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150|回复: 8

远山杯大赛征文 祭妻惊梦(小说)010

[复制链接]

4

主题

19

帖子

7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2

积分
72
发表于 2017-10-19 09:44: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生活圈制作
远山杯大赛征文  祭妻惊梦(小说)
罗乃文提着他那三天三夜没离身的红色公文包,风尘仆仆地走下公交车,他站到一旁把公文包贴在胸前用手摸了摸,感到包里那硬邦邦的人民币安然无恙,这才松了口气,弹了弹白色短衫,拍了拍天蓝色休闲裤,跺了跺那脚上穿的红色凉皮鞋,抬头望了望他所居住的教师公寓,大步流星朝公寓走去。别看他已是六十八岁的人了,身材依然硬朗,走路稳健潇洒,赤红的脸膛没一丝皱纹,唯有那原来又黑又旺的头发,由于日夜笔耕不辍,而脱成了一片光明的圆顶,但圆顶以下仍黑发依旧,看起来比他退休前还要年轻。此刻,他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他知道儿女们电话上催他回来的目的,肯定又是老伴儿旧病复发,需要住院,需要花钱。这要是在往常,他又要为花钱的事犯难。但这回他不怕了,他这个清贫一生的知识分子终于有钱了,这红色公文包里现在就装着整整八万块钱!这是他在玉皇山电视剧拍摄现场,制片人亲自发给他的剧本稿费啊!这一天他永远都不会忘记,因为他干了一辈子从没拿到过这么多钱!他生怕这笔钱有个闪失,在拍摄现场三天三夜,他一刻也没让这装钱的公文包分过身。他心里在想,这笔钱可是对他的最大鼓舞!这一回他一定要带老伴儿到北京协和医院去,治好老伴的病,也让她好好享受一下这改革开放的新成果!他趾高气扬地穿过大院,一步跨两登的跑上二楼,推开屋门,兴冲冲地走进客厅,然而眼前的情景使他大吃一惊!只见坐在地上的儿孙们满身皆白,全都重孝在身。五大三粗的大儿子罗力本与其十二岁的女儿非非跪趴在地上祈祷着;身材健硕的二儿子罗力耕与其十岁的儿子乾乾满脸泪痕、跪在地上正焚烧着纸钱;哭得泣不成声的小儿子罗力耘与其五岁的儿子坤坤跪在地上、两手紧握在胸前祈祷着。他们一见罗乃文走了进来,凄然起身,神态凝重地望着他们的一家之主罗乃文的归来。此刻,他仿佛在做着一场噩梦,怎么也不会相信眼前的现实。他扫视了一下他熟识的客厅,突然,他发现那令人不寒而栗的冰棺竟停放在客厅中央,他那相濡以沫五十年、病床相守已八载的爱妻林氏可人正躺在那冰棺里,他的头嗡地一响,好像马上就要爆炸一样。他不禁声嘶力竭地向儿女们吼叫着:“不!这不可能!你妈妈不会死,不会死的!三天前她答应我,要活一百年的呀!”
不错,他的爱妻林可人在三天前的确答应过他,要活一百年。
那是三天前的一个晚上,罗乃文接到省电视台《情系玉皇山》剧组制片人邓主任的电话,省台决定《情系玉皇山》的开机仪式要在他的老家玉皇山举行,要他做好发言的准备。他接到这个电话仿佛在做梦一般,他高兴得忘乎所以,他竟然忘记了躺在床上的林可人是患有脑瘤八年的病人,他将她从床上抱起来,狂吻着,嘴里不停地说:“情系玉皇山开拍了!我们马上就有钱了!我要带你上北京了!”
久病的林可人被他折腾的气喘吁吁,不好意思地笑着道:“你这是怎么啦?把我都弄疼了!”
这时罗乃文才意识到他的莽撞和失态,他转而把可人轻轻地抱在怀里,像呵护小孩一样的道:“对不起,我的可人!我不该弄疼你!可我这会儿心里高兴,心里美啊!”
此刻善解人意的林可人没有再责怪罗乃文,她的脸上不仅没有露出半点的不快,相反却绽放出她那久违了的快感来,她欣慰地道:“只要你心里高兴,我心里也高兴啊!八年了!你没这样亲我、抱我了呀!”说到这里,林可人擦着眼泪内疚的道:“也怪我这个做妻子的失职啊!作为一个女人,失去了被抱被亲的引力,留着还有何用啊!”说着便放声大哭起来。
罗乃文把可人紧紧地抱在怀里,轻轻地吻着她道:“可人,你别哭,也别这样自责好吗?这不是你的错!全是这病魔作的恶!你想想,你得病前,我们夫妻怎么样?你还记得那个侯、王建议吗?”
