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270|回复: 14

(迎国庆.赛)实在忘不了1958年的国庆节!002/益西索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8-4 16:00: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生活圈制作
                                   实在忘不了1958年的国庆节!
       从1950年算起(因为1949年9月13日至10月16日,衡宝战役正在进行,衡阳人也就没有过到那一年的国庆节)直到2018年,我度过了68个国庆节。但是最让我忘不了的,就是1958年的国庆节了。那时候,我在青海省赴西藏的班戈湖地质队工作,就是在班戈湖度过了那一年的国庆节。
      按常理,地质队每年都是春暖花开出队,秋凉叶落归家。收队之后,技术人员要在室内对野外地质资料进行整理,编写地质报告,工人们也就利用这段时间搞冬训,但这时候也是人们请假探亲的唯一时间,这已经成了那个年代野外地质队的老规矩。我们来到班戈湖,海拔4700米,气候高寒,氧气含量不及内地的一半,人们每天吃着半生不熟的大米饭和粘糊糊的馒头,在无遮无拦的条件下,经受着时而被毒辣辣的太阳晒得汗流浃背,晕头转向;可一眨眼的功夫,又会在狂风暴雨加冰雹的袭击下,变成一只只落汤的泥巴鸡。还要时刻警惕流窜在班戈湖周边那些“四水六岗”武装叛匪的骚扰,连生命安全都受到了威胁。这样的工作环境,用艰苦卓绝来形容并不过分。大家咬紧牙关,辛辛苦苦地奋战了几个月,年底将近,该收队回家探亲了。特别是那些汽车驾驶员和工人师傅,他们几乎个个都是老革命,而且他们中的好多人,都是从朝鲜战场归来,集体转业成为中央地质部勘探独立团的职工之后,才匆匆忙忙成的家。就像二号钻机的李班长,朝鲜回国后,连老家都没有回,先是在西北的白银矿区工作了两年,为国家寻找经济建设急需的铜矿,后来好不容易成了家。孩子长到两岁,老母患了重病,他又去青海玉树曲麻莱找砂金,“母病速归”的电报却让哪位好心人给“捎”丢了。如今老母辞世,妻子独自一人带着孩子住在农村,今年实在是该回家去安排一下了。我常去钻机跟班劳动,每当跟他们班,只要没有遇上狂风暴雨,只要钻机在正常钻进,差不多都会听到他低沉而又充满感情地哼着一首山东小曲:“李二嫂眼含泪,关上房门……”,那低沉的声音,配上手摇钻机的“吱吱”声,寒风刮来的“日——日——”声,每每让我觉得,仿佛有一只可恶的老鼠,正在啮咬着一颗忧愁的心。那一种牵肠挂肚带来的心灵折磨,应该如何用文字形容出来呢?就在写这篇短文时,我“临阵磨枪”,又在网上查了一查,最后找到了两首古人思乡的诗,我觉得还真是写出了那个年代班戈湖地质队员们的思乡心情。宋代李觏的一首诗里写着:“人言落日是天涯,望极天涯不见家。 已恨碧山相阻隔,碧山还被暮云遮。”这就恰如其分地描写出了班戈湖与内地相隔万水千山的境况。而唐代柳宗元的那一首诗:“海畔尖山似剑芒,秋来处处割愁肠。若为化得身千亿,散上峰头望故乡。 ”如今我大着胆子,“篡改”了它的一个字: “湖”畔尖山似剑芒,秋来处处割愁肠。若为化得身千亿,散上峰头望故乡。 ”的的确确写出了当时班戈湖地质队员们的思乡之情。因此,人们早就作好了回家探亲的准备。不少人连“回家探亲”的电报也已经在班戈湖那个小小邮电所发回去了。
  也就是那时候,国家对硼砂的需求更为紧迫。听说连周总理都亲自下达了加强硼矿勘探和采挖的命令。硼砂厂的领导和工人们也都将眼睛瞪得大大的,盯着小小地质队。青海地质局电令班戈湖队1958年不收队回西宁,就留在班戈湖,趁着冬季天寒地冻的时机,加紧进行班戈三湖的普查钻探。
      1958年10月1日是国庆节,又恰遇高原罕见的好天气,队上决定召开大会,总结当年工作,表扬先进。赵队长还要我用蜡纸刻印了红黑两色油墨套印的“跃进光荣”小奖状,再盖上“青海省地质局班戈湖地质大队”的红印章,发给各单位的先进工作者。因为害怕天气多变,简短的总结会后立即会餐。
