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632|回复: 27

[短篇小说] 爱的真谛/晓帘幽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1-21 20:24: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生活圈制作
爱的真谛



    这不是原创作品,而是我今天看到的一个小短片《我的山里婆家》。之所以把它用文字记录下来,是因为短短的29分钟里,令我忍不住几次飙泪。我想让这份爱,长存并延续。
                                        ——题记

场景一:
镜头1:
    淡淡的忧伤的背景音乐响起。
    徐杰结婚了。今天,他带着妻子于萍回山里父母的坟前祭拜。
    在祭拜的时候,于萍看到远远的山坡上,站着一对瞎老妇和瘸老头相互搀扶着,正激动的望着他们。
    于萍用胳膊肘抵了抵丈夫问:“徐杰,你看,那是谁?”
    徐杰默默地抬起头,顺着妻子的眼光看去。淡淡的话语中带着些许哀伤又或是无奈:“……那是我大伯大妈。”
    “那你咋不给我介绍啊?”于萍表示很疑惑。
    “我跟他们……好久……没有来往了。”徐杰看着渐行渐远的背影断续地回答着。
    “没有来往也是你的亲人啊。走,我们去看看两位老人吧。”于萍显然没有注意到丈夫眼神中的苦楚。
    徐杰依旧望着那两道背影:“算了,他们年纪大了,你说的话他们也听不懂。”
    背影消失,徐杰长长地叹了口气,拉起妻子的手道:“时候不早了,咱回吧。”
    音乐停,转下一镜头。


镜头2:
    在回去的山路上,他们碰见了一个人,徐杰叫道:“村长。”
    这村长只嗯了一声,就背着手走了。
    于萍很困惑的问丈夫:“他就是村长?村长为啥要对你这个态度呀?”
    徐杰回了句:“他脾气不好,咱走吧。”搪塞了过去。
    进入下一场景。


场景二:
镜头3:
    在回去的汽车里,于萍又忍不住地说道:“你大伯和大妈也太可怜了,两个人都是残疾,这以后的日子可咋过。”
    徐杰看似专注地开着车:“几十年了,都习惯了。”
    “徐杰啊,他们都是你的亲人,咱们以后多照顾点。”于萍很善良的和丈夫商量道。
    “知道了。”徐杰默默地回应着。
    随后跳转下一场景。


场景三:
镜头4:
    在县城的家里。
    一桌子丰盛的晚餐,于萍夫妇坐一边,于萍父母坐另一边。
    于萍父端起酒杯道:“徐杰,来,端起。今天是你的生日,爸祝你生日快乐。”
    于萍母也端起酒杯插话说:“妈也祝你生日快乐。”
    这时,徐杰站起并端起酒杯,于萍也端起酒杯站了起来。
    四人碰杯之际,于萍叫道:“老公生日快乐。”
    徐杰面带淡淡的有点勉强的微笑“哎”了一声。
    酒饮罢,二人坐下。于萍拿起筷子:“来,老公,给你吃快肉。”夹起一块肉就往徐杰的碗里放去。
    徐杰眼中无神,内心苦水翻滚:“我不想吃。爸,妈,我胃疼,去休息会儿,你们先吃。”
    于是,徐杰站起来慢慢地上了二楼。
    于萍母见状,说道:“于萍,徐杰咋了?”
    “他不是说了吗,他胃疼。”于萍答道。
    “他也没吃啥么,咋就胃疼了?”于萍母追问。
    “是不是你俩闹矛盾了?”这时,于萍父问道。
    “没闹矛盾呀。”于萍无辜状。
    “那他咋不吃一口就走了呢?”于萍父又问。
    “爸妈,你俩别管了,我上去看看去。”于萍站起上楼。