林可人摸了把泪,百感交集的道:“那我怎么不记得?1968年《人民日报》上发表了侯振民和王庆余的文章,你才有幸从外地回到杨树湾村教书,从此你我才摆脱了两地四年分居之久的苦恼!我们俩谁都不会忘记侯振民和王庆余的好处的!”
罗乃文惊喜地道:“你太了不起了!你的病情在好转呀!你的记忆力在恢复嘛!”说着用指头指着林可人的鼻子道:“你再想想,从那以后,你我用过俩枕头吗?”
林可人笑着摇了摇头。
罗乃文又问:“你再想想,从那以后,你我睡过两头吗?”
林可人兴奋地指着罗乃文的额头道:“没有,从来没有!”转而哀怨的叹息道:“唉!可自从我得病后,你连挨我都不想挨我了!”
罗乃文深情地道:“不是我不想挨你,而是我不能挨你呀!因为我亲眼看着一个如玉般的胴体,在我的床上竟被病魔折磨得骨瘦如柴、气息奄奄,我这个穷秀才却无回春之力!我心痛,我理亏,我对不起你啊!我不敢挨你,不敢抱你,不敢亲你,更不敢……为什么?我生怕这其中任何一种动作会导致你停止呼吸、离我而去啊!也就是从那时起,我便丧失了做爱的激情和勇气,随之我便尝到了什么是阳痿的滋味!”
林可人心痛地道:“文,我对不起你!”说着突然紧紧地抱住罗乃文的脖子,用尽平生的力气,大彻大悟地道:“来吧,文!你的电视剧开拍了,你也有激情了!你大胆地抱,大胆地亲吧!想睡就来睡吧!睡死……”
罗乃文没等林可人把“死”字说出来,便抢过话茬道:“别往下说了!我不要你死!我要你答应我,好好地活着!我们的国家已步入小康社会,我们的电视剧《情系玉皇山》明天就要开拍!钱咱们会有的!日子会越来越好的!”
林可人幸福地笑了:“我答应你,我不仅要活着,而且要好好地活着,活到一百年!活到与你一块儿上北京!”
罗乃文想到这里,他怎么也无法接受这眼前的事实,他拨开儿女们的阻拦,跌跌撞撞扑向灵堂,趴在林可人的冰棺上,喊天叫地的拍打着:“可人!你不能死!你一定要活!”转而从那红色公文包里一边掏着一把把人民币往冰棺上放着,一边呼唤着:“可人,你睁眼看看,这是什么?这是给你治病的钱啊!你答应我不死的啊!”
儿女们悲痛欲绝地呼叫着:“爸!你气糊涂了!”
罗乃文反驳道:“我不糊涂!”转而愤怒地用手指着眼前的儿女们质问着:“你们说!是谁把你妈放在这冰冷的冰棺里?你们竟如此无情地对待一个没有工作的老人?是你,是你?说!”
儿女们全都低头不语。
罗乃文走到大儿子跟前道:“罗力本!你说,到底是谁出的这个馊主意?是你吗?”
大儿子无奈地回答道:“是我。”
罗乃文愤怒地审视着大儿子罗力本,他那只握了一辈子笔杆儿的手,突然啪的一巴掌打在了老大罗力本的脸上:“你岂有此理!你不知道你妈怕冷吗?你要冻死你妈呀!”说着发疯似的冲进厨房,从厨房里拿着一把斧头出来,气冲冲地朝冰棺奔去。
儿女们围上去七嘴八舌地道:“爸,你这是干什么呀?”
罗乃文歇斯底里的道:“闪开!我要亲手砸碎这万恶的冰棺!”
老大罗力本噗通跪下道:“爸!你不能砸!我们给你跪下啦!”
儿女们接着全都跪在罗乃文的面前乞求着道:“爸!不能砸!”
罗乃文固执地道:“为什么,为什么呀?”
小女儿罗燕满眼泪痕,哽咽着道:“爸,我妈,她真的走了。”
罗乃文这才走到小女儿跟前,弯腰用手擦着她脸上的泪,心疼的问:“燕儿,我的乖女儿!你与你妈长得最像,你与你妈一样的温柔,一样的善良!爸最相信你!你说,你妈她真的走了吗?”
小女儿哭着点着头:“爸!你爱妈妈,我们更爱妈妈呀!”说着便放声痛哭起来,儿女们也全都放声痛哭起来。
这哭声使罗乃文震撼了,他不禁大吼一声:“天呐!你活杀我啊?”他的话音未落,顿时晕倒在儿女们的眼前。
当罗乃文醒来的时候,他已躺在自己的床上。他睁眼一看,一个似曾相识的女子坐在他的面前,尤其是那披散在带笑的嘴角边的乌黑短发和那两只善良而妩媚的大眼睛,更使罗乃文眼熟,他不禁自问,这不是年轻时的可人吗?再细看,那可身的玫瑰红短衫,恰让那两个富有弹性的乳房紧顶着,在她那宽广的胸怀顶出两个迷人的乳峰来,还有那米黄色的迷你短裤露出白皙修长的大腿来,这一切虽则眼熟,但又一时想不起在哪儿见过,他愕然了!他折身起来直盯着那女子问:“你是谁?”
那女子腼腆的道:“老师,你终于醒来了!”
罗乃文继续追问:“你是?”
那女子用手掠了一下耳边的短发道:“我是你的学生梦儿呀!”
罗乃文惊异的道:“梦儿?我们不是在做梦吧?”