     那一天赵队长特别高兴。会餐就安排在由帐蓬围成的四合小院子里面。四张报纸摆成一个正方形,周边压上几块小石头,就成为了一张“餐桌”。 每张“桌子”上摆有三个肉罐头:红烧肉、凤尾鱼、东菇鸡;两个水果罐头:橘子和苹果;还有一点小食品:大白兔奶糖,花生,五香瓜子,加上伙房自做的土豆、粉条炖牛肉(半生不熟的米饭和粘糊糊的馒头实在上不了“席”,就用大锅装着放在一旁,供人们自由取用)。钻工师傅和几位汽车驾驶员的那几张“桌子”上,还多了一盒中华牌香烟,一瓶二锅头酒。队长和大队机要员张汝元亲自给他们敬酒点烟。其余的人,都不够队长的“烟酒档次”,只能席地而坐,剥花生、吃罐头,再随便吃点糖果或瓜子。但对于队长的这种“区别对待”,人们早就觉得理所应当。大家欢欢喜喜,谈天说地,人声噪杂,喜气洋洋。
      会餐结束,大家连忙收拾干净生活垃圾,赵队长站起身来,拍了拍手,笑嘻嘻地说:“同志们,吃饱了,也喝足了(其实很多人只是“闻”到了一点点酒的香味)。现在咱们来说说工作。”人们都没有吭声,他歇了一口气,接着说:“这次我们主攻班戈二湖(也就是当时硼砂厂正在采挖硼砂的湖),为硼砂厂及时提供了晶硼的富集区域,直接为采挖硼砂服务,完成了上级下达的任务,这一仗打赢了!”说到这里,他右手握拳用力一挥。我想,当年他在战场上打了胜仗时,一定也是这个样子。他停顿了一下,接着就轻描淡写般地说:“但是,局里希望我们拔掉班戈三湖这个小小据点。”他抬头四周看了看,说:“小范,你来给大家讲讲。”技术负责人范敏中身不由己地站了起来,先用手扶了扶她那副厚厚的近视眼镜,似有难言之隐。过了好一阵子,她终于清了清嗓子,勉为其难地说:“最近局里来了电报,要求我们抓紧对班戈三湖进行普查钻探。同志们都知道,三湖的盐卤水冰点低,现在钻机根本没有法子进去。只能够等湖面冻结实了,才可以开展工作。”说完了这句话,范敏中坐了下来,倒像是她刚才做了一件对不起大家的事情,赶紧低下了头。
      “只能够等湖面冻结实了……”。就是这看似平平常常的半句话,却像一场突如其来的寒流,将聚餐会上刚刚还是闹哄哄、喜洋洋的气氛飞快地给“冻”住了。谁也不吱声,静悄悄地,真的是一根绣花针掉到了地上,也能够听得到响声。看来那些钻工师傅,他们不但不能回家去探亲,还要专门“等”着那位“冻”先生来了,将三湖“冻结实”了,再在这海拔4700米的地方,站在冻得硬梆梆的、没遮没拦的三湖冰面上,继续用双手去摇钻探机!
       不知是谁“哎——!”地长长叹了一口气。但尽管心里不高兴,不舒服,甚至是有意见,却没有一个人开口说出来。沉默,令人难堪的沉默!最后,还是赵队长开了腔,一副难以捉摸的样子:“大家不说话,那就是说没有意见咯。嘿嘿!”他十分地勉强,又干巴巴地笑了笑,显得是那么地不自然。他接着说:“那好,我就来做一个安排。有的同志,特别是一些成了家的钻工师傅,家中确确实实有困难,下面请张汝元同志宣布名单,10月5号前办好探亲手续,由队上与硼砂厂联系,先搭他们运硼砂的汽车去格尔木,再自己找车回家去探亲;留下来的钻工师傅,与队部留守人员联合组班,进军三湖。”张汝元站起身来,先宣布了回家探亲人员名单。接着,他又开始宣布队部留守人员的名单。当他念着:“赵斌、张汝元……”大家心里都清楚,赵队长的妻子有病,一个人孤单单地留在西宁,早就盼着他回去。而大队机要员张汝元,1948年入伍,正连级,二十九岁,我们都喊他老张。若按照现如今人们的说法,他那时候还只能算是一个“小男生”,可是在20世纪五十年代,他已经是正儿八经的 “老”张了。他还是一个“年轻的老革命”。按照1958年班戈湖的“标准”,他更是一个“老光棍”,货真价实的一个“三老”!家里给他介绍了一个对象,在天津当教员,听说今年冬天他也准备回家结婚。
      沉默,又是一阵令人感到难受的沉默。后来,李班长忽地一声站了起来,原来打算回家探亲的一些钻工师傅也纷纷站了起来,他们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说:“队长,我们不走了,完成任务才收队!” 当时这个场面,大出人们意料,却又极大地震撼了人们的心,也再一次让我感受到了当年他们在朝鲜战场上“一切行动听指挥”的军人作风。如今,他们虽然解甲归了“田”,转业来到了地质队,现在又奉命来到班戈湖,可他们仍然不愧是祖国人民“最可爱的人”!
      这,就是1958年,我在西藏班戈湖度过的、那一个终生难忘的“国庆节”。
发表于 2019-8-4 21:06:30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参赛!帮您移到赛事版块。

