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1|回复: 2

我爱的生命里没有你(散文) /黄金珊瑚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7 16:33: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生活圈制作
        “英子,我爱侬!”这不是一对青年男女的交流,是一位年龄上可以做父亲的老年男子对一位少妇的表白。
   每次听到这样的言语,我的脸刷一下红了,连忙说:“千万别这样,请您自重”。
   他是我的一位读者,在我工作单位附近的一所学校上班,我称他为“马老师”。他大约五十刚出头的样子,中等个头,微胖,梳着一个三七开的分头,满脸堆着笑,说着一口标准的上海话。
   在二年前,他在我的眼前出现。每天来图书馆,借机跟我闲聊,出于礼貌,我有问必答,渐渐地我们便认识了。
   每天中午时分,他便准时出现,看样子是刚从浴室里出来,未干的头发上涂着发胶,黑黑的脸庞,不均匀地涂抹着廉价的护肤品,和身上的花露水味混合在一起,散发着一股剌鼻的气味。
   图书馆的工作,不算太累人,但却很繁琐,极需要有耐心。而图书馆的工作守则上的条条框框,使我不敢怠慢任何一位读者。若是发生口角之争,轻者扣发当月奖金,重者调离工作岗位。
   我爱着我认识的每一位读者,书籍是他们的精神食粮,而他们是我的灵魂伙伴。眼前的这位长者,当然也是我的读者之一。我迎上前去,礼貌地询问:“有什么需要帮助您的?”于是他与我和我的同事便认识了。
   忘年交也是一种美好,我上有八十多岁长者的关怀,下有幼儿园小朋友的尊敬,而他,也算是我的一位忘年交吧。
   在他对我的叙述中,我得知他在文革期间受到冲击,因政治问题被关了十年,在狱中,他自学了德语和法语。他说他出狱平反后得到了一笔补偿金,找了一位带着女孩的妇女平凡地结了婚。
   我认真地听着,时不时地点头,为他的遭遇而难受,红了眼眶,劝慰着几句。
   一来二去,我们很熟悉了。有一天,他递给我一本练习本,上面写了不少情深深意切切的语句,字字情重,句句剌耳。他说他已爱上了我,说我清秀,漂亮,善良,热情,能干,厚道等等。我粗略地看了那些文字,净是爱情的誓言,书写着他对我爱的忠贞……
   我傻了,脸红红的。我直接对他说,我已结了婚,有爱人。但他还是不依不饶,说是他要送我去日本留学,说是要与我白头到老,说是……
   老天呀,我怎么会惹上如此大的麻烦?我对他说:“在我的心里,你只是我的一位读者加好友,不可能发展下去的,我有爱人,请您好自为之吧”。他哭了,我不忍心看他的眼睛,便离开了工作岗位去了后台。
   第二天中午,他一进门就嚷嚷:“英子,我爱侬!”。面对其他读者的眼神,他全然不顾。我不知道如何是好,着急得眼泪流了下来。虽然我读过一些西方的文学作品,对于大胆爱的描写也看过一些,但现实中如此这般,我真没办法了。
   他直冲我而来,随风飘来的除了他身上的那些香味外,又添加了一股浓浓的酒精味。我简直受不了他的鲁莽,我对他说:“请别这样,我爱的生命里没有你,你只是我友情里的一枚棋子……”而他仍然口口声声,重复地喊着:“英子,我爱侬!”……
   一连十几天都这样,直接影响了我的工作和生活,同事们找我时,就不再叫我的姓名了,直接来一句:“英子,我爱侬”。这也成了我的招牌了,我不能生气吧,知道他们是拿我开心了,但我真的很无奈,我的心里很难受。长久下去,一定会影响到我的新婚家庭,于是我跟领导商量,请求调离工作岗位。
   在新的地方上班,平静了一星期左右吧。在某天的中午,又见到了他的身影。这次,他一反常态,没有大喊大叫,而是让我借一步说话。也好,在新同事面前,我不想留下什么坏影响。
   他告诉我,在这一星期里,他每晚都喝得烂醉,然后一个人走在马路上,醉倒后一路翻滚,被邻居发现后送回家中,嘴中还念念有词:“英子,我爱侬”。老婆问他,英子是谁?他笑而不答。离开我的这些天,他神不守舍,到处找我,终于在我原先的同事处,得到了我新的工作地点。
   天呀,我到底该怎么办呀?我整夜无眠,所有能劝他的话全都说过了,难道说,他一定要达到目的么?不拆散我们夫妻不罢休么?即便是我目前单身,我也不会与他结合的。不是说忘年恋的事,只是人与人之间,除了要有友情的基础外,应该互相有好感吧,这样才能去相知、相恋、相爱到相守吧。我的爱早已给了我的爱人,这可叫我怎么办呢?
   好友教了我一个办法,让我冷处理。于是我只能对他撒了谎,我对他说:“我们先分开一个月,若是一个月后,你还如此地爱着我,我们再作打算”。说实在的,我说此话很心虚,怕万一……他点了点头,含着泪离去了。
   一个月很快地过去了,我过着正常人的生活,但我的心里却一直是提心吊胆的,怕他不死心。二个月、三个月过去了,我的心总算定了下来。
   而有一天,我遇到了他的同事,人家告诉我,他去世了。是在二个多月前的一天晚上,他喝醉了酒,摔倒在马路上,口中念念有词,却听不清在说些什么。他翻滚着,翻滚着,就滚到了正常行驶的卡车轮下……
   天呀,我的头快要炸了。他的离去,是不是因为我,冥冥之中我伤害了一条生命。虽然我不接受他的爱无可非议,而他的死却偏偏为了此事。我的心在滴血,就像一支利剑击中了我的心脏,我的灵魂在颤抖……
   三十多年过去了,又到了清明节。我的心里却想起了他,流着泪写下此文。但愿马老师在天堂一路走好,但愿马老师在天堂保重身体,但愿下辈子我们还能相遇,但只是做一辈子的好朋友,因为,我爱的生命里没有你!……
发表于 2018-1-7 23:29:2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无须自责,孽缘而已!欣赏佳作!

点评

谢谢站长,我的习作,您总是能够及时支持,让珊瑚感动,谢谢啦谢谢。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1-8 16:34
 楼主| 发表于 2018-1-8 16:34:43 | 显示全部楼层
舟上客 发表于 2018-1-7 23:29
无须自责,孽缘而已!欣赏佳作!

谢谢站长,我的习作,您总是能够及时支持,让珊瑚感动,谢谢啦谢谢。

本版积分规则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8-1-20 15:12 , Processed in 0.598383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