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240|回复: 70

草堂纳秀色,茶乡润诗情(新诗茶座)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1-5 13:38: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生活圈制作
草堂纳秀色,茶乡润诗情(新诗茶座)


新诗茶座

凡夫归田,倒也逍遥自在。每日里东山锄豆,西湖养花。闲暇瓜架下聚友品茗,高谈阔论,浅唱轻吟,两袖清风。
一日,好友雷老突发奇想,约凡夫效前清蒲前辈之举,于路旁设草堂茶座,留揽四海嘉宾,品茶论诗,录其所长,采得百花,进献黄发垂髫,倒不失其乐。凡夫欣然,三两日草堂竖起,炉火炊烟,一班朋友忘却老态龙钟,七手八脚,一时间门面齐整。凡夫献拙,书对联于门厅:“草堂纳秀色,茶乡润诗情”,横批是“新诗茶座”。四乡邻里,俱来道贺,真个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四海闻讯,多有贵客,凡夫携众老一一拜谒。


说明:本帖为“新诗茶座”专题内容,献于远山众友学习、交流,欲交流者请点此链接移步交流专帖留墨共赏:http://www.zgyswxw.com/thread-1955-1-1.html


图片1.png
 楼主| 发表于 2016-11-5 13:39:52 | 显示全部楼层
茶座告示

茶座草草开张,准备极不充分。
为方便叙述,避免行文呆板,采用了小说,小品,剪辑,粘贴等多种形式。不知是否合乎网站要求和读者口味,请探讨指教;
文中有许多内容属转载,凡夫除特别注明文章作者和出处外,一并向原作者表示歉意和真诚的感谢;
茶座涉及内容只做为资料汇编在论坛交流(为尊重选文作者,选文都是论坛公开的),一般不形成纸质文字。
 楼主| 发表于 2016-11-5 13:40: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李一凡 于 2016-11-5 17:18 编辑

第一章:黄河情


凡夫的老家黄河涯村是个依山傍水的好地方,前后左右几座小山遥相呼应,两两相距三五十里,中间一衣带水,形成八百里水泊。宋朝时候人称“蓼儿洼”,现今叫做“东平湖”。湖内湖外有梁山,腊山,东金山和安民山。这水泊梁山的故事我不说你也知道,有诗为证:

大义梁山

浩渺水泊八百里
巍巍梁山雄踞
犹闻千年风卷雨
杏黄旗狂书大义
烽火硝烟
抗日英雄遍地
黄河强舟将军渡
斧头镰刀开辟新世纪

多少事,从来急
人民乐业安居
科技兴国奔小康
改革开放吐豪气
文化搭台
唱响经济大戏
义薄云天中国梦
同心同德振兴再腾飞

英雄梁山
义旗高举
梁山好汉
肝胆相照威武不屈
义薄云天中国梦
同心同德振兴腾飞
好汉奋发英雄路
水泊梁山
再创辉煌奇迹

这真是:

