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37|回复: 4

[长篇小说] 许久精升官记(十四)/陈林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28 16:51: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生活圈制作
                                                                                  十四
        世间很多人总是等待机会从天而降,而不想努力工作来创造这个机会。当一个人为了升官发财努力拼搏时,一万个人却梦想着官帽和钱财砸到自己头上。对许久精来说,他既为了命运努力奋斗,也被万人渴求的好运砸得飘飘然。他虽然有些飘,但没乱了方寸。当机会呈现到他面前时,他能牢牢掌握。
        这个机会是孙征文给他创造的,严格地说是孙征文父亲的死给他创造了一个机会。
        在新厂房就要封顶的时候,老厂房里也是一片繁忙景象。还有二十多天就是中秋节了,正是白酒的销售旺季,老厂房大门外面的马路上,排满了等待提货的大车小辆,许洪奎的老婆推着独轮车,不断地向等得心焦的司机兜售着瓜子、面包、火腿肠。上到许久精,下到一般的工人,脸上都带着疲惫而又得意的神情。酒厂开足了马力生产,产品仍供不应求。之所以出现这种火爆的场面,一是因为酒桌文化正大行其道,老百姓自己喝,老百姓来了客人喝,同事来了喝,领导来了喝,你到我单位喝,我到你单位喝,喝得饭店白条子一大堆;二是因为许久精加大了产品广告的投放力度,县电视台滚动播出,市电视台黄金时段播出,省电视台的广告时段也出现了匞河酒的影子,气势直逼省内的那两家国营老酒厂。许久精的酒厂火了,产品开始供不应求,新厂房也加大了建设进度。就在许久精财运亨通的时候,官运似乎也开始向他招手。春天,他以乡镇企业家的身份被选为县政协委员,当然,这少不了王俊山书记的举荐。当他第一次胸前挂着牌牌坐在神圣的县政府大礼堂、第一次吃着十人一桌的酒席时,心开始陶醉了;看着县领导们主动和他握手、其他委员投来羡慕的眼光时,他有点发飘了。他回到家,没忘了在父母的遗像前燃了三炷香,告诉父母,他当了县政协委员,和爷爷当过的县参议员一个级别,匞河酒坊的主人又开始当“人”了。
        农历七月二十,许久精刚吃过早饭,乡政府司机小刘打来电话,孙乡长的父亲去世了,让他有所打算才是。许久精很感激小刘,小刘这是提醒他别忘了去吊唁。自从小刘的妹妹刘婧婧在公司的财务上班后,乡政府有啥风吹草动,小刘总是及时和他联系。前几天,他去县医院看孙乡长的父亲,也是小刘告诉的消息。孙乡长的父亲去世了,公司再忙也得前去表示。
        孙乡长的老家在刘集镇小孙村,离许家庄有三十多里路程。许久精坐在刚买了两个多月的桑塔纳里,陷入了沉思。是啊!孙征文父亲的死,他不能不重视。他知道孙征文这个人在西宋乡霸道惯了,虽然自从搭上了孙征文这个关系,他从没亏待过孙乡长,孙乡长在他租地时也帮了不少忙,但他和大多数西宋乡人一样,知道孙征文睚眦必报的秉性,孙征文对比他地位低的人,一不投机,说翻脸就翻脸,就算自己有王书记撑腰,也不敢在孙征文面前造次,因为王书记除了发展乡镇企业这事不含糊外,在其他事上还是给孙征文留面子的。许久精想到王书记,好像想到了什么事,让司机原路返回,去一趟西宋乡乡政府。
        王书记正好在办公室里,宣传委员计晓燕拿着一摞稿纸正在汇报工作。王书记见许久精进来,没说话,用手示意他在沙发上坐下。计晓燕知道许久精是王书记的红人,汇报完工作就急急忙忙走了。
           “老许,公司这么忙,你怎么来了?”
           “我是来问问,您还去吊唁孙乡长的父亲吗?”
