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079|回复: 4

[长篇小说] 许久精升官记(五十四)/陈林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5-13 18:36: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生活圈制作
        市民政局局长谷金田最近因为儿子的事有点心烦,好不容易近四十岁才得一子,没想到在学习上是个大笨蛋,九年义务教育阶段还好办,行不行的,一级级往上推,可到了需要择优录取时,他儿子就抓瞎了。儿子高中没考上,他只能求爷爷告奶奶地把儿子硬塞到高中。三年飞逝,眨眼间到了儿子高考的时间,面对百分之百的落榜局面,谷金田也无能为力,高考看分数,托人找关系白扯。儿子的班主任给谷金田指了一条明路,自费出国读大学。谷金田早就知道这是条门路,可他很为难,甚至很无奈,因为他没钱,负担不起儿子高昂的费用。
       一位正处级干部,堂堂的市民政局长没钱供儿子出国留学,谁信呢?事实就是事实,谷金田确实供不起,别说是他,所有处级干部,单凭工资,谁也负担不了子女自费留学的费用。
        谷金田是军转干部,以团政委的身份转业到渤海市民政局,初为副局长,三年后升为局长。谁说市民政局没有油水可捞,那是睁着眼说瞎话,可谷金田不敢。他之所以不敢,有两个原因,一是做党的政工干部多年,公仆的本质还没泯灭,二是熟读经史子集的他懂得伸手必被抓的道理,他相信现在很多无法无天的国家干部早晚有出事的那天,只是时候还没到。谷金田也明白,像他这样的人,在眼下的风气中,肯定吃亏,最起码吃眼前亏,他要是不这么直轴,找一下在军区后勤部工作的老乡顾部长,送点钱,弄个副师级,绝对没问题。谷金田没去找能通上的顾部长,只能卷铺盖专业。
        谷金田怕老婆在部队就很有名,到了地方,还是外甥打灯笼——照(舅)旧。这几天,为了儿子的事,老婆天天晚上骂他个狗血喷头,说他是梁山上的军师——无(吴)用,儿子见有的同学选择了自费留学,也对他没有好脸子。周日,为了不看老婆阴沉的脸色,只好出来瞎逛。
        谷金田下午在市百货大楼闲逛,正好碰到了许久精,他本想装作没看到,可许久精老远就向他摆手,他只好凑了上去。
           “谷局长,逛大楼啊!”许久精率先打招呼。
           “哦,是许主任呀,我转悠着玩,你这是......?”谷金田瞟了一眼许久精身旁的贾芸问。
           “哦,我陪外甥女买点东西,孩子在渤海学院上学,来,贾芸,这是谷叔叔。”许久精拍着贾芸的肩膀说。
           “谷叔叔好!”贾芸略显羞涩地说。
           “哦,你好,你们继续买吧,我逛逛。”谷金田回话说。
           “没事,没事,也就是给孩子买点日用品,这样吧,芸芸,给你这张卡,你自己去买吧,想买啥就买啥,别稀罕钱,密码是六个六,我和谷局长说会儿话。谷局长,您不忙吧?”许久精到市民政局以来,一直没和谷金田聚聚,他觉得自己在民政局就是个过渡阶段,没必要向谷金田献媚,但今天碰到了,正好聊一聊,也掩盖一下被谷金田碰到个贾芸在一起的尴尬。
        贾芸很听话,接过卡,和谷金田打了声招呼走了。
        谷金田心情不好,真想找个人聊聊,嘴上还是客气地说:“让孩子走了,多不好意思。”
           “没事,自己家的孩子。谷局长,我看咱们也别逛了,找个地方坐一坐,自从到了民政局,也没和您坐坐,今天正好是个机会,我也逛累了。”
           “也行,要不然,我请你吧!”谷金田心闷想喝酒,还真不是客气。
           “哪能呢,我请您吧,就咱俩也不用去很大的地方,前面七路上有家驴肉馆,挺有特色的,咱们就去那儿。”许久精边说,边打了个请的手势。
        两人走到一楼时,经过茶叶柜台,许久精花五百六买了二斤茶叶,递到谷金田手里。
        谷金田连忙推辞,说什么也不要,许久精听说过谷金田的为人,微笑着解释说:“俗话说,烟酒不分家,这又不是给您送礼,给老哥二斤茶叶,出不了事。”
