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9|回复: 4

[长篇小说] 郭城摔面传奇(三十四)

[复制链接]

113

主题

300

帖子

2103

积分

总监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103
发表于 2018-11-28 05:22: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生活圈制作
第三十四回:长贵高家办砸事,伟岸教训黄老板

    第二天,左青和刘扬送给刘佳3000元钱捐款。
王宏图和齐小婉捐了50000元,他们说自己开着“齐小婉郭城摔面馆”,没有郭城摔面这门技艺,他们也不可能挣到这么些钱,所以为社会为有困难的人献爱心多拿出点来是应该的。
姜长贵与尹二嫚捐了15000元;秦妖妖让刘昆同父母协商多捐点,结果捐了2000块钱,气得秦妖妖跟刘昆闹了一场,刘昆他父亲听后,嘟嚷道:“你当那钱是天上刮大风刮来的啊!”
  刘佳和赵伟岸的装修公司拿出了十万,总共有了17万,然后赵伟岸让“青鸟工贸有限公司”打过了20万,共计37万,打到了一个卡上,第三天交给了姜长贵与尹二慢,让他们去完成这神圣的任务。
  姜长贵让父母亲两人看着超市,告诉二老照着标价卖就行了。他和尹二嫚先去市里置办了一些看望丈爷爹丈母娘的礼品,然后乘车来到高家镇。来到镇上,尹二嫚将姜长贵送到镇中学大门口儿,然后就打个出租车回家去了,害怕让老师们认出来,她告诉姜长贵办完事到镇上的汽车站点等着她来接他。
  姜长贵让保安人员开了学校大门儿,刚要往里走,一个保安让他过去登记。不登记,人家不准进;登记吧,写谁的名字呢?写赵伟岸,还是写王宏图?还是刘扬和刘昆?显然刘佳、齐小婉、秦妖妖都不行,因为是些女人名字啊。人说读书多了,就读成了书呆子了,姜长贵大概就是这类人。他思索着,犹豫着,这一犹豫让保安看着他就不地道,不地道就得警惕起来。于是保安一边催他登记,一边虎视眈眈地询问他来学校干啥,把他当成了来学校杀学生的犯罪分子,那保安一人亮起高压电棍,一人拿起长柄铁叉,如临大敌。姜长贵想笑又不敢,不笑又憋不住,他心想你们又不认得俺姜长贵,再说天下叫这名儿的太多了,你去找八年也够呛能找着,俺干脆就填写俺姜长贵得了。想到这儿,他扑哧一笑,拿起笔就往那本“外来人员登记簿”上写起来,一边写登记内容一边说:“俺是来为王小燕同学捐款的,你俩至于如临大敌吗?”
  姜长贵越是这么说,两个保安越不放心,警惕性越高。于是前边一个保安倒退着,拿着长柄铁叉对着姜长贵,仿佛是他一有风吹草动立马就能在他胸膛上戳两个窟窿眼似的;后边一个保安擎着几千伏的电棍指着他,好像他一有不老实就会立即窜上去击倒他似的。这样,两个保安把姜长贵夹在当中往校长室而去。到了校长室外,一个保安收起长家伙进去报告校长,姜长贵右手插进裤兜里,紧紧抓住那张37万元的银行卡,生怕它长了翅膀飞了似的。他的这一“怪异”的举动引起了后边保安的怀疑。这电视上刚刚报道杀人如麻的周克华在重庆被击毙,这个家伙手一直插在裤兜里,里面会不会有手枪?这要一转身,给我来个爆头,那还了得。疑心越重,精神越紧张,惶恐之下,这个保安手一哆嗦,一不小心竟把电棍触到了姜长贵的身上。姜长贵猝不及防,扑哧一声倒在地上,前边那个保安听到声响,立时跑了出来,看到被放倒在地的姜长贵,再看看紧张兮兮的同伴,马上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不容分说,拿起铁叉将躺在校长室地上昏迷不醒的姜长贵叉了个结结实实,嘴里还喊着:“不是人民怕美帝,而是美帝怕人民!”
  正好,校长室内海阳市电视台新闻栏目的记者正在为王小燕之事釆访校长做节目,立即将镜头对准两个保安和姜长贵,咔嚓咔嚓地拍录起来,这就比上世纪六十年代捉美蒋特务精彩多了。姜长贵昏迷了将近十分钟,这大老实人啥时候享受过这等待遇呢?醒来后,哼哼唧唧地说他是来捐款的,说着从身上摸出那张存有37万元的卡,校长喝退了两个近六十岁的保安,把姜长贵扶起来让他坐到椅子上,就势接过捐款卡,又倒了杯热水给姜长贵,连声说:“对不起,对不起,真是怠慢先生了!”两个保安一看校长如此厚待,立马毕恭毕敬连打敬礼说:“请首长指正,请首长指正!”校长说了句“值你们的班去吧!”两个滑稽的保安才打着敬礼退了出去,雄赳赳气昻昻地向学校大门口走去,那架势不比当年志愿军入朝参战的神气差多少的,其中那个拿长柄铁叉的还哼着“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
