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377|回复: 0

《我在西藏五十年》——第166篇:再当通讯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8-23 19:02: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生活圈制作
                                 《我在西藏五十年》——第166篇:再当通讯员!
       不久,地质局那位新上任的f局长,与另一位原来的副局长和局党组书记,加上新上任的总工程师,“两新两老”,四位领导,一起来地热队视察工作,先是召开中层干部座谈会。田队长和刚到任的大队党委王书记,先后作了开场白,然后就是由各单位汇报工作。
       轮到计财科发言时,我简要地汇报了工作之后,就将局里给我们增拨了奖金指标,钻工们都很高兴的情况,也做了汇报。那位姓F的新局长,听到以后挺高兴(因为增加奖金指标,就是他批准的),他又对我说:“还有什么情况,都可以谈谈嘛。”我就将后勤科在内地采购的皮大衣价高质差,职工意见很大的事情汇报了。
       汇报完了,我瞟了一眼那位后勤张科长。可是年纪比我小的那一位,还真是老于世故,他居然面不改色心不跳,一言不发地稳坐在那里喝茶。
       接下来,轮到后勤科汇报了。他也是简短地汇报了工作,然后就话锋一转,揪住后勤与计财科对账,库存材料帐相差了30万块钱的那一笔错账,借题发挥了一大堆。他还有意加重语气,将“相差了三十万”,连续说了两三遍。那四位局领导的八只眼睛,也都被他的一席话给“撑大”了。可是,对于他亲自采购回来的那一批粗制滥造的皮大衣,他的解释却是:“人长得还有美有丑,何况是吃草长大的羊子呀。再说了,买来皮大衣就是在野外工作时御寒用的,要那么漂亮干什么?”
      再说说那一笔库存材料账相差了三十万的原委,开始时我也不知道,只是在计财科的材料会计小宋,与后勤科的会计老黄对帐时,发现库存材料总帐相差了三十万。我心想,会计记账首先就是借、贷两方要平衡,然后是分类账与总帐要平衡,最后才能够汇总编制会计报表。而后勤科的帐,主要记的只是实物。也怪我太过于相信自己的人了,我就要求后勤科好好查一查他们的帐。后勤那位会计老张,费尽心思查了两天,还是没有结果,这时候计财科主管会计小刘才吞吞吐吐地对我说:“小宋在做记账凭证时,将那一笔本来应该计入管材科目的30万元,错记成了材料,我在复核时也没有发现,这就是错帐的原因。”
       错账找到了,并当即更正了过来,我还向后勤科那位材料会计道了歉。
       可是今天,张科长将他用高价买来的粗制滥造的皮大衣,说成“要那么漂亮干什么?”,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将一个问题带了过去。我就去计财科办公室,告诉主管会计小刘,从后勤仓库借来了两件皮大衣,请几位局领导亲眼看一看。
       当那两件粗制滥造的皮大衣摆在了几位局领导面前时,会场上响起一阵窃窃私语,局党组书记,还狠狠地瞪了张科长一眼。这时候他的脸才由白转红,不久又变成了“黑”。
       过了一天,刚从物探大队调到地热队的大队党委王书记,就来找我个别谈话了。他未曾开口就先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唉——,我刚调来地热队,最大的希望就是咱们队平平安安,和和气气。毛主席他老人家都说了:要团结,不要搞分裂。我看你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别再跟后勤老张较劲了。要不然,我这党委工作该如何做下去呀!”我对书记说:“您刚才只引用了老人家的半句话,后面还有半句:‘要光明正大,不要搞阴谋诡计’。高价买回来粗制滥造的皮大衣不查清楚,今后若是买大型设备,也就可能花高价买回一堆废铜烂铁来,那时候您说我这个管钱的人,应该怎么办?”
      但最后,大衣事件,还是这样不了了之了。我心想,如果就是这样稀里糊涂地来“理财”,还不如去当一个钻探工!我决心不当这个科长了!我立刻给王书记呈上了一份检讨书:“我没有及时发现管材错帐的大问题,犯了大错误,请求大队给予处分,并免去我的科长职务。”
       王书记说:“那笔错帐,是材料会计做的,复核人是主管会计小刘,你最多也就是负一个领导责任,今后注意也就行了。再说了,你是局管干部,队上也没有权力,随便调动你的工作呀。”我的“牛脾气”也上来了,说:“那好!您不批,我就自己批!”
      那时候,地质队流传着一句大实话:“不管离了哪一个,地球天天照样转!”;那时候,大队计财科的工作,已经走上了正轨,有我不多,无我也不少了。但是那时候,队上每天负责去拉萨邮电局取报纸、信件的通讯员(因为地热队驻地距离拉萨十多公里,队上每天要派专人去取)回内地探亲去了。报纸、信件经常被压在邮局,职工意见很大。我就自作主张,将自己的工作全都移交给了小刘,又跟办公室李主任打了一声招呼,就去当了通讯员。我还到市邮政局找到那位女局长(她也是从那曲调过来的,CAOBUZHANG的夫人,我们也是老熟人),向她说明了地热队的具体情况,请求将地热大队的报纸、杂志和信件,改由堆龙德庆县邮局负责分发。地热队距离县邮局六公里,我每天就步行去县邮局取邮件。我还给自己添加了一个服务项目——代职工到邮局发电报、寄挂号信和汇款,受到了大家的欢迎。
       但是,我最大的收获还是:依照在北戴河学到的气功中的行功方法,自己编了一套“行路功”,每天来回12公里,还真的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有关心我的同志对我说:“你放着科长不当,偏要去当送信取报纸的通讯员,你莫不是发了疯?”我回答说:“天天跑步,身强体壮;送报纸取信,代发电报代汇款,帮助了他人,我也收获了快乐。”我真的是心旷神怡 ,如沐春风。直到如今,我还真是忘不了那一段难忘的日子。

本版积分规则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9-9-23 07:34 , Processed in 0.366186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