        谷金田听许久精这么一说,再也不好意思拒绝,只能收了。
        驴肉馆不大,但很干净很有特色,是一家连锁加盟店,由于还没到到饭点,没有顾客。许久精在二楼要了间包房,打开菜谱让谷金田点菜。谷金田要了一盘孜然驴肉和一盘驴板肠,许久精补了小炒驴肉、爆炒驴肝、凉拌驴舌、清炒山药四个菜,碰巧的是店里还有匞河酒,要了两瓶最贵的匞河特曲。
        一开始,两人拉了一些不疼不痒的客套话,无非是些互相照顾、支持工作一类的内容,每人半斤酒下肚后,感情开始升温,两人聊到了各自的家庭,聊到了孩子,许久精聊到了大女儿的婚事,谷金田聊到了儿子的高考情况以及自己的无奈。
          “让孩子去啊,人活一辈子,还有比孩子的事大的吗?”许久精觉得送孩子出国学习是理所应当的事,国内的大学又考不上,只能走这条路。
           “许主任,我也想啊,可是......唉!我的性格,你也许听说过,我不想也不敢有非法收入,国家的钱不是好拿的,别人送的钱更不敢收,那些送钱的人,光凭那点工资够送吗?一旦事发,国家追问钱的去向,肯定把你供出来。”谷金田好像很世故地说。
           “我给孩子出十万。”许久精拍了一下桌子说。
           “啊?”谷金田一听,一下子愣在那儿,竟然一时无语。
           “放心,我的钱都是自己的,我和你一样,从不敢多占国家一分钱,用我的钱,出不了事。”许久精见谷金田不语,呵呵笑着说。
           “你还是单职工,哪来的钱?”谷金田虽然听到过许久精的小道消息,但并不确信。
           “我外甥有钱啊,喏,咱喝的就是他厂里的酒。”许久精哈哈大笑着说。
         谷金田一听,心里立刻想到:看来传说是真事,许久精是幕后大老板,要真是他外甥的钱,他还能做主?
            “哦,哦,那样也不能要,我拿什么还?孩子就是这命,谁让他摊上一位不敢搂钱的爸爸。”谷金田心里有些发酸地说。
           “没说让您还,就算我外甥赞助了希望工程。”
           “可是......,我也帮不上你什么忙,我的官职比你大不了多少,犯法的事,我也不敢干。”谷金田倒是实话实说,他的确给许久精升不了官。
           “哈哈,我和您一样,违法的事肯定不干,但您可以让我成为局党组成员。”许久精直接点明主题。
           “许主任,还真做不了主,进入党组成员行列,就是副处级干部,这得组织部说了算。”
           “我知道,但您可以主持召开党委会议,向市委提出建议呀!”
        其实,许久精还真没打算依靠谷金田拿下副处级,这只是他临时起意,他觉得欧阳普对自己副处级的问题有点不上心,想让谷金田提醒一下。十万元钱对许久精来说,不是啥大事。
           “那好办,凭许主任的工作能力,处级也应当,我可以召开局党委会议,向市委提出建议,不过,这和您外甥赞助我的十万块钱没关系,我有了钱,肯定还。”谷金田不知是喝了酒的缘故,还是被儿子的事逼急了,直接明白地告诉许久精,这交易成了。
        许久精一听,显得很惊讶很感动的样子站了起来,给谷金田倒上酒,说:“谷局长,大恩不言谢了,我敬您一个酒,您以后有啥困难和我说,放心,我和您一样,不会贪污国家一分钱,我的钱是干净的,尽管用,您先拿着这十万,不够了,我再给您想办法。”
        谷金田也有些小激动,站起来,和许久精碰了一下杯说:“久精老弟,您放心,明天上午我就召开局党委会议,着手解决您的党组成员问题,像您这样工作能力极强的干部,举荐到重要的工作岗位,这应是为国家纳贤,什么不说了,我先干为敬。”
        两人的感情得到了又一次升华。
           “服务员,过来一下,”许久精叫来服务员问:“有没有铜钱肉?”
        女服务员还不到三十岁,听许久精这么一问,脸立刻红了,低着头说:“应当有,不过得要一整根,从没分开卖。”
           “那还等啥,快去上啊!”
         服务员走了,谷金田纳闷地问:“什么是铜钱肉?”
            “就是叫驴的下面。”
         谷金田一听笑了,许久精也笑了起来。