梦儿脉脉含情的伸出一只手道:“老师,我真的是梦儿,不信就摸摸我这手!“
罗乃文一摸到她那软绵绵的手顿时激动不已,他双手紧握梦儿的手慢慢地往跟前拉着,梦儿也顺势站起来往他面前俯身而来,当罗乃文松手张开双臂正欲拥抱梦儿时,两人几乎是同时离开了对方,回到了原来的位置,这一对初次见面的网上情人相对无言,陷入深深的反思中。这时,屋内静得出奇,只听见那墙上的挂钟在答答地走着。
这一老一少怎么能成为网上情人呢?这也许正应了那句老话,有缘千里来相逢,无缘对面不相识。老的虽身居北方的大山里,少的虽远在南方的闹市里,老的虽是年逾花甲的退休老教师,少的虽是一个风华正茂的文学青年,但他们为了文学的梦想,在网上相识了!罗乃文以笑天为网名的影视文学剧本连连在网上发表,颇受网民的青睐;而李梦儿正痴迷于影视文学创作,一心想实现编剧的梦想,当她在网上看到网名笑天的电视剧本《情系玉皇山》时,她为玉皇山人自强不息的精神所感动,为笑天的创作精神而激动不已,她终于找到了可参照的剧本和可求教的老师。她请求笑天指导她的创作,笑天也好为人师,双方便在Q上加为好友,以师生相称开始聊起天来。最初,他们只聊一些影视剧创作的基础,进而又聊了《情系玉皇山》的创作过程和基本经验,后来就相互倾诉他们的共同理想和追求,他们终于有了相依的感觉!当他们双方要求用视频聊天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笑天惊疑地敲击着键盘问:“你是梦儿吗?”
李梦儿回答:“我就是啊!”
笑天固执的道:“你不是梦儿,你是我朝思暮想的可人啊!”
李梦儿笑着敲打着键盘:“呵呵!笑天老师,你把梦儿弄糊涂了!可人是谁呀?”
笑天道:“可人就是我的爱人!”
李梦儿道:“老师!可人是您的爱人,但我却不是你的爱人!我是梦儿!你一定是把我误认成可人了!梦儿虽然喜欢老师您,但不敢替代你心爱的可人啊!也许梦儿与师母有相像之处吧?”
笑天这才恍然大悟地道:“对不起,请原谅我的失态!你长得太像你师母可人了!”说到这里他有些失望的道:“唉,什么时候她才能恢复到你这样的容颜呀!”
李梦儿道:“老师,你别悲观!有您的精心呵护,奇迹一定会出现的!”
笑天道:“谢谢梦儿的吉言!”
李梦儿感慨地道:“像老师您这样爱情如此专一的男人,实在是太少了!”
笑天道:“谢谢梦儿的褒奖!但像你这样酷似我的可人的也实在太少了!你能发张你的正面照片给我吗?”
梦儿慷慨地道:“可以呀!我现在就发给您!”
照片发过来了,笑天久久地望着那纯情的彩色照片不能自拔,一至忘记了回复梦儿。当梦儿发了个窗口震动时,笑天这才急忙回复道:“你长得太美了!太像你师母了!”
梦儿道:“谢谢老师的夸奖!那梦儿就替师母抱抱你啰!”接着又发来两个小兔子不断拥抱的表情动画,旁边还有字幕随之而出:“让我们纯洁的拥抱一下!”
就是这画面让笑天坠入了爱的情网之中。
自此,他们彼此为了这紧紧的一抱、深深的一吻,思念了一年之久。他们在网上从远握到远抱,又从远抱到远吻,他们彼此就这样一抱一吻的体味着爱的滋味。但那总归都是文字上的表述而已,有时顶多也就是发个正在拥抱的动画小人儿助助兴罢了,就这样也使他们激动不已。然而,现在到了真的相见,真的拥抱,真的接吻时,他们两个却都退缩了,这又是为什么呢?是年龄悬殊太大吗?否,在他们俩心里从没有把年龄当做相爱的条件。难道是他们俩同时反悔了吗?否,他们谁也不会反悔!他们之所以停止了这现实中的一抱,因为他们突然想起了他们俩的爱情宣言:只要可人在,不做真夫妻,只做假情人、假夫妻!他们所谓的假夫妻、假情人,就是在林可人活着的时候,他们只是不见面的精神夫妻、精神情人,不做真夫妻,不能做任何对不起林可人的事。此刻,他们俩正是同时想到了外面冰棺里的林可人,他们不能放浪,不能对不起尸骨未寒的林可人。
此刻,他们双方的沉默几乎到了令人窒息的地步。李梦儿突然想起了鲁迅先生的那句话:不再沉默中死亡,就在沉默中爆发。他猛地站起来像打机关枪似地道:“老师,你多保重!恕我不能在此久留,多留一分钟都是对您和师母的亵渎!好在我这次来并不知道师母病故的消息,要知道我还不来呢!我怕你的儿女们说我不安好心!我这次来首先是奔你的《情系玉皇山》而来的,我在电视上看到了你的电视剧《情系玉皇山》开拍的消息,想来看看玉皇山和玉皇山人,想来把我创作的剧本《为了一个梦》亲手教您审阅,没想到会相遇在师母的灵堂前!遗憾啊,遗憾!我现在在这里已经是多余的人了!”说着从包里掏出厚厚的一份稿件放在桌上道:“老师,这是我写的电影剧本《为了一个梦》的初稿,请老师指教!再见,我尊敬的老师!”