  校长室里,校长问姜长贵叫啥名字是哪个单位的捐了多少钱。起初姜长贵还说是应该做的,校长问着问着,把姜长贵的火气给问上来了,他奶奶的,今天这算是倒的哪门子血楣,碰上这么两个丧门星,不问青红皂白就电了老子一电棍,到现在还他娘的昏昏沉沉的!于是他没好气地说:“俺叫姜长贵,一共37万!”妈啊,校长惊呆了,电视台记者也惊呆了,到底是记者反应快,立即围上来,询问是啥单位的,姜长贵起身便走,甩出一句:“开发区‘宜居装修公司’的!”直向大门而去,把电视台记者甩在身后,两个保安早已打开大门,立正敬礼送客呢。
  姜长贵蹒跚走到镇上的停车点,尹二嫚刚好也回来接他了,当他气愤地学完自己的遭遇时,被尹二嫚骂了个狗血喷头,直说他笨得像老太婆的老棉裤腰儿。回到家里,老丈爷爹听了哈哈大笑起来,直夸女婿有大丈夫气概,是条真正的汉子!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姜长贵当天从高山镇返回来,他前脚回来,人家电视台的那个记者后脚就来到了“宜居装修公司”来找姜长贵。突然钻出这么一码子事,让刘佳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她打电话给尹二嫚询问是怎么一回儿事儿,二嫚把事情大体学给刘佳听,刘佳听了是又好笑又好气,好笑他的迂腐与遭遇,好气他的不守原则把“宜居装修公司”给供出来了。刘佳对记者说:“记者同志,咱不录音不录相,俺跟你说说实情。”记者应允了,刘佳这才告诉他这是一个集体的行为,而这个集体公认的领袖人物最不愿意抛头露面,做事很低调,这是他做人的原则,如果破了他的原则、触了他的底线,他会十分反感的,所以此事应到此为止,不宜再宣扬了。
  记者找到这么一个大事件大材料岂能就此罢休,但他脑子一激灵先去了开发区管委,找到了管委余书记汇报了此事,余书记一怔,马上指示说先别跟踪报道了,待我去看看再说,记者也不得不佩服人家书记的老练啊。
  这时,已接近年关了。
  赵伟岸在青岛忙了两天,一天早晨出现在海天大厦的一楼大厅外。这天,他特意让戚叔开了父亲的加长林肯,车就停在海天大厦的停车场上。戚叔坐在车里,父亲的四个保镖就站在车外,每边站了两人,均是清一色的黑色西装,戴墨镜,跟香港电影里一模一样。
  赵伟岸乘电梯直达19层楼,目不斜视地径直向黄大承包商办公室走去,那个女秘书模样的年轻女人看看来人满身透出的逼人英气,打了个冷战,没敢阻拦,随即拨通了黄大承包商的电话,当黄大承包商刚接完电话,赵伟岸也由象征性地敲门而推门而入。黄大承包商从老板桌后站起来,有点慌张与不安,问道:“你是……”
  赵伟岸摘下墨镜拿在手上,说:“名不虚传,黄总果然贵人多忘事!鄙人赵伟岸,‘宜居装修公司’的经理!”
  黄大承包商松了一口气,说:“噢,赵经理啊,请坐!”
  “不必!”赵伟岸依旧站着,说,“我夫人上次来,听说黄总为她上了一堂有关‘潜规则’的课,来而不往非君子,我今天是特来给黄总讲讲另一种‘潜规则’的,请黄总听好了,如有不明之处,呆会儿再探讨!”于是,赵伟岸继续说道:
  “我们的社会总的说来,政治清明,法纪健全,人人平等,然而也不全是这样的,黄总比我清楚得很。如果真的遇到棘手的事情,没有权势、金钱、关系网,想把一件事做得让公众认为公平公正,做得对起良心,很难很难,不管你承认不承认,这都是现实,虽然社会、政府都在努力改变这种现状。”
  “黄总,你有钱、有势,正如你所说的一样,否则你不会承包到那些工程的,你也不会、也不敢向我夫人讲什么‘潜规则’的!”
  黃大承包商面露喜色,认真听下去:
  “你与我之间,你把工程包给我,我们签定了合同,一式两份,咱们各执一份。我按合同施工,一丝不苟,竣工后验收合格被评为优级,我按合同规定保质保量按期完成了工程的全部任务。那么,你就应该按合同规定在工程竣工验收合格后及时付给我装饰费用,这是你应该做的!然而,你却不是这样做的,你是以工程款上面没给你为借口来拖欠我们的血汗钱,甚至用‘潜规则’来暗示我夫人这装饰费用要打水漂了!为什么?正因为你不是普通人,你有钱、有势、有关系网,你想侵吞沒钱、没势、没关系网的普通人的血汗钱!”
  黄大承包商听得津津有味,这些话他觉得对他来说不啻于是赞美诗,因为姓赵的说的一点不错。他微闭了眼,继续听下去:
  “呵呵,告诉你黄大老板,你看错人了!为什么?因为我也不是普通人,我的钱、势、关系网都不是你能比的!”
  赵伟岸把墨镜挂在胸前的衣兜上,伸手招呼姓黄的走向窗前。姓黄的闻听此言,惊出一身冷汗,又见赵伟岸让他去窗前,立即汗毛都竖起来了,认为赵伟岸要把他从19楼摔下去,吓得哆嗦起来。
  “别害怕,目前你还不值得我动手的,我是让你过来,看看我的车的!”
  姓黄的大着胆子走过来,向楼下停车场望去。
  “知道那叫什么车吗?”赵伟岸说,“那是我的坐骑!你看见海阳市有几辆?那站着的四个人,任何一个人轻轻动动手儿,就能要你的命!”
  姓黄的退回老板桌后,战战兢兢地听下去:
  “我的工程款才一百多万,对于我来说是个小小的零头儿,但那是近百工人的血汗钱,虽然我先垫付给了他们。你想拖瞎我的这笔钱永不可能!因为我有三条途径讨这笔钱,一是白道讨要,走法律程序,我起诉你!二是不白不黑地讨要,我花钱雇人天天跟着你,让你白天晚上不得安宁,吃饭不成,睡觉不成,拖垮你!三是黑道讨要,钱,我不要了,呵呵,只要……”
  “赵经理……赵老板……别说了,我给你钱还不成吗?一分不少的……”姓黄的脸上直冒虚汗,哆哆嗦嗦地说。
  “我花了两天的时间,连你的八辈祖宗都查遍了,你怎么承包的工程我都知道,其实亚沙村的工程款还沒完工政府就拨给了你!而你,却不知我是谁,就想讹我,你不觉得你做事欠思考吗?告诉你黄总:人,出来打拼,都要有底钱的,要讲良心的,否则就会身败名裂,招致灾祸的!”
  姓黄的倒抽了一口凉气,他不得不钦佩眼前这位年轻人。
  “有位哲人说,端正的人掌握着智慧,可以造福人类;邪恶的人有了点小聪明,会祸害人们的。奉劝你从此做个端正的人!”
  说罢,赵伟岸戴上墨镜推门而出……
那天,赵伟岸让戚叔他们径直回了青鸟总部,他知道决不能太张扬,张扬不是他的性格,更不是他老爸想看到的,如果张扬,青鸟绝没有今天的。但是,具体的问题就要用具体的解决办法,对于姓黄的这种自以为是的无赖,用点硬的,也是在常理中,更何况沒伤他一根汗毛,仅是镇镇他、杀杀他的威风而已。
  赵伟岸回到“爱情公寓”,大伙问他如何去讨债的,他笑美美地说做过细的思想工作讲道理呗,刘佳心道肯定远不止是这样的,因为她太了解他了,但他不说她从不去问。
  第二天下午,一百多万元的装饰费,黄某人全部打到“宜居装修公司”的帐户上。
刘佳和赵伟岸去叔叔刘志波那里,赵伟岸如实地向刘总汇报了去海天大厦黄大老板那里讨要血汗钱的经过,刘总说对付这样的无赖就应该用这样的方法,要不他这样的人就不知天外有天了。末了,刘总提到了他们向王小燕捐款治病的事儿,还说应该也让他算上一份儿。刘佳说伟岸不打算让人知道的,刘总说这是对的,做人做事就应该低调务实的。原来开发区工委的余书记跟刘总是好朋友,这事儿是从余书记哪里得知的。
 快过年了,开发区管委的余书记和刘志波老总一起来到了“宜居装修公司”。在刘佳家里,余书记、刘总、赵伟岸、刘佳的老爹四人从傍晌开始,一边聊一边喝酒,一直到晚上十一点半。赵伟岸与余书记也成了好朋友,赵伟岸说捐款那事儿到此为止,如果王小燕家里还不依不饶的话,明年六月份就让孩子来参加大伙的集体婚礼吧,余书记说到时我也来,来给你们当证婚人,赵伟岸说一言为定。聊到这个地步上,余书记竟还是不知赵伟岸还有另一个身份——“青鸟工贸有限公司”年轻的老总。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发表于 2018-11-28 06:28:26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欣赏、感受精彩,谢谢分享。遥致问候、高亮推介。祝创作快乐!

点评

谢谢老哥的一路陪伴,远握。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11-29 05:19

113

主题

300

帖子

2103

积分

总监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103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9 05:19:06 | 显示全部楼层
蔚青 发表于 2018-11-28 06:28
拜读欣赏、感受精彩,谢谢分享。遥致问候、高亮推介。祝创作快乐!

谢谢老哥的一路陪伴,远握。
发表于 2018-11-29 10:55:39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佳作

点评

陈老师辛苦了,敬茶。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11-29 18:19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3

主题

300

帖子

2103

积分

总监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103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9 18:19:22 | 显示全部楼层

陈老师辛苦了,敬茶。

本版积分规则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8-12-14 11:03 , Processed in 0.745986 second(s), 3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