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160|回复: 2

[短篇小说] 爱情错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9-9 21:37: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生活圈制作
    单身得太久,没有少让父母操心。他们年年唠叨,我也是心急如焚,用一句话来说明就是:“职场得意,情场失意”。
   每当临近春节,心都急得想下一秒就飞回去,可想到又是一个人回去,自然是心酸到望而止步。春节假期也就半个月,倒成了爸爸、妈妈的批判会。说真的,听了很难受,二老的心情倒能理解。村里邻居也少不了一些冷嘲热讽,有些人说话带刺,直接给父母脸色。吃自家的饭,住自家的屋,却要受别人的指指点点,你说冤不冤?
       找对象都希望两情相悦,为了满足二老的心愿,我倒主动成了单相思,用一句话来形容就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本不想揭开这块伤疤,但一定是段感人的故事。
      2015年的中秋前后,财务部来了一位新同事,人称小胡。小胡个头不高,长方脸型,眼睛大而有神,皮肤较白,因为近视,眼镜几乎很少摘下,看上去挺斯文的样子。她算是有文墨的知识分子,领了个本科学历,英语过了六级,海外工作过两年,刚归国不久就碰上了我。
    或许是上帝赐给我的最好礼物,说真的,小胡人长得也就一般化,除了发型多些花样,有两年海外工作经验,在别人看来也没啥不一样。我倒认真起来了,娶不到洋夫人,娶个海归的倒多了一分自豪感。
     小胡太年轻,对感情定位有问题,开口不是洋房就是豪车,还有就是多少存款。她喜欢跟有钱人交流和攀比,都说强扭的瓜不甜,我却想打肿了充胖子,冒险做一次实践主义。哪来的勇气?明知道自己不是她的菜,却要硬拔弯弓射箭。
    有了想法,得找机会下手。作为当时一副总,想要一个财务的电话,加个微信也不是件难事,多多少少都会给几分薄面。就这样,我对小胡的追求开始了。
    某一晚上,我拿着个手机,犹豫徘徊了一会,本想给小胡去一电话,但又觉得太过突然。都说微信挺方便,确实是,我给小胡发去一条微信,问道:“小胡,你在忙啥?小胡你真漂亮!”大概过了一两秒,手机铃的一声响,小胡回复道:“我漂亮吗?也没忙啥,在看书呢!”沉默了一会,我又发去一条微信:“在我心里你就是最美的那个。”小胡回复道:“谢谢,过奖了。”目的没达到,再去一信息:“小胡,你结婚没有?你觉得我们两个有没有可能?”我是明知故问,入职表上写得很清楚,还装糊涂一回。好紧张,真担心她不回复、没有希望。可偏偏如我所愿,不知道是试探,还是真的?过了一分钟左右,手机又铃的一声,小胡回复道:“现在还三四个月就过春节了,如果明年还在一起工作,就考虑我们之间的事。”不知道是哪门子的自信?我好兴奋,即刻回复道:“时间不早了,你早点休息,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找对象得趁热打铁,但做得有点过头,都三十多岁的人了,还秀恩爱,大路上搂搂抱抱。不过那种感觉挺好,偶尔一起漫步,两人撑在一把雨伞下谈心挺幸福。总之,就是特别想证明我有多么的爱她。
    时间不等人,都国庆了,还没追到手。我是迫在眉急,可不想今年回家又挨父母的批斗会。都说危机后面是机会,要感谢总经理给了我这个大好的机会。
    聚会中多喝了两杯酒,小胡要回去,我要送她回去。刚到住房的一楼,她却不肯走了。我的天哪!我自己都晃来晃去,她竟然要我把她背上四楼。她可不轻,一百来斤,我背着她扶着栏杆一步步往上爬。过了二十分钟左右,总算到了四楼。她找不到钥匙,一下子就耍娇哭了。我的妹妹,你还哭?可把我累坏了,全身都汗湿了。我找到钥匙把门打开,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她抱着我就倒在了床上。 我赶紧把她的手拿开,给她打了大半桶热水,给她洗脸洗脚。这刚洗完又吐了一地,我又得搞卫生,自己都晕过去摔了一跤屁股朝天。
    忙活了半天,我该回去了,可是我又不甘心。我问她:“要不要留下来照顾她?”她答道:“留下来可以,她睡里面,我睡外面,但别碰她。”我们约法三章,她睡里面,我睡外面,也就入睡了。
    半夜三更真的好冷,两个人情不自禁抱在了一起。男女之间抱一起又不是木头,那控制得住,也就热吻起来了。说不清楚,道不明白,该发生的不该不发生都发生了。真的有这么顺利吗?就在天快亮的时候,两个人都醒了,也明白咋回事。让人失望的是,她开口道:“我们可以在一起,但不能承诺一辈子在一起。”我觉得有点莫名其妙,这是个什么女人?说的什么话?我算是明白了,我不是她的菜,她并不喜欢我。我当时保持沉默,决定尽自己的努力去争取。