镜头5:
    淡淡的忧伤的背景音乐再次响起,镜头转进二楼卧室。
    徐杰面无表情的躺在床上,思绪万千。
    随后,音乐停止。于萍推开房门,走进来问:“徐杰,你咋了?”
    徐杰像是哭了,用手擦了一下眼角说:“没啥,好着呢。”
    “你好着呢,就不应该这样子。”于萍想知其因由,追问道:“咱俩结婚第一个新年的时候,你说你胃不好,没吃两口就走了。你今天过生日,我爸妈好心给你过生日,你现在又说胃疼,哪有这么巧的事啊?你让我爸妈心里咋想呀。”
    徐杰依旧面无表情,望着天花板道:“我不是跟你说过了,我胃疼。”
    “你不是胃疼,你胃就不疼。你说吧,你到底乍回事?”于萍见徐杰不回话,继续说:“徐杰,咱俩现在已经结婚了,我现在就是你老婆,你还有啥事不能和我说?”
    音乐响起,徐杰终于缓缓地开了口:“对不起,于萍。我突然想起我大伯和大妈了,还有我死去的爸妈,我心里难受。”
    说着说着眼睛都红了,继续哽咽道:“我害怕在饭桌上忍不住,让爸妈看到心难受。所以……”
    于萍接话:“所以,你就说你胃疼?你咋这么傻呢,爸妈已经去世了,咱现在无能为力。那你说你想你大伯大妈了,那还不简单吗?咱明天就看他们去。”
    徐杰常舒一口气道:“算了,那山路难走。你现在怀着孕,等你生完娃以后,山路也就修好了,那时候我再带你去。”
    于萍只好放下心里的疑虑,说道:“那行吧。”
    音乐继续响着,镜头对准夜空中的圆月,缓缓移至房间中熟睡的二人。
    此时徐杰正做着一个悲伤的梦。镜头转向梦里,村长正揪着他的耳朵,指着远处山上的两位老人说道:“徐杰,你这个不孝的东西,娶了媳妇就忘了娘,你没看你爸你妈过的啥日子。快,给你爸妈跪下。”
    徐杰被村长推了一把跪下,喊道:“爸,妈,我对不起你们。”
    这句梦里的话,却被徐杰在睡梦中不断地喊了出来,以至于惊醒了熟睡中的妻子。镜头回到现实,音乐停止。
    于萍晃着丈夫的身子:“徐杰,徐杰,你咋了?你咋了?”
    徐杰被妻子晃醒,慢慢的坐起身。于萍问道:“你刚刚说,你对不起谁了?”
    徐杰却很干脆,答道:“没事,做了个梦,赶紧睡吧。”
    二人躺下,却是各怀心思,再也无法入眠。
    镜头缓缓拉入次日的旭阳,进入下一场景。


场景四:
镜头6:
    崎岖的山道上,于萍一个人正努力的赶着路。她要弄明白丈夫的事,不然,心里的石头落不下。
    前面,正有一老汉推着板车迎面而来。于萍小跑上前:“大叔,这里是不是鲸鱼沟?”
    老汉答道:“就是的,你找谁?”
    “我想找一下鲸鱼沟的村长。”
    “村长在那边锄地呢。”
    “好,行,谢谢啊大叔。”


镜头7:
    于萍一路小跑,到了村长的田头。镜头跟上。
    “村长你好,我是徐杰的爱人。”
    村长继续锄地:“你来干啥?”
    “我想知道徐杰他大伯大妈的事情。”
    村长手里顿了一下,然后接着锄地:“你回去吧,他们跟你没啥关系。”
    “村长你能不能停一下,跟我说几句话。”
    村长这才停下手头的活儿,望向于萍:“徐杰媳妇,我向你保证,徐杰是个诚实的娃。他是真心爱你的,你回去和他好好过日子吧。”说完后,又继续锄地。
    于萍道:“这个你可以放心,我和徐杰真的没啥,徐杰很爱我,我也很爱他,我俩的关系也很融洽。我今天来,就是想特别了解他大伯大妈的情况。”
    村长“哎”了一声到:“你就不要再问了,徐杰他大伯大妈是不会劳累徐杰的,他们更不会麻烦你的。”
    面对村长的不愿多言,于萍仍不放弃的追问:“村长,徐杰和他大伯大妈的关系是不是很特殊,你能不能告诉我?”
    村长停下活儿,又长长的“哎”了一声。
    于萍见状,忙到:“村长,你就实话实说吧。不管咋样,我都不会怪罪徐杰的。”
    村长道:“徐杰媳妇,你不要误会,你听我解释……”
    于萍抢话道:“你先别解释,如果你信不过我,我可以给你写个保证,不管徐杰跟他大伯大妈是啥关系,我都一定跟徐杰好好过日子。”
    村长无奈道:“既然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保证也不用写了。我可以看出,你是个能好好过日子的娃。我就把实话跟你说了吧。其实,徐杰的亲生父母,就根本没有死。”
    于萍惊讶道:“啊?根本就没有死?那天我跟徐杰跪拜的坟,是谁的坟?”
    “那天你们跪拜的坟,是他爷爷和婆婆的坟。”
    于萍不解道:“那徐杰的父母哪去了?”
    村长顿了顿说道:“那天你看到的瞎子老婆、瘸子老头,那就是徐杰的亲生父母。”
    “村长,我就实在不明白了。徐杰为啥要把他的亲生父母,说成他的大伯大妈呢?”
    “这事儿,还得从徐杰的第一次恋爱说起……”
    于是,村长把事情的原委一一道来。
    徐杰带着女友回山里的老家,谁知女友嫌弃徐杰父母是残疾,气愤之下,一拍两散。父母伤心难过,又害怕儿子因为自己讨不到媳妇。所以,哭着要求儿子,在外面就说父母死了。以后再有女友,也不要往家里带了。
    就这样,徐杰带着对父母和妻子的愧疚,满肚子的苦水只能自己咽下。因为他怕了,他确实怕了。
    于萍听后,很郑重的说道:“村长,麻烦你带我去见我的公公婆婆。我很忏愧,作为徐家的儿媳妇,我至今都不知道徐杰的家在哪。”
    村长点点头:“行,那我带你走吧。”
    场景跳转到徐杰家门口。