点评

衷心感谢总编老师。我过了70多个“国庆节“,最最难忘的就是1958年的那个国庆节。那一年,与我一起过节的好多人都是老革命,他们为革奋斗了一辈子,他们好多人如今都不在了。我就是想用自己笨拙的笔,表示对他们,哪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8-5 01:58
 楼主| 发表于 2019-8-5 01:58:31 | 显示全部楼层
荷语 发表于 2019-8-4 21:06
欢迎参赛!帮您移到赛事版块。

衷心感谢总编老师。我过了70多个“国庆节“,最最难忘的就是1958年的那个国庆节。那一年,与我一起过节的好多人都是老革命,他们为革奋斗了一辈子,他们好多人如今都不在了。我就是想用自己笨拙的笔,表示对他们,哪怕是一点点的纪念!再次谢谢老师!
发表于 2019-8-5 06:06:43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参加征文活动,预祝获取佳绩!

点评

还盼站长老师多指教!谢谢老师!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8-5 09:19
 楼主| 发表于 2019-8-5 09:19:45 | 显示全部楼层
蔚青 发表于 2019-8-5 06:06
欢迎参加征文活动,预祝获取佳绩!

还盼站长老师多指教!谢谢老师!
发表于 2019-8-5 09:51:30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佳作!预祝佳绩!

点评

谢谢总编老师。还盼您多多指教。祝老师万事如意,扎西德勒!!!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8-5 10:06
 楼主| 发表于 2019-8-5 10:06:41 | 显示全部楼层
四季如秋 发表于 2019-8-5 09:51
欣赏老师佳作!预祝佳绩!

谢谢总编老师。还盼您多多指教。祝老师万事如意,扎西德勒!!!
发表于 2019-8-5 13:46:4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个年代,那些的人和故事,实实在在,真情实意,字里行间的令人感动感怀,佳作欣赏,问候祝福!感谢老师参赛!

点评

衷心感谢鲁宏老师的鼓励。说一句心里话,这次有缘遇到远山网,遇到您们这些好老师,让我有了说出心里话的理想地方,是我最大的幸运。我在高原生活了五十几年,我也曾经下定决心,要在高原生活一辈子。只是天不遂人愿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8-5 17:05
 楼主| 发表于 2019-8-5 17:05:34 | 显示全部楼层
鲁宏 发表于 2019-8-5 13:46
那个年代,那些的人和故事,实实在在,真情实意,字里行间的令人感动感怀,佳作欣赏,问候祝福!感谢老师参 ...

衷心感谢鲁宏老师的鼓励。说一句心里话,这次有缘遇到远山网,遇到您们这些好老师,让我有了说出心里话的理想地方,是我最大的幸运。我在高原生活了五十几年,我也曾经下定决心,要在高原生活一辈子。只是天不遂人愿,让我又回到了内地。为了报答藏族同胞对我的深恩大德,我决心将在西藏遇到的那些好心人,做过的那些事,都写出来。远山的各位好老师,给了我最大的理解和帮助。万分感谢您们。今后还盼望老师多多指导我。祝老师万事如意,扎西德勒!

点评

老师好!感谢您入住远山文学网,读着您的佳作,字里行间感受着老师的真实故事,您的情怀让人感动,真实生动,受益匪浅。希望老师精彩继续,为您喝彩!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8-6 23:29
发表于 2019-8-5 21:24:38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参赛,预祝佳绩!

点评

在远山网,我有幸遇到了您们这些好老师,是我的幸运。祝老师万事如意,扎西德勒!!!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8-6 03:41

本版积分规则

180 秒后自动关闭 欢迎注册远山文学网!请用中文注册,留下真实简介,并加微信18781033178,以便第一时间审核通过。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9-12-12 12:34 , Processed in 0.356076 second(s), 4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