了孩子的事争吵过,都是一家人,从不放心上,相处得还算融洽。
    叔和姨都是对苦命夫妇,听说二儿子二三岁的时候得了疾病未治愈去世了,左凑右借欠了一大笔医药费,这还清没几年,刚修了房子,现在三四岁的女儿又要出事了。
   小妹身体真不争气,像是来向二叔要债的,经常拉肚子,严重时拉脓拉血,疼痛得死去活来。先是一家子去了乡下医院,乡下医院医疗设备差,小妹住院一段时间仍不见好转,无奈之下把医药费凑齐后又去了县医院治疗,这一去又能怎么样?
   县医院检查设备齐全,很快有了结果,也代表着恶梦的到来。真是上辈子的孽障,医生无从下手,这肠子一段段的溃烂,能有什么办法?二叔都绝望了。爸爸几位兄弟一起守在医院,二叔守到孩子断气为止,处理好孩子的后事后,爸爸和几位叔叔把二叔接回了家。
     这刚进门,二姨像是什么都明白了,这女儿活的出去不见人回来,怎么受得了?二家子大大小小都狼嚎的大哭起来,二姨当场就脸色苍白晕倒在地,醒来时有点神智不清了。几位叔叔守了一夜,在后来妈妈的不断安慰下,她有所好转,但两次痛失儿女的心病再也无法痊愈了。
     他们先乔迁到新家,新家住了几年又往回搬,可把二叔折磨透了。恶梦不断,二姨得了神经病,经常看见她去世的儿子、女儿陪她聊天,一个人自言自语的,听她说还有一个女鬼跟了她三年,天天叫她服毒或上吊。是真是假没有人知道,听她说像是真的,挺吓人的,一到太阳下山的时候她就又唱又哭,自言自语喧囔过不停。
     一个人我都不敢呆在家里,二姨经常精神晃忽,满脸胀得通红像喝了酒似的,我害怕得有点心惊肉跳,看见她磨菜刀就赶紧往外跑,担心她把我杀了。当时我还是七八岁的孩子,她越叫我名字我就跑得越快。后来二姨病情越来越严重,二叔都不敢出门去忙活了,天天在家守着。
     爸爸几兄弟找二叔商量了一下,决定把二姨送去神经医院治疗。她不肯去会打人,最后把她娘家人找来才消停了些。去的那天二姨不肯走,说她没病不要浪费钱,又哭又闹,说她再过三年就要去见她去世的儿子和女儿。大家可不想听她糊说,前面拉后面推,一边哭闹一边不由的走了,到了市集拉上车就去了医院。
    到了医院,二姨的病情日见好转,大概医治了半个月左右,似乎痊愈了。
    他们回来又住去了新家,持续稳定的过了三年好日子,一家人开开心心的度过了三年。二姨的心病没有办法康复,她放不下,忘不了去世的那对儿女。这不又开始说疯话了,没有两三天,先是自己到各亲戚家去报丧,说自己还三天就离开人世。大家都以为她说疯话,水都没留她喝一口。这可怜的女人,她把所谓的三年和三天都变成了事实,回家后的第三天晚上就悬梁自尽了。
   早上起来,二叔和弟弟看见二姨吊死在悬梁之上那滋味可不好受,两父子狼嚎的大哭起来,越哭越凄凉。一家五口只余下两口,二叔的命真苦,他们家也太残了。
    二姨的去世大家都十分的悲痛,弟弟到各家去报丧,每一位亲人、邻居都惋惜到落泪。
    丧礼时我们都去了,我心惊胆颤的来到二姨的灵前上了一柱香,老想起二姨精神晃忽的样子太可怕了。
    她去世时太年轻,年紧38岁,没有请道士做法事,再加上二叔中年丧子又丧妻,算是折磨得够呛了,死者已去,生者还得继续活下去。一切丧礼从简,大家安静的把二姨送走了。
    姨去世后,二叔好长一段时间躲在家里,总之变得十分的沉默。我倒很佩服二叔活下去的勇气,换了谁都有一点撑不住。
    二叔渐渐变老,弟弟也渐渐长大了。婚礼的那天还是请我这位晚辈写的婚联,总之特别喜庆,一家人合合美美。弟弟好福气,结婚后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个个长得十分健壮,这一家子又热闹起来了。
   二叔没有再婚配,整个家庭一直靠他一个人支撑着,他耐得住寂寞,也受得住寒霜,把所有的一切都奉献给了弟弟。
    我跟二叔还是走得比较近,只要回家了都会去看看他,直到现在。我们更多的是安静,谁也不愿意去扯过去的事。我的人生也是一路坎坷,他更多的是关心我的家庭、父母、还有我的工作事业。我很感谢他,在我的心里从来就没忘记他。
     二叔已经是将近快七十岁的人了,头发白了三分之二,脸上十分的消瘦,一口牙齿差不多掉了三分之一,虽然身体状态不如往前,但精神面貌可佳。说真的,他这一辈子不容易,满腹经纶却受到形势的打压,折磨了一辈子却依然坚强的活着,在他的身上找不到喜怒哀乐,总是严肃到默默无闻,这种精神抗压能力有几个人能比得上?在我的心里,二叔就是个挺棒的堂堂正正的男子汉。
作者简介
杨秀清,男,汉族,出生于江西省、赣州市、兴国县客家人,早年毕业于《北京企业管理研修学院》工商企业管理专业系,大学本科学历。从小热爱文学、诗歌、管理哲学、四柱预测学、易经等,现为《中国书画教育协会会员》《 世界汉语言文学作家协会理事》《中国远山文学特约作家》《中国诗歌网注册会员》《中国作家网网站用户》《大江论坛网站会员》,曾在多家企业从事过HR总监、生产总监、品控技术经理、及副总经理工作,熟悉科学性管理模块,懂企业全盘综合性管理工作。
联系电话:13538374693
微信号:abcd236899
常住地址:广东省广州市花都区花东镇先科一路8号柏克产业园D栋三楼


发表于 2019-9-29 17:34:0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佳作,故事欣赏!
发表于 2019-9-29 17:34:0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佳作,故事欣赏!

本版积分规则

180 秒后自动关闭 欢迎注册远山文学网!请用中文注册,留下真实简介,并加微信18781033178,以便第一时间审核通过。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20-1-28 03:59 , Processed in 0.556712 second(s), 3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