场景五:
镜头8:
    音乐起。徐杰父在家门口的田边拔菜,徐杰母坐在一边的凳子上不停地伸手去接菜。一棵菜没接住,竟然掉在了地上。这一幕正好被赶来的于萍看见。于萍赶忙跑到跟前,蹲下并捡起了那棵菜。也正好被转起身的徐杰父看到。
    徐杰父望着于萍,嘴唇打颤:“你……”
    徐杰母看不见,听见老头子说话。就问道:“谁?”
    “徐杰家的。”
    徐杰母一慌:“啊?徐杰家的,在哪?”就要伸手去摸。
    当她摸到于萍的衣角,又慌张的缩了回去。因为她怕,她怕像儿子的第一个女友一样被她摸跑了。
    此时的于萍已经泣不成声、泪流满面。她急忙蹲下,拉起婆婆的手,喊道:“妈、爸,儿媳不孝。”又接着哭道“妈,跟我回家吧。”
    徐杰母恍如梦中,不可置信的问:“你说啥?你说啥?”
    于萍继续哭着说“妈,我是来接你和我爸回家的。”
    此时,徐杰父母皆已泪流,徐杰母把手在衣服上擦了擦,摸着于萍激动地说:“我就说么,我的娃不会白养的,我的娃不会白养的……”说着说着,就高兴的大哭起来。
    音乐停止。接着,三人就说说笑笑的讲起了徐杰父母认识到结婚的陈年往事和徐杰小时候的事儿上了,这也更加坚定了于萍对于丈夫的爱。


镜头9:
    下面的对话,不停地切换镜头。
    正在这时,于萍的手机响起。一看是丈夫打来的,赶忙接起:“喂,徐杰,我在爸妈这呢。”
    徐杰一听,说道:“你别开玩笑了,咱爸咱妈都在我身边呢。手机一直打不通,咱妈急得很,你跑哪去了?”
    于萍偷笑道:“那有可能是山里信号不好。”
    徐杰怔了怔道:“你说啥?你跑哪去了?”
    于萍高兴的说:“我在鲸鱼沟呢,我现在就在你徐杰家坐着呢。”说完就挂了电话。
    徐杰惊讶道:“什么?”发现那边电话已挂,也就放下了手机。
    于萍母迫不及待地问:“于萍跑哪去了?”
    徐杰答道:“妈,于萍跑山里去了。你们也不用给她打电话了,山里头信号不好。我现在就去把她接回来。”
    于萍母道:“一个人跑山里干啥?”
    于萍父接道:“你赶快去把她接回来。”
    于萍母嘱咐了一声路上小心,徐杰应下就出了家门。


场景六:
镜头10:
    徐杰家中,于萍正在帮忙煮饭。镜头对准房门,徐杰缓步走进,看到此幕。音乐再起。
    徐杰慢慢走到于萍背后,心中百味陈杂,开口叫道:“于萍。”
    于萍惊得回身:“啊!”看是丈夫,又道“徐杰,你咋舍得把这么好的爸妈,留在山里头?咱把爸妈接回城里吧。”
    徐杰听后,深情的搂起妻子。一颗沉重的心,终于轻了下来。
    然后跳转下一镜头。音乐缓缓停止。