苍苍茫茫朝朝暮暮八百里水泊激荡英雄史诗
红红火火日日夜夜九万丈山魂狂书时代新篇

八百里紫气升腾画出白帆点点松柏森森 好汉虎胆 浩浩义举
六十年红日辉耀铺开金路条条城镇林林 英雄龙威 颖颖国梦
135225f431adcbef3f9475dbadaf2edda1cc9fbf.jpg
 楼主| 发表于 2016-11-5 13:41:35 | 显示全部楼层
腊山是国家森林公园,水陆皆通,每日游客络绎不绝。真是:
游客熙攘仙佛地
山水相映百姓家
虎啸飞瀑流云卷
龙戏平湖渔歌答
东金山载满民间传说,安民山更是笼罩着神话。暂且不表。
 楼主| 发表于 2016-11-5 13:42:38 | 显示全部楼层
单说这黄河崖村依傍的还有两条大河,一条是黄河,一条是大运河。这黄河解放前十年九灾,每当黄水泛滥,黄泛区的老百姓便田园淹没,离井背乡,卖儿卖女,四处逃生。解放后,毛主席发出号召“一定要把黄河的事情办好”,大规模的调兵遣将,根除了黄患。老友丁永林对黄河水系多有研究,论著颇丰。据他介绍:
黄河以南部分的济水在汉代以前早已纳入以“鸿沟”(东汉后称汴渠)为主体的运河体系,汉代以来一直作为运河而成为漕运要道。魏晋南北朝时期,黄河因失治而“河、济泛溢”严重,由于黄河泥沙不断地在济水中淤积,使济水日益变浅,加上沿途运河系统又从中分流出相当大的水量,使济水水量不断减少,至《水经注》作者所在的北魏时期,济水已经断流,而到了唐朝的《元和郡县图志》作者时代就根本不再提大野泽以上段济水了。
自从济水上游河段干涸、堙废以后,大野泽因只汇集周围坡水,因此,济水下游河段已经不是原来的黄河支流,而是大野泽水和古汶水共同为水源的一条自然河流,起点就在大野泽,因水流泥沙少而显得比较清澈,故称为清河,因清河是借道原来的济水河床而东流入海的,后人仍习惯地不废其济水之名而已。再后来,梁山泊成为黄河河道,在梁山泊分流,北循北清河入渤海,南循南清河入黄海,这南北清河之名即源于上述“清河”之称谓,其中,北清河即指济水下游河段,而南清河实际指东晋桓温北伐前燕时开挖的从泗水通往大野泽北岸清河(济水)的“桓公沟”(运河)。
梁山黄河堤防源于清光绪元年(公元1875年)山东巡抚丁宝桢修的障东堤。
障东堤建成后,因与北金堤相距较远,两堤之间居民仍受黄河汛水之苦,为求自保,“次年民间集夫于南岸又修起夹堤(即民埝)一道,自东明王盛屯接大堤起,至寿张赵家堌堆止,共长190余里(《潘方伯公遗稿》),此段民埝,逐渐发展为后来的临黄堤。光绪三年,山东巡抚李元华于北金堤以南,自濮州至东阿修筑近河北堤长170余里(《再续行水金鉴》)。至此,铜瓦厢口门以下至张秋间,两岸堤防形成,黄河遂被约束于这段河道内,结束了漫流的局面。”(《山东黄河志》)。
光绪四年(公元1878年),濮县马九宫、范县李清溪诸公,又自刘屯至黄花寺修筑南岸民埝,长150里(《梁山县水利志》)。
自此,今梁山境及其以上黄河,两岸形成了双重堤防,北有金堤、南有障东堤,为官修官守,堤距60-80里不等。期间两岸又均有近河民埝,为民修民守,堤距为10-20里不等。
山东黄河两岸堤埝建成后,分别于光绪十四年、十六年、十九年、二十五年、二十六年进行过较大规模的培修,主要是加高帮宽。十四年山东巡抚张曜因黄河连年决溢,堤埝残缺卑薄,奏准进行培修,培修后底宽八丈,顶宽二丈。十六年培修培修堤埝,一般帮宽一丈五尺,加高二、三尺。十七、十九及二十二年均为择要修补。二十五年大学士李鸿章奉旨会同巡抚张汝梅、河都任道镕查勘山东河工,经奏准分别于二十五年、二十六年对南岸官堤及北岸民埝进行了培修。光绪二十六年以后,因“时局日艰,无暇议及河防”,对堤埝未再请款培修(《清史稿•河渠志》)。