李梦儿说罢转身就走,罗乃文起身上前抓住梦儿的手道:“你不能走!我有话要说!”
李梦儿回身道:“说吧,老师!”
罗乃文道:“我不想再多说什么!我很理解你的处境。但我还想挽留你一时。你的行楷非常不错,我和你师母都很欣赏,我准备给你师母写一篇倾诉我真情的祭文,想请你代书,你不会拒绝吧?”
李梦儿不假思索地道:“好呀!既然你和师母都很欣赏我的书法,我求之不得呢!咱们说写就写!”
罗乃文激动地紧紧抓住梦儿的手,久久不肯放松的道“太好了,太好了!”
李梦儿不好意思地道:“老师,你把我都弄疼了。”
罗乃文这才松手抱歉地道:“对不起!我又失态了!”
夜幕降临了。罗乃文吩咐儿女们各回各家休息,守灵的事由他与李梦儿来守,儿女们也心知肚明是怎么回事,都默然离去。
灵堂前只有罗乃文和李梦儿在桌前配合默契地写着祭文。罗乃文用两手按着桌上那洁白的挽幛在沉思着,李梦儿站在桌前手执毛笔在静静地等待着,随着罗乃文那声泪俱下、感人肺腑的倾诉,李梦儿笔下的祭文便工笔工整地呈现在挽幛上:
          心爱吾妻,林氏可人;睁开眼吧,看看乃文!
心爱吾妻,林氏可人;张开嘴呀,问问乃文!
我是你文,你是我人;你醒醒吧,文有话云!
你我有约,生死不分;生要同床,死要共枕!
而今西去,伤透我心;晴天恨海,难填我心!
初识吾妻,你正青春;出水芙蓉,谁不倾心?
百家提亲,你不动心;洛水岸边,愿许玉身!
不嫌吾黑,不嫌吾贫;甘做贤妻,孝吾双亲!
生儿育女,呵护顶真;吃喝拉撒,件件耐心!
患难之际,唯你最亲;任劳任怨,茹苦含辛!
犁楼锄耙,担水送粪;屋里屋外,重担压身!
天下贤妻,唯我可人;人间良母,唯我可人!
可恨病魔,不断缠身;脑瘤突现,折磨至今!  
体谅吾穷,甘损其身;宁受痛苦,不舍分文!
癌瘤噬体,日渐加深;容颜憔悴,形消神损!
为护玉体,百方用尽;期盼吾妻,红颜回春!
可恨阎罗,善恶不分;带走吾妻,公理何存!
可人可人,我的可人;奈何桥边,你等乃文!
黄泉路上,我送可人;阴曹地府,我护可人!
地府求医,由我去寻;床前护理,有我乃文!
同生共死,永不离分;单等来生,再结同心!
     当祭文写到“再结同心”时,李梦儿已抽泣得再也写不下去了,她擦了一把眼泪,望望早已哭成泪人般的罗乃文,又望望冰棺里的林可人,她突然惊叫道:“老师!你看冰棺里,师母胸前有条小蛇!”
     罗乃文慌忙往冰棺跟前跑去,当他到冰棺跟前时,小蛇突然不见了。
     为了找到这只小蛇,罗乃文与梦儿两个人急忙打开冰棺在寻找着,然而找遍了林可人身下,却什么也没找着。就在这时,眼前的现象使他们惊呆了,只见林可人的脸色慢慢地由白变红,不一会睁开了眼睛,接着又打了个呵欠,伸了个懒腰,竟然坐了起来。
     罗乃文急忙上去抱住林可人道:“可人,你终于醒了!你吓死我了!”
     梦儿也激动地握住林可人的手道:“师母,你终于又回来了!老师离不了你呀!”
     林可人望着梦儿问道:“你是?”
     梦儿尴尬的道:“我?”她一时语塞了。
     林可人又面向罗乃文问道:“她是谁?”
     罗乃文笑着道:“我的学生!”
     林可人欣慰地笑了。她又伸了个懒腰道:“我做了长长的一个梦,我飞到了西京陆军医院去看病,一位教授拿着个放大镜对着我的头看了看说,你没病,回去吧!我又飞到了北京协和医院,协和医院门诊大厅的挂号处排着长长的队伍,一位年轻小伙子手扶着一个好似摄像机的东西,正对着排队的人群扫视着,当扫视到我时,他走到我跟前敬了个礼道,大妈你好!你的病很好治,只需要做个小手术就好了。手术虽小,但花费不少,总共八万元,你立即回去拿钱吧!我一听,高兴啊,我立即飞了回来。”
罗乃文没等可人把话说完,就把八万元人民币放到可人面前道:“你看,这八万元就等你来取呀!”
林可人惊疑地道:“我不是在做梦吧?”
李梦儿亲切地道:“师母啊,这不是梦!”
发表于 2017-10-19 10:44:04 | 显示全部楼层
离奇故事,真情可鉴!赞!