镜头11:
    于萍夫妇走在返回的山路上。
    徐杰道:“我爸妈在山里头住习惯了,接到城里,怕不方便。”
    于萍反问:“那你的意思是,不把咱爸妈接到城里去了?”
    徐杰“嗯”了一声。
    于萍却不满道:“徐杰,你为啥不为我想想,你知道这是陷我于不仁不义?当时结婚的时候,你就跟我说你是个孤儿,你没有父母。所以,我就没有来拜见咱爸妈。但是现在,我知道你有父母我有公婆,你还不给我一次孝敬父母的机会,你让我以后咋面对我们的娃呢?”
    徐杰无奈地说:“把咱爸妈接到城里去,我想都不敢想。”
    于萍不解:“为啥。”
    徐杰吞吐道:“我怕,怕你爸妈接受不了。”
    于萍无语状:“你咋知道我爸妈接受不了?”二人停下前行的脚步,转身面对面。
    徐杰解释道:“咱爸妈都是有脸面的人。”此时镜头拉远,于萍父母正朝这边走来。二人未曾发现,徐杰继续道“特别是咱爸,是一个局长,接触的都是有身份的人。把我爸妈接去,这不是给他脸上抹黑吗?”
    此时,于萍父母正好走到近前,恰巧听到这话。于是,于萍父问道:“谁给我脸上抹黑?”
    二人慌然,转身忙道:“爸,妈。”
    于萍父对着徐杰道:“给我脸上抹黑的,不是你爸你妈,而是你。残疾不是你爸妈的错,你爸妈也是生活中的不幸者。为了儿女的幸福,他们放弃了自己的幸福,他们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最无私的人。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去尊重他们、爱戴他们?”
    于萍母也说道:“徐杰,妈今天也要说你两句。老人常说——子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你咋能嫌弃自己的父母呢?你爸妈把你辛苦养大,你咋能忍心把你爸妈放在山里不管呢?徐杰,一个连自己父母都不孝顺的人,是很难取得别人的信任的。”
    徐杰愧疚道:“妈,我知道错了。”
    “行了,我也不多说了。走,看你爸妈去。”说完,四人再次向山里返回。


镜头12:
    轻快的音乐响起,桃花艳满枝头。
    于萍和她的父母终于说服了她的公婆,同意与他们下山进城安度晚年。
    镜头照向一家六口下山的背影。
    全剧终。


                                                           2016年7月13日至14日

发表于 2016-11-21 20:48:46 | 显示全部楼层
催人泪下,引人深思,发人深省。大赞!

点评

拾人牙慧,用文字记录了下来而已。谢谢老哥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6-11-21 20:58
 楼主| 发表于 2016-11-21 20:58:30 | 显示全部楼层
枫林醉 发表于 2016-11-21 20:48
催人泪下,引人深思,发人深省。大赞!

拾人牙慧,用文字记录了下来而已。谢谢老哥
发表于 2016-11-21 20:58:58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好的题材!感动中……

点评

脸别哭花了,我看的时候哭了好几回。这个微短片很不错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6-11-21 21:02
 楼主| 发表于 2016-11-21 21:02:27 | 显示全部楼层
荷语 发表于 2016-11-21 20:58
很好的题材!感动中……

脸别哭花了,我看的时候哭了好几回。这个微短片很不错
发表于 2016-11-21 21:05:59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版稿源告急,晓帘救急来了。

点评

没有了,我至今就写了3篇微小说,都发站里了。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6-11-21 21:12
进期上网可能少点。工作之余在写一个长篇。估计要几年才能写完。这是我下定决心要写的处女作,我一定要把她完结了,不管花多少时间。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6-11-21 21:11
 楼主| 发表于 2016-11-21 21:11:31 | 显示全部楼层
荷语 发表于 2016-11-21 21:05
小说版稿源告急,晓帘救急来了。

进期上网可能少点。工作之余在写一个长篇。估计要几年才能写完。这是我下定决心要写的处女作,我一定要把她完结了,不管花多少时间。

点评

大手笔!少来也值!绝对支持!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6-11-21 21:14
 楼主| 发表于 2016-11-21 21:12:53 | 显示全部楼层
荷语 发表于 2016-11-21 21:05
小说版稿源告急,晓帘救急来了。

没有了,我至今就写了3篇微小说,都发站里了。

点评

三篇微小说就尽兴了,要来长的。高人啊,我们挺你! 记得每天写累时上来扔首诗放松放松哈!等着学赏呢!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6-11-21 21:18
发表于 2016-11-21 21:14:43 | 显示全部楼层
晓帘幽梦 发表于 2016-11-21 21:11
进期上网可能少点。工作之余在写一个长篇。估计要几年才能写完。这是我下定决心要写的处女作,我一定要把 ...

大手笔!少来也值!绝对支持!

点评

所以,诗歌版你们还得找一个主持人。我干不了主持,资历也不够,当个做客就好。闲暇时间太少,我也不想把闲暇时间浪费在管理上,我要专心的把这个小说写完。不干事儿,也不好意思占着这位儿不是吗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6-11-21 21:24
发表于 2016-11-21 21:18:59 | 显示全部楼层
晓帘幽梦 发表于 2016-11-21 21:12
没有了,我至今就写了3篇微小说,都发站里了。

三篇微小说就尽兴了,要来长的。高人啊,我们挺你!
记得每天写累时上来扔首诗放松放松哈!等着学赏呢!

点评

我不随便写诗的,没感觉不会写的。就算强写出来,也是“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了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6-11-21 21:28

本版积分规则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8-7-16 08:38 , Processed in 0.718329 second(s), 4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