    紧接着,我们仍然像往常一样秀恩爱,在外人看来觉得有几分不对劲,又说不出是什么,都说我们不会有结果。我心里也很明白,但心里不甘心。
    临近春节时,我们都辞职了,把行李搬去虎门一朋友那里了。大家看到都很高兴,以为我找到了真爱。是真是假,没有人比我们自己更清楚。她说话总是那么高调,老压我一把,别人也难免会产生一些怀疑。我当时是这么想,在一起了就该好好的相爱。
      我们没有一起回家,她回湖南,我回江西。她身上没什么钱,回家不够开销,我心甘情愿的给了她一点。她把我先送上了列车,挥手告别后各自回家了。
    回到家,父母高兴不起来,没有见过人,只当着是一个谜。她们家好崎岖,我还以为她在开玩笑。这不,去了好几电话都打不通。半个月里就通了两个电话,一个是除夕前的我去电通话,一个是正月初六她的来电,我们约好了初十两地出发到虎门见面。
     初六的中午,接到她的电话,我本以为是件值得开心的喜事。她开口道:“我已经有,怀孕了。”我当时高兴得跳起来,谢谢上帝的保佑!这句刚完,二句又接着说道:“但我不想要,你自己看着办。”这到底是什么意思?真是上辈子造孽了,怎么也说不通。当时我心里十分的难过,但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只能听天由命。
   2016年的正月初十晚上,我们在虎门重逢了。她先到,我后到,朋友提前开了个房住了进去。都说小别胜新婚,可是心结没法解开,闹了好几天,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打掉这个孩子。”都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我算是看透了。
     我不想闹下去了,我也明白她想要的是什么?我给不了,我就一农家子弟,她如果是金凤凰,就让她高飞。来到医院,两个人字一签,这孩子也就没了,还得忙活照顾她做月子。
     一个月过去了,彼此都开始忙活着找工作,或许是天命难为,注定我俩只是露水夫妻半途而废。她找去了东莞大岭山,我却去了东莞万江,在我报到的那天她已经有了分手的决定。说真的,确实有点难过,但也是没办法的事。
    在后来,基本上每周末去一趟大岭山,去一次公交约三个小时,可不容易。我是把她放在了心上,但她不稀罕。借口越来越多,争执也就越来越极端化。我看得很透,一个女人心里没有你,再怎么付出她也感受不到。
   我们吵架的日子越来越多,打电话都是直接挂掉。我真傻,还牵挂肚,买衣服送礼物,别人不一定会领情。她就当我一白痴,可我却越陷越深,几乎到了不能自拨。
    在2016年的三月底,这份不该拥有有的爱情彻底结束了。当时,我并不知道她会无声无息的消失,当我最后一次去到大岭山,别人告诉我她已经离职三天了。当时,我整个心情糟糕到差点崩溃,就差没自杀而已。我是个孝子,就是再难过也不可能为了一个女人抛家弃子。
     我是个冲动的男人,辞去了在万江的工作,到处打电话寻找她。大概找了半个月,发现她已经移情别恋了。去了哪里我并不知道,只是后来的一个电话让我明白了,就算找到她也没有任何意义了。
   那一次我受伤害很深,因为我在下赌注,自然是一直在掏心掏肺。不放弃又能如何?损失的只是不过是几万块钱而已,需要担当的是整个家庭的责任。
    我得让自己从阴影中走出来,在那段日子里,最好的办法就是旅游。反正没工作,游遍了几处山水,也抒发过不少诗句,写了又删,删了又写,一点都不觉得累,自己开心就好。
   人总是会睡醒的,只要有一点理智的人都会明白,爱情这种事情是来不得半点强求,是你的终究是你的,不是你上吊自杀也没有用。这只是一种爱情错觉,说明自己太傻!放弃才是唯的活路。

发表于 2019-9-16 10:00:26 | 显示全部楼层
转移到小说栏目
发表于 2019-9-24 16:38:41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180 秒后自动关闭 欢迎注册远山文学网!请用中文注册,留下真实简介,并加微信18781033178,以便第一时间审核通过。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20-2-20 17:36 , Processed in 0.655507 second(s), 3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