点评

谢谢舟上客的光临点评!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10-22 08:18

4

主题

19

帖子

7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2

积分
72
 楼主| 发表于 2017-10-22 08:18:51 | 显示全部楼层
舟上客 发表于 2017-10-19 10:44
离奇故事,真情可鉴!赞!

谢谢舟上客的光临点评!
发表于 2017-10-22 18:18:0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传奇故事,笔法娴熟!离奇背后,暗藏哲理。情感和理智的天平,在现实生活中,往往失衡。可喜的是,故事中的主人公,把握好了这个平衡的艺术。否则,将是悲剧收场!赞!问好王老师!

点评

非常感谢陈总在百忙中光临指导点评,远握!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10-23 08:57

4

主题

19

帖子

7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2

积分
72
 楼主| 发表于 2017-10-23 08:57:24 | 显示全部楼层
春归处 发表于 2017-10-22 18:18
传奇故事,笔法娴熟!离奇背后,暗藏哲理。情感和理智的天平,在现实生活中,往往失衡。可喜的是,故事中的 ...

非常感谢陈总在百忙中光临指导点评,远握!
发表于 2017-10-23 21:25:07 | 显示全部楼层
编号10

点评

谢谢常务站长露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10-24 08:25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19

帖子

7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2

积分
72
 楼主| 发表于 2017-10-24 08:25:19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常务站长露珠!
发表于 2017-10-26 17:50:34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曲折引人,笔法娴熟,欣赏,推荐成文!

点评

非常感谢总编的赏读和推荐!远握!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10-31 11:05

4

主题

19

帖子

7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2

积分
72
 楼主| 发表于 2017-10-31 11:05:14 | 显示全部楼层
陈林先 发表于 2017-10-26 17:50
故事曲折引人,笔法娴熟,欣赏,推荐成文!

非常感谢总编的赏读和推荐!远握!

本版积分规则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8-1-18 06:26 , Processed in 0.649345 second(s), 3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