           “当然去了,同事的父亲去世,能不去吗?他们几个商量明天去。”
           “我还认为您今天去呢,所以就来捎着您,要不,今天去吧,我都准备好了,花圈上都缀了您名字。”
        其实,许久精根本没买花圈,本打算经过刘集镇上时买。
        听许久精这么一说,王俊山心领神会,手里也没啥紧要处理的事,也就随了许久精一块行动。
        许久精和王俊山到了孙征文的老家时,灵棚早就在院里搭起来。许久精在柜上给自己和王俊山各上了五百元的礼钱,惊得管事的张大了嘴,要知道一亩地一年打的粮食也卖不到五百块,就是公家人也得好几个月的工资,这还不算两人拿来的花圈。他俩在灵棚前三鞠躬,没像一般吊唁的老百姓那样行跪拜礼。礼毕后,一身孝服的孙征文率领众孝子走出灵棚答谢。孙征文哭丧着脸和俩人握了手,其他孝子给两人行了磕头大礼。许久精知道这是孙征文的安排,给乡党委书记行大礼应当。
        王俊山和孙征文说了一些宽慰的话,也不便多停留。他们再次经过刘集镇镇政府驻地时,王俊山让许久精把他送到刘集镇政府大门口,他找赵书记有点事,不让许久精等他了。许久精见王俊山执意不让他等,也就不再坚持。
        桑塔纳刚离开镇政府的大门口,许久精马上和司机说,再回小孙村。司机虽然满脸狐疑,但也不便多问。他哪里知道,许久精从孙征文欲言又止的表情上,看出了孙征文有事找他。
        果然,孙征文见许久精又折回来,一改刚才的哭丧脸,把许久精让到一个僻静的房间,悄悄和许久精说,他父亲是上门女婿,被族里人看不起,他们兄弟们没长大时,没少受村里人的气,父亲的丧事,他想办得风光一下,可村里这些帮忙的不给力,希望许久精帮一下。
        许久精何等聪明,立刻明白了孙征文的意思,什么村里人办事不给力啊,办丧事不依靠村里人行吗?关键是要想办得风光,必须花钱,他恰恰不缺钱。对许久精来说,他愿意给孙征文办事,他不求孙征文给公司帮多大的忙,只求别给自己设计障碍就行。
        许久精满口应允,一定会按照风俗把老人的丧事办得风风光光,并简要和孙征文说了一些具体做法,孙征文十分满意。孙征文告诉他,花钱就和柜上要。许久精笑了笑,让孙征文不要操心,只要和柜上说一下程序就行,别让管事的误会他越俎代庖。
        在回来的路上,许久精就决定这事必须拉上洪奎哥,一是因为许洪奎对丧事这套很熟,二是也让许洪奎在孙征文的事上露个脸,以后好办事。
        其实,许洪奎对孙征文有一万个不满意。本来,老书记答应他当养老院的院长,可老书记突然去世后,孙征文把这个职务给了宋洪峰。许洪奎心里那个气啊!可再不愿意,他也无可奈何,人家毕竟是乡长,孙征文一句话,他这村书记说撸也得撸了,所以,当许久精找到他时,他满口答应。许洪奎知道许久精这是给他长脸,和许久精说话也显得非常感激,一口一个“久精兄弟“。
        两人略做商量,就各自行动。许洪奎去东赵村找“吹破天”赵二哈哈的唢呐班子,让他们在下午三点半前务必在东赵村口集合,坐酒厂的小货车去孙乡长老家。许久精和司机去铁匠张村的裱糊店定制纸马、纸人、纸家电,让他们明天早晨八点前一定送到刘集镇小孙村,不能误了出殡。两人顺便在西宋供销社买了二十二个十八响的雷子放到桑塔纳的后备箱和后座上,车到刘集镇政府驻地时,在包子铺订了二百个纯羊肉馅的包子,让他们一个半小时之内送到小孙村。
