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73|回复: 2

[中篇小说] 韩信大将第三回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11 10:43: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生活圈制作
《天下大乱》
     秦始皇暴毙,赵高乱朝纲,修改圣旨,李斯狼狈为奸,扶苏自尽,蒙恬冤死于牢中。胡亥继二世后简直是昏晕无道,整天花天酒地、歌舞升平,只知享乐!任凭赵高为所欲为,这朝庭上下是一片乌烟瘴气,全国百姓更是民不聊生。这秦始皇筑万里长城已是大量征用民工,埋下多少冤魂尸骨,激起了不少民愤。又是一个骊山修皇陵更是雪上加霜、劳命生财,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
    公年前209年7月,几天几夜的狂疯暴雨让所征用的民工都无法按期到达骊山,按照秦朝律法横竖都逃不出一个“死”字。这陈胜、吴广路至大泽乡夜里商量着“这横竖都得死,为何不能跟命运作一次斗争?”于是玩出一把戏,从江中捞出条大鱼,当天夜里从鱼嘴塞入鱼肚里一道圣旨然后再放回水里。第二天首先由陈胜、吴广把乡民集结于一起商量起义大事,由另一手下组织几人把一条大鱼放于萝筐内抬到乡民面前,话说昨夜鱼托梦于一手下传话要陈胜奉吴广继承上天旨意讨伐暴秦,鱼肚子里的圣旨为鉴证。为证明事实真伪,另一手下即刻把鱼肚子切开,果然取出一道圣旨交到陈胜手中。陈胜、吴广十分兴奋,就这样一声大吼,一互百应相拥而上,这“张楚”国号就此成立。
    话说当时吴广硬要邀请张良先生也参加大泽乡起义,张良无奈之下也观看了这次起义的全过程。张良只是摇摇头, 心里在想:“这一时的把戏骗得了一时却骗不了一世啊!”这些乡民都没有经历过任何军训,整体素质上都非常差,他料定这将是一次失败的起义,结局殘不忍睹。沒过两天,张良就向陈胜吴广请辞了,说自己山间草民无福消受这荣华富贵,不喜欢这血腥的场面,还请大王海涵!陈胜觉得人各有志,也就不好再勉强张先生了。
    这民间有流言:“楚虽三户,王秦必楚。”据说这项燕之后项梁可非同一般,早有刺秦之心为报家仇国恨,这陈胜、吴广一闹让他更是野心勃勃。这天下大势纷纷揭竿而起,谁也是无法料定胜负,这称王称霸为迟过早,谁要是先称王就等于是锋芒毕露、树敌于天下,再说这暴秦虽千疮百孔,但要是硬碰起来这章邯、王离也不是吃干饭的草包将军。项梁最终的决定是:“响应陈胜、吴广起义,这胜可进,败可退,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
     要谈楚家军,必谈西楚霸王项羽,这个时候的项羽更不可能闲下来。要说这一夫当关万人莫开唯有项大将军,世人都称他古今往来最英勇之一。这叔父起义,项羽更是兴致勃勃,这英雄总算是有用武之地了。这项羽是一方面不断地操练兵马,一方面聚结了不少英雄豪杰。这龙且、英布、季布、钟离昧、虞子期都集在了一起,所谓各路豪杰都全力协助项羽,为这推翻暴秦都做好了千钧一发的准备。据说项羽最看不起的就是那些文孺书生,虽这范增被项梁官拜军师十分器重,但项羽并不太喜欢。项羽喜欢舞刀弄枪的真英雄真豪杰,最讲江湖义气,认为天下都是打出来的。
    张良离开陈胜、吴广后就去了吴县见项梁,这范增可是好客之人,这张子房一到,范增就出门远迎,项梁更是高兴极了。这张良一路寻找明君,到处东奔西跑。张良来到楚营最关注的人就是项羽,但经过多日的观察,他发现这打天下之人必是项羽,但这坐江山之人肯定不是。他渐渐发现项羽虽为英勇,但那是匹夫之勇,虽有仁,那是妇人之仁。这治理天下讲的是文治武功,并不是江湖义气,加上项羽本是刚愎自用之人,只能选择早早离开方为上策。
     话说刘邦做亭长时,为沛县押送一批农民去骊山修陵。途中狂风暴雨,雷电交加,大部分人都纷纷而逃。刘邦想了想,即使到了骊山也会被按罪所杀。于是走到丰县泽地一带就停了下来饮酒大醉,夜里干脆就把剩下的所有农民都放了。并且对他们说:“你们都走吧,我从此也要逃跑了。”这些人愿意跟随刘邦的还余下几十个,刘邦带醉行走在丰泽地中,让一农民前面探路。这人忽然发现前面有一条大白蛇挡路,当时就吓得全身发抖,要赶快往回走。刘邦趁着酒劲说道:“大丈夫独步天下有什么好害怕的?”于是走到前面拔剑将白蛇斩成了两断。走了一段路天快黑了,刘邦醉得倒下睡着了。晚间,有一人看见前面水池边大树下有一老太太坐在那里放声啼哭,以有有鬼很是害怕,赶紧告诉了刘邦。这刘邦叫樊哙、卢绾去探探究竟。后来发现确有此事,刘邦很是好奇,得亲自去问问这老太太为什么要深夜坐这里大哭。走了一会,刘邦望了望四周听了听,发现确实有一老太太在哭。大伙都不敢上前,唯有刘邦上前几步问道:“老太太,你为何一个人深夜坐在这里哭哪?”老太太答道:“我儿子被人杀了,所以痛哭。”刘邦又问道:“你儿子为什么被杀,被谁所杀?”老太太答道:“我儿子是白帝子,变成一条大白蛇横在路上,被赤帝子所杀,所以我很伤心。”  大家都说她胡说八道、散布谣言,想打她,结果这老太太突然一下子不见了。
   话说这是刘邦、樊哙、卢绾弄的一出把戏,不管是真是假,大家都信以为真了。这赤帝子转世的称号可是非常管用,大家都纷纷而上!就这样,刘邦在丰县也就顺势揭竿而起、一呼百应。刘邦他们这是要打回沛县,一到沛县县令搞得惊慌失措,一时没有了辙问萧何怎么办?哪知道萧何跟刘邦是一伙的。几番折腾后县令被杀,刘季也就成了真正的沛公。
   沛公乃聪明人矣,他知道这些兄亲、乡民都没有经过正规军训,一旦跟秦朝正规军碰上也是以卵击石。刘邦第一时间想到了项梁,于是决定带着这两千余乡民投项梁去了。
   这项梁也十分欢迎刘邦的加入,刘邦的加入引起了两个人的注意,一是范增,二是张良。首先谈谈这范增,他看刘邦气宇非凡,料定他将来必是争雄之人!于是提出建议:“要求项羽跟刘邦异结兄弟,”项梁也表示赞同。范增有言:“此人要么留于重任,要么即刻铲除掉。”当然,张良经过多次的观察,也发现刘邦气宇外观、处事方法都非同一般,将来必为天下主。可眼前这形势,刘邦军力单薄,人才有限,此时诚投为迟过早。话说过了三两天,张良就跟项梁、范增请辞告别了。
发表于 2018-10-11 11:04:58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欣赏佳作,问候创作辛苦,期待老弟更多精彩!
发表于 2018-10-16 18:38:48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佳作 推荐成文

本版积分规则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9-3-24 18:54 , Processed in 0.395127 second(s), 3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