         许久精问谷金田带没带银行卡,谷金田拿出钱包看了看说:“还真带了一张。”
            “那好,我把卡号给我外甥发过去,让他汇上十万块。”
         许久精给林俊升打了个电话,让他按照信息上的卡号,汇上十万元。林俊升也没问原因,一口答应。
         两人喝了一斤半酒,要了两个驴肉火烧,吃完时,天就黑了。许久精把谷金田送回家,回到民政局的职工宿舍,百无聊赖地一边喝酒一边看电视,看了会儿,忽然觉得心里产生了一股涌动,心里骂了一句:“他娘的,铜钱肉吃劲了。”
         许久精拿出手机,找到下午刚给贾芸申请的手机号,发了个信息:忙啥呢?
         很快,贾芸回信息:社团开会。
         许久精又回:想你了。
         贾芸回:在哪儿?
         许久精回:大学酒店吧。
         贾芸回:不行,离学校太近,还是昨天的酒店吧。
         许久精:好,我这就过去。
         ......
        周一上午,快吃中饭的时间,许久精接连接到了两个电话,一个电话报喜,一个电话报忧。报喜的电话是局长谷金田打的,谷金田在电话里告诉许久精,上午局党委召开了临时会议,由他拍板决定,向市委提出接纳许久精进入局党组班子的建议,因为原来的老龄办主任就是局党组成员,所以许久精进入局党组没啥悬念。许久精自然对谷金田说了一番感激的话,谷金田更是给许久精出了个锦上添花的主意,建议许久精活动一下,直接挂个副局长职务,对一年后换届之时,谋取正处级职位大有益处。谷金田的建议正和许久精不谋而合,他本来就打算趁着欧阳普的老爷子生日之际,向欧阳普提出自己的要求。另一个电话,是老婆孔青莲打来的,她说水灵说什么也不同意离开那位个体户,就算裸嫁,也要跟了那男人。许久精在电话里,歇斯底里地告诉孔青莲,儿大不由娘,她不愿意吃山珍海味,就让她吃屎去,嘱咐孔青莲别偷偷给水灵钱,放着官太太不做的人,许家不养这样的闺女。
        许久精气得中午吃了很少饭,正想在办公室眯一会儿,手机又响了。许久精有个特点,就算心情再不好,事情再忙,他都不会不理会手机来电,他害怕误了重要人物的电话。许久精看了一眼,是老专员于震龙打来的,他立刻接了。
           “于老,您好!有事需要我吗?”
           “小许呀!你上次给我介绍的那位整理回忆录的人,我不怎么喜欢,总是篡改我说的内容,写不到我心里去,能不能再给我找一位啊,这个人,我是不用了。”
           “好的,于老,不能体会您在战争年代那种抛头颅洒热血精神的人,咱就不用,我马上给您找一位。”
        许久精还真不是应付于震龙,因为他想到了贾芸,贾芸的文笔很好。



 楼主| 发表于 2019-5-13 18:55:42 | 显示全部楼层
千方百计解决副处级,为换届时升正处做准备
发表于 2019-5-14 07:27:30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佳作,感受精彩,倾慕才华,问好祝福!

点评

谢谢蔚青老师点评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5-14 10:02
 楼主| 发表于 2019-5-14 10:02:22 | 显示全部楼层
蔚青 发表于 2019-5-14 07:27
拜读佳作,感受精彩,倾慕才华,问好祝福!

谢谢蔚青老师点评
发表于 2019-6-5 17:14:5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有钱能使鬼推磨,许久精又进了一步!欣赏佳作

本版积分规则

180 秒后自动关闭 欢迎注册远山文学网!请用中文注册,留下真实简介,并加微信18781033178,以便第一时间审核通过。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9-8-25 21:28 , Processed in 0.927899 second(s), 3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