        当许久精急急忙忙赶到小孙村时,许洪奎和唢呐班子也刚到,孙征文正握着许洪奎的手一脸感激相。见许久精来到,孙征文立刻迎上来,并回头朝灵棚看了一眼,他的三个弟弟心领神会,也从灵棚出来和许久精搭话,感激话一大箩筐。许久精见孙氏兄弟都在,正好表一下自己的功绩,把自己买的东西的用处说了一遍:二十二个雷子,起灵时放2个,坟地放两个,剩下的在出丧时经过的每个路口放;纸人、纸马、纸家电、纸丫鬟,明早送到,误不了出丧;今天晚饭吃羊肉包子,伙房只准备稀饭就行。许久精说完这些,没忘了补充说这些细节都是洪奎哥想到的,自己只是跑腿。孙氏兄弟对许洪奎自然又是一番感激。许洪奎也就顺水推舟默认,对许久精即感激又佩服。
        交代完一切,许久精和许洪奎谢绝了孙征文的挽留,离开了小孙村,临走时,许久精和孙征文说,明天还来送老人最后一程。
        车上,许洪奎心里暖暖的,对许久精一番恭维。许久精说,村支书是个“露水官”,说没就没,但由于国家大力发展农村经济,村干部的好时代很快到来,一定要和孙征文搞好关系,保住这个“露水官”,对大伙都有益处。许洪奎连连说是,并保证酒坊的任何事在许家庄没有阻力。
        第二天早上,许久精来到老酒厂,叮嘱林俊升不要因为货销得好而慢待了客户,特别是不要总是瞅着那些要货多的,对小客户也要一视同仁,又到新厂房工地转了一圈后,才急急忙忙赶到小孙村。
        就在许久精等着起灵时,一辆警用桑塔纳停在了大门口,县交警队大队长胡志刚从车上走下来。许久精前段时间才认识了胡志刚,为了挂51888的车牌号找过他。待胡志刚行完礼、和孙征文打过招呼后,许久精迎了上去。
           “呀!许厂长也来了?”胡志刚见许久精和他打招呼,惊讶地问。
           “胡大队长,孙乡长的老爷子去世,我能不来吗?”
           “也是,也是,我表哥是你们的父母官,为你们乡费心劳累的,表示一下也应该。”
           “胡大队长,等出完丧,别走了,我请客。”许久精真心实意地说。
           “那多叨扰啊!许厂长,我正好有个好事和你说。”胡志刚压低了声音说。
        两人来到僻静处,胡志刚告诉许久精,各个乡镇正在配备科技副乡镇长,从有才能的农民中选,虽说是聘任的,但也享受副科级待遇,西宋乡的养老院长宋洪峰好像在运作这事,许久精要是有意的话,他就找他爸爸胡县长,助许久精一臂之力。
        许久精一听,心里怦怦直跳,这简直是天上掉馅饼的事。他不稀罕那点工资,他看重的是政治待遇,进入官场,也是他家流传了好几代的家训。
 楼主| 发表于 2018-5-28 17:02:54 | 显示全部楼层
世间很多人总是等待机会从天而降,而不想努力工作来创造这个机会。当一个人为了升官发财努力拼搏时,一万个人却梦想着官帽和钱财砸到自己头上。对许久精来说,他既为了命运努力奋斗,也被万人渴求的好运砸得飘飘然。他虽然有些飘,但没乱了方寸。当机会呈现到他面前时,他能牢牢掌握。
发表于 2018-5-29 06:25:34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精彩,文笔流畅,形象逼真,引人入胜,期待老弟佳作后续。遥祝夏安!
 楼主| 发表于 2018-5-29 11:21:47 | 显示全部楼层
蔚青: 故事精彩,文笔流畅,形象逼真,引人入胜,期待老弟佳作后续。遥祝夏安!


谢谢蔚青大哥。
发表于 2018-6-7 19:59:4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许久精,真是人精!欣赏佳作!

本版积分规则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8-8-20 19:32 , Processed in 0.530961 second(s), 3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