辛亥革命后,名义上建立了一个统一的中华民国,实际上革命成果被新军阀所篡窃,国家仍处于四分五裂状态之中,在民国的大半时间里并没有统一的治河组织,仅河南、河北、山东三省设有河务局,分别管理本省的河防。山东省于清末(光绪十年)设立河防总局,民国元年(公元1912年)政体改革,河防总局裁撤,山东河段划分为上、中、下游,“自曹州府至寿张张秋镇为上游,张秋镇至济阳罗庄为中游,自张秋至利津之韩家垣为下游”,河工由上、中、下游分局分管,民国六年(公元1917年)于济南泺口建立三游河务总局,统辖其事,次年又改称山东河务局。民国十八年(公元1929年)改上、中、下游分局为三总段。三省设有河务局各自为政,直到民国二十二年(公元1933年)才成立起一个全流域性的治理机构,即旧黄河水利委员会。民国期间,梁山所在的山东黄河上游南岸堤防分官堤和民埝,官堤自菏泽朱口冀、卤交界处起,至寿张十里堡止,计长185里;民埝自寿张县董庄起,至黄花寺与大堤相接,计长145里(《黄河水利史述要》)。民国二十七年(1938年)六月国民党为阻止侵华日军西进扒开花园口大堤,黄河改走南路入黄海后,梁山黄河堤埝废修。
抗日战争胜利后,为准备黄河回归今河道,昆山县遵照冀鲁豫行署的复堤命令,于民三十五年(年1946年)六月上旬动员民工2万人,历时一个月,将黄花寺以上民埝改修成临黄堤,原来的官堤障东堤(南金堤)成了二线堤防。建国后,自1960年起又将十里堡以下民埝按临黄堤标准加培,形成了今天的黄河堤防工程。
据《济宁山水志》,由于河势变化,新形成的梁山黄河堤防,冲堤坐湾,对原先的民埝曾先后退修数段。
第一段:高堂至黄花寺与金堤接头(桩号313+075—326+075)长13000米,始建于1878年,1946年改修成临黄大堤。其中313+075—318+775段,因1925年濮阳决口冲跨,1926年向东退修;318+775—326+075段,1990年进行加修。
第二段:326+075-340+745(原障东堤)长14670米。其中333+600-334+000段1928年开始加修成临黄堤;336+000-336+600,1947年黄河归故后加修成临黄堤。
王老君背河圈堤:1947年修建刘唐至王老君背河圈堤,长2880米,修后放弃。1972年冬加修成东银铁路路基。
黄湖共用堤:也称国十堤,长856米,始建于1875年,1953年修成后戗,1959年随东平湖建库同期修建,其标准为顶高48米,顶宽8米,边坡1∶3,形成黄湖共用堤。
人民治理黄河以来,梁山黄河堤防于1946—1949年先进行了修复补残和帮宽加高。建国后,1950—1974年相继进行了三次大规模的复堤工程,辖区内23.577公里临黄大堤普遍加高6-7米,帮宽40米左右,平工段堤顶宽9米,有小铁路路基的11米,险工段顶宽11米,有小铁路路基的13米。三次大复堤之后至2003年,未再进行大规模的培修。1985年、1999年、2001年曾对部分堤段培修加固。对河道险工险段进行了大规模的护滩(控导)工程和险工整修强化工程建设,临黄堤防24.442公里堤顶高程51.73—56.75米,顶宽6.6—11.0米,临背地面高差.1.14—5.05米。险工两处,坝岸51道(段)工程总长度613米。控导工程3处,坝垛90道(段),工程总长度8320米。
 楼主| 发表于 2016-11-5 13:43:43 | 显示全部楼层
修筑黄河堤和运河堤的确是一个伟大的工程,一般在春季,黄汛到来之前。可每到汛期,黄河堤上更是森严壁垒,随时都处于一级战备状态。沿黄各地,调来千军万马,大车小辆,手搬肩抬。取土,运土,培坝,打夯,几十里路一条龙,人山人海战黄峰。红旗招展,夯歌嘹亮。
不懂夯歌吧!先说“夯”,修筑河坝或夯实屋基特制的石质工具。夯歌,又名硪号,打夯时唱的号子,在黄河涯已有数百年的历史,它是由原来简单的硪号发展而来的,但不再是硪号一样的简单应答,而是具有大扬号、小扬号、大燕窝、小燕窝、溜河风五套乐谱。在拉撒手夯时,要使用激越高昂、气吞山河的大扬号、大燕窝;在拉平身夯时,要使用婉转悠扬、优美动听的小扬号、小燕窝;在拉灯台硪时,要使用缠缠绵绵的溜河风。夯歌有应唱和对唱之分,无论怎样歌唱,都能起到号令一致、振奋精神的作用。大家随其节奏打夯,伴随着内容富于变化的打夯歌,枯燥的劳动顿时变得生动、活泼起来。
解放初期,黄河金堤上的打夯场面别提有多壮观,你看,各乡各村的夯队一溜儿排开,石夯上起下落,人们随着夯起夯落前俯后仰,夯歌此起彼伏。那架夯工程质量出色,夯歌嘹亮,可以披红戴花,那是何等的荣耀!不光有男子夯队,还有“穆桂英”、“花木兰”等女子夯队,男女夯队互不相让,比赛夺红。那阵势直惊得“长空流云短,大河匿涛声”!许多夯歌一直流传到今天:

癞蛤蟆上树


叫一声乡亲们(嗨呀嗨嗨呀嗨)
你高高地抬呀嗨(嗨呀嗨嗨呀嗨)

一夯接一夯(嗨呀嗨嗨呀嗨)
打起来呀嗨(嗨呀嗨嗨呀嗨)

癞蛤蟆上树(嗨呀嗨嗨呀嗨)
遭了水灾呀么嗨(呀嗨喂呀)

《十八扯》:

十冬腊月好热的天那,
牛皋把守在虎牢关!

取妻名叫穆桂英,
生下一个花木兰,
姜子牙差人来下聘哪,
差来个媒婆潘金莲!

张飞敬德放鞭炮,
马武抬轿把亲搬,
新女婿关公下了轿,
来了个陪客张定边!

武大郎一见往里让,
让进了那位龙虎状元薛丁山,
上轿来本是孟姜女,
下轿来变成了秦香莲!

诸葛亮他把天地拜,
吕洞宾洞房去安眠,
韩湘子掀开罗纬观看,
不好了
变成了白蛇和许仙!

生下一子包文正,
猪八戒扣喜到门前,
杨老将一见冲冲怒,
手指着韩信骂声李渊!

你不该差来孙悟空,
抢走我妻武则天。
八路军打败了美国鬼,
姜子牙借箭上了草船。

点评

扯得好,扯得妙,扯得大家哈哈笑!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1-7 21:52
 楼主| 发表于 2016-11-5 13:44:42 | 显示全部楼层
也有拿人和动物取笑的夯歌。比如,在打夯的人们中间,有个人脸有麻子,且又爱说爱笑,这个唱夯歌的人灵机一动,矛头就对准了他:

大家笑嘻嘻哟,(嘻哟)

我这有个谜哟,(谜哟)

谁要能猜到哟,(到哟)

我就有奖励哟,(励哟)

雨打沙滩地哟,(地哟)

鸡啄西瓜皮哟,(皮哟)

莲蓬去了籽哟,(籽哟)

钉子扎黄泥哟,(泥哟)

蜂窝树上挂哟,(挂哟)

马蜂把窝离哟,(离哟)

小孩光着身哟,(身哟)

屁股坐簸箕哟。(箕哟)


夯歌的风行,给黄河边的汉子们带来诗歌创作的雅兴。见人唱人,指物咏物,天文地理,古今趣事张口就来。有不少通些文墨的才子竟成了行家里手,著名诗人贺敬之、桑恒昌、夏明、马启岱、黄河等都是从黄河岸边走来的诗人。
 楼主| 发表于 2016-11-5 13:49: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李一凡 于 2016-11-5 13:54 编辑

桑恒昌,男,山东武城人,1941年出生;中国当代著名诗人;原《黄河诗报》社长兼主编,编审;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现任中国诗歌学会副秘书长,国际华文诗人笔会理事。出版中文诗集10部,另有《来自黄河的诗》(中德对照。2005年7月。德国汉堡wayasbah出版社)《桑恒昌短诗选》(中英对照。2006年10月。香港银河出版社)。诗作入编380多种选集;178多首(次)诗作被翻译成英、法、德、韩、越文发表,并在国外结集出版。评论其作品的文章计500多篇。另有三部评论专著。其代表性著作有:《低垂的太阳》《桑恒昌抒情诗选》《爱之痛》《桑恒昌怀亲诗集》《灵魂的酒与辉煌的泪》《年轮.月轮.日轮》《听听岁月》以及《来自黄河的诗》(中德对照)。桑恒昌诗苑于2011年8月13日落户于山东德州古贝春文化园区,是目前我国规模最大、独一无二的个人诗苑碑林。全国各地的书法家、作家、艺术家题写,分别雕刻于160多块形态各异的美石之上,诗歌之美、奇石之美、书法之美有机地融合在一起,成为特殊的文化景观。
附:

《总是这方热土》

1. 尽管理智的大兵,
时时处于戒备状态,
你还是在我的心岸,
一次次登陆成功。

2. 拄着杖,
踽踽而行,
自己的脚印,
被自已踩得好疼。

3. 所有的路,
都是———
不愿站起来的纪念碑。

4. 流星拼尽力气
划一个破折号,
刚要说句什么,
又消失在麻木的夜空。

5. 太阳
被劫持了
半月没见
长一身青苔

6. 小时候,
有苦恼也有欢乐,
后来苦恼长大了,
欢乐还是个小不点儿。

7. 太阳的年龄,
是有争议的。
女儿说她十八,
我说它四十五。
父亲摇着头:
“他和我一个年龄组。”

8. 眼睛的陷阱,
总用笑伪装。

9. 温顺的猫,
一旦做了母亲,
才真地成为
虎的老师。

10. 春风好性急,
柳笛还没拧好,
就咝咝呜呜吹起来。

11. 浮雕下的人想上去,
领略铁血男儿的壮烈;
浮雕上的人想下来,
呼吸一口今天的阳光。

★12. 哪一条航道下面,
不睡几艘沉船呢?

