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931|回复: 2

《我在西藏五十年》——第190篇:世上好人就是多!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9-4 04:08: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生活圈制作
本帖最后由 益西索朗 于 2019-9-4 04:28 编辑

                                            《我在西藏五十年第》——第190篇:世上好人就是多!
       我今生今世,第一次(有可能,也就只有“这一次”了!)坐拉萨——广州的火车,离开了亲爱的拉萨。列车经过了那曲草原,翻过了唐古拉山,接着就行驶在可可西里大荒原上。我眼看着车窗外飞驰而去的景色,五十几年那些难忘的人和事,一幕连着一幕,不断浮现在了我的眼前。
       可是到了第二天,情况却发生了巨变:我病倒了。邻铺的几个人,发现我这个老头子生病了,有人说我一定是感冒了,给我送来了感冒药。见没有作用,又有人去找列车长,车长通过广播帮我找医生。很快就来了一位女医生,可惜她不但没有带药,听诊器也没有带(她是回内地探亲的)。我心想,一定要坚持下去,只要能够坚持到长沙就好了。到了晚上8点钟,那位好心的女医生又来了。她说:“你眼睛水肿很厉害,再拖下去恐怕有危险,还是赶快下车吧。”我只得百般无奈地在西安下了车。
       感谢佛祖的恩典,下了车刚一出火车站,就遇到了一位的士师傅。当他知道了我的情况后,建议我去西安交大二附院,说那个医院很好。可是接着他又说,医院前门正在修路,不好走;需要拐一个弯,从医院后门进去。
       故事写到这里,如果按照现如今有些故事的描述,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很可能就是这样子了:那位出租车师傅,领着我们两个外地老人,在西安绕开了圈子。几个圈圈转下来,我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阳秀更是没有经历过这种场合,只得听天由命,任凭的士师傅来“收拾”我们这两个可怜的老人了……
       也就在这时候,的士师傅还真的就将车停在了没有路灯、不见一个行人的、黑黢黢的偏僻之地。这时候,师傅也一声不响就下了车。也就是这一刻,我的脑海里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了好多在电视剧里面看来的恐怖画面,一颗心也就像是被谁猛地捏了一把,嘭嘭嘭地跳了起来。可也就是在这时候,师傅说:“这里是医院的后门。你们从这个小门进去,对面就是急诊室。”接着他打开后备箱,帮着将那三件行李搬下车。阳秀问:“多少钱?”师傅回答:“8元。”秀递给他10元钱,说:“谢谢您!不用找了。”师傅的回答却是:“那哪行?”,将两元钱硬塞进阳秀的手里。
        宁愿拐一个弯,再多走一些路,就是为了让一个患病老人早一点到达急诊室。还有师傅说的那三个字——“那哪行?”,若是在“过去的岁月”——上世纪五十年代,这样的好师傅,的确多得很,可是,在二十一世纪的今日——2008年8月,我可是觉得,这位师傅就是一位活菩萨!
       进了医院急症室,医生为我量血压(事后阳秀告诉我:低压还比高压高!)接着就是:插导尿管、验血、验尿,然后就是打针、输液。那一夜阳秀一直就没有阖过眼。她还想当然地认为,尿不出小便,肯定就是尿毒症。她贴近我的耳朵,轻声安慰我说,您别怕!我可以将自己的一只肾送给你……
       没有料到的是,到了24日的早上,我竟然觉得自己的病好多了。让阳秀买来一大碗小米粥,我一口气全都喝光了。再让她去找医生,说我们准备出院回湖南,还请求他替我将那讨厌的导尿管子拔掉。那位好心的医生说:“按照你的身体情况,出院也可以。只是导尿管一定不能拔,你到了湖南,还是要插的。一路上要多加小小,千万别将管子污染了。”我问他,还需要带哪些药?那位医生说“你们坐火车,两天也就到家了,口服药就免了。但是一定要记住,一到了家,立即去医院!”这样的好医生,在如今,也确实是一位活菩萨呀!
       上午9点钟,阳秀去结清了医疗费,我决定还是坐火车回衡阳。可是,到了西安火车站售票大厅,那里面的人,闹哄哄、黑压压的一大片,真像是一个大蚂蚁窝。阳秀去排队买票,我在一旁看守行李。她好不容易排到售票窗口,说买两张去衡阳的卧铺,里面的回话比乒乓球还快地传了过来:“没有!”她又说:那就买两张座票。第二个乒乓球又飞了过来:“没有!”我听到那两声“没有”,再看看自己那个狼狈相,如果买一张没有座位的站票,我只怕是还没有“站”到郑州,这条老命也就该报销了。将行李寄存在车站,我俩问人哪里有飞机票卖?那个人(我觉得,他也是一个大好人)顺手一指,说:“过了马路,往右走五十米就到了。”阳秀急忙扶我过了马路,当时就买到了两张14点去长沙的飞机票,1600元;又连忙打的去咸阳国际机场。过安检的时候,检查员发现了我箱子里面的那一把匕首,他的眼睛立即瞪大了。我只得将那一把匕首的“故事”讲给他听:
       1962年老罗去支前,带领民工抢修喜马拉雅山区的战备公路。就在那时候,他捡到了印度兵溃逃时丢弃的几十颗英式步枪子弹,还有这一把匕首。63年我离开拉萨调去那曲时,老罗将那些子弹和这一把匕首全都送给了我,还说:子弹在乡下可以打岩羊;而匕首剥岩羊皮,切羊肉时刚好用得上。那以后,子弹全都打光了,唯独这一把匕首,作为我在西藏半个世纪的唯一一件纪念品,一直跟在我身边。听了我讲的故事,再看看我这个年过七旬、一只膝盖上缠着厚厚的纱布,身上又吊着一个“尿袋子”的可怜老者;再加上那一把匕首并不是由我带上飞机,而是放到行李箱子里面托运走,那位托运员说:“老同志,我也是从驻藏部队退伍回来的,我理解你们这些老西藏!”谢谢那位好心的托运员,那一把匕首我才能够保存到如今。
       飞机到长沙黄花机场时,天已经全黑了。我俩刚出机场,就有人过来问:“去哪里?”阳秀说:“衡阳。”立即就有人过来,让我俩与人“拼车”,车费600元,二一添作五,各出300元。阳秀说:“太贵了。”但是那时候,我已经是归心似箭,立即上了车。那辆面包车快要到衡阳时,天气突变,电闪雷鸣,暴雨不是在“下”,而像是从天上直接倾倒下来的。我心里想,这莫非就是老天爷给我这个离乡五十几年的老“游子”,回到家乡时的“见面洗礼”?可是也怪,车刚到衡阳火车站,风息了,雨停了。我俩下了车,再雇一辆的士,10元钱,就到了阳秀的家,我看看手表,时间是21点半。我这个18岁去西藏的衡阳人,没有能够实践1964年对巴青县委书记刘正文做的保证——“我要在西藏生活一辈子!”,转了一个五十三年的大圈圈,如今又回到了衡阳。

发表于 2019-9-4 06:36:01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欣赏,品读精彩,感谢分享,推荐阅读!

点评

衷心感谢站长老师。祝老师扎西德勒!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9-4 14:13
 楼主| 发表于 2019-9-4 14:13:01 | 显示全部楼层
蔚青 发表于 2019-9-4 06:36
拜读欣赏,品读精彩,感谢分享,推荐阅读!

衷心感谢站长老师。祝老师扎西德勒!

本版积分规则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9-10-15 14:29 , Processed in 0.995280 second(s), 3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