13. 人生之旅,
有多少渡过去的河流,
就有多少渡过去,
再也渡不回来的河流。

14. 夜的黑幛上,
写满星星的挽联,
悼念那个,
刚刚逝去的白昼。

15. 赤诚不是万能的,
却是唯一的。
加上诗,
便是我的全副武装了。

16. 头上纵横着风雨,
脚下纵横着道路,
胸中纵横着心事。

17. 没有甲胄,
没有触角,
心内之血殷殷,
不改流向。

18. 有多少相信上帝的人,
就有多少相信人的上帝。
人的辉煌,
在于给上帝以生命。

19. 爹妈没给你设计个好封面,
内文还是不错的。
自从见到你,
便不再自言聪明了。

20. 只要海不枯竭,
网总是结不完的。

21. 如果可能,
我愿把所有的日子,
凝为———
相会时的一瞬。
一生有几次,
真正的失眼。

22. 枯叶在写一个故事的结局,
风,几笔抹了个干净。
枝头上,
悬几枚冬。

23. 度过漫长的冬日,
草儿来寻旧泥巢。

24. 初写诗害怕编辑,
继而害怕读者;
现在,
越来越怕起时间来了。

25. 人生己经十分坎坷,
何苦再用坎坎坷坷的叹息,
染我的心?

26. 昨夜,
与蚊子血战到底,
手上沾的,
都是自己的鲜血。

27. 端午节,
是汩罗江的生日。
端午节的太阳,
直射全中国。

28. 有的人,
穷得只剩下头颅。
有的人,
穷得只剩下金钱。

29. 海鸥飞走了,
留下一支羽毛笔,
风握住它,
书写大海。

30. 银河退潮,
我捡拾贝壳,
在蓝蓝的沙滩上,
排着一个名字。

31. 你的睫毛是怎样的栅栏?
把我永远关在里面,
你的眸子这般清澈,
可作我长眠的水晶棺。

32. 一阵秋风,
锈了多少叶子。
我突然听见,
白发拔节的声音。

33. 大雁,
你寻找你的温暖,
你飞向你的南方,
为何要带走
我的太阳?

34. 修补了几十年的船底,
一见中秋月,
便又渗进水来。

35. 小时候走路,
唯恐前边
没有别人的脚印。
长大以后才明白,
可怕的是
身后只有自己的脚印。

36. 蓄水最多的是海洋,
最渴的竟然也是海洋。
举千万江河
痛饮着。

37. 唯有,
在路骨折的地方,

才弯下自已的脊粱。

【注:冰凌摘录1989年版《桑恒昌抒情诗选》,华艺出版社发行。】
4fb6e10b4acf415ab2339&690.jpg
t0110a6e526f6ecf6b3.jpg
t0114408497ab4b1068.jpg
 楼主| 发表于 2016-11-5 13:56: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李一凡 于 2016-11-5 17:20 编辑

第二章 小二学诗

闲言少叙书归正传。
茶座开张,邻居老憨家的小子村氓硬扯住凡夫衣襟吵闹:“老叔,待我去草堂给你老帮忙,顺便闻些茶香,学些文字!”憨大哥也说:“如今气候变了,麻烦你带孩子去水里泡泡,看能湿不湿?”于是,村氓就成了草堂的店小二,这小子手脚勤快,耳充目明,还真讨人喜欢!
一天,客人茶毕,寒暄而去。村氓收拾完茶具,不好意思的来到我身边,低头笑笑,腼腆的问道:“老叔,这新诗——到底什么模样?”“呃。。。。。。。”看,这孩子问的?朋友,你留意过新诗吗?到底什么模样?
次日早饭后,村民们下地劳作,习惯的先到草堂小憩。猛抬头,见一招贤牌高挂,上写“新诗什么模样?——村氓题”
0ae7563e6709c93de445052a9e3df8dcd30054ac.jpg
 楼主| 发表于 2016-11-5 13:58:07 | 显示全部楼层
村长石下草


说起来都成了笑话了。一个诗歌的国度,生活在这里的孩子却不知道诗歌的模样。
不知道咋说好了。
建议大家议一议。
这应该是个话题。
顶置几天,大家讨论。

剑冷星疏


这样写算不算诗呢?朋友:

《打个电话》
工地上,风起云涌
公司车子还未到
忘了带雨衣
感觉有点冷
我给她打个电话
问她正在做什么
她说正在看电视剧
看完就会好好睡一觉
可能今晚到外边吃饭
顺便逛逛超市
问我可好
我说还好
正在和同事喝咖啡
若有灵感
就写首诗

点评

这不是诗,分明就是分了行的散文。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1-7 21:58

本版积分规则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8-1-18 08:16 , Processed in 0.720491 second(s), 3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