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140|回复: 1

[短篇小说] 我所经历的国有企业体制改革4

[复制链接]

19

主题

31

帖子

285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85
发表于 2018-1-6 10:05: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生活圈制作
本帖最后由 海陵老缪 于 2018-1-6 10:06 编辑

我所经历的国有企业体制改革4

    第四章

    吉东明可算是土生土长的海陵人,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丁堡镇吉墩人,父亲吉旺发种田为生,但他有一手绝活,是个捕鳝能手,农闲时捕鳝送到饭店里,以贴补家用,旺发膝下三个孩子,且都是男孩,这几个男孩,说真的,也够他忙的,吉旺发脾气特犟,发誓要把孩子培养成有文化的人。三个孩子似乎也特争气,两个先后考上了泰县姜中,一个上了泰州省泰中,但上了大学之后,三个孩子的学杂费确实有点让他犯难,他想去找大哥帮忙,旺发大哥旺达是丁堡镇镇长,即吉东明的大大,可旺发就是拉不下来这个脸,他认为低三下四的求人,总是不光彩的事情,反而是大哥找上门来,主动垫付了三个孩子的学杂费,旺发也不说话,拿出一个小本本,把钱数认认真真地记上——待孩子有出息了,绝对还上,一晃七八年过去了,大儿子去了一家外企工作,二儿子考上了公务员,现任丁堡镇开发区副主任,只有这个么儿吉东明混得最差,所以那个五万多元的帐还是挂在那里,也是旺发的一个心病。
    吉东明忙碌着,张罗着,他和夫人杨燕把一张靠墙的四方桌往中间拉了拉,拿出一瓶“梅兰春”,“今天把几位请到家里来,随茶便饭,也没有什么准备,就三点意思。”吉东明开会时总喜欢把内容一二三四立成几点,然后分门别类点开主题:“一是感谢各位在法人选举时的鼎立相助,二是把企业当前的状况说一说,三是今后企业如何生存、发展,各位畅所欲言、集思广益,发表自己的意见。”吉东明顿了顿,给各位斟了一杯酒,举起酒杯:“诸位,今天各位菜多吃一点,酒少喝一点,因为饭后还有一个会议,本来准备明天上班开,现在人都齐了,就一并说一说吧。”说完,吉东明先抿咀喝了一口。其他四人同时举起了酒杯,同时发出了会心的微笑,可存华有点忐忑,有种几家欢笑几家愁的酸酸的感觉。饭后,收拾了碗碟,吉东明从里屋拿出一叠稿纸,会议算是正式开始了,待大家围着桌子坐定之后,吉东明说:“首先,我把塑管厂现有企业基本状况说一下,根据体制改革小组原评估议定,企业资产为零,也就是说,我们不欠别人的,别人也不欠我们的,但实际情况是,塑管厂的厂房、设备、现有原材料、外部欠款折现为900万,最后在加上总厂每月上交15万,等于每年上交200万。期限为三年,所以实际算下来,包括银行利息,企业的资产实质为负资产1100万左右,现在企业每年的营业额是多少呢?”吉东明看一眼桌子对面的财务科长李子玉,接着说道:“现在每年的营业额大概1500万左右,所以说现在的形势相当严竣,虽说上面的政策相对宽松一些,市里的政策是拉一把、扶一把、推一把,让企业走起来、跳起来、飞起来,但银行的贷款可以缓一缓,可欠债总要还啊,再加上一百六十人的基本工资,这可不能拖啊,还有原材料基本上是零库存,售销裹足不前。”吉东明说完,侧身看着丁强、刘健两位正副厂长,接着问道:“车间设备情况怎么样,能保证生产吗?”丁强看了看身旁的副手刘健,首先说道:“这一点吉总尽管放心,两条低压管流水线和一条高压管流水线设备良好,运行正常,就是有两点,也是我目前最担心的,一是原材料不足,另一点就是销售这一块是个软板,每月只能生产一个礼拜左右,剩下的二十多天就无所事事了。”丁强、刘健俩都是化工学院毕业,一个毕业于河南大学化工部,一个从苏州大学化工部走出来,且实际工作都在五年以上,对于两位厂长的工作能力和技术水平,吉总绝对相信。吉东明对副厂长刘健点了点头:“刘厂长有什么补充的吗?”“没有什么要说的了,我想问一下,体改之后,就是股份制公司了,根据公司法,董事长、董事、监事必须选举产生,这方面,吉总有什么安排?”“刘厂长问得好,这正是我下面要说的。”吉东明把他拿出的稿纸掀开两页接着说道:“公司名称为海陵市宏泰塑管股份有限公司,投股即持股安排,我吉东明65万,在座各位各10万,中层干部、部分职工95万,合计200万,四位有什么困难吗?”吉东明停顿了一下,看着大家,见大家似有难言之隐,说道:“存华应该没问题,你销售跑了七八年,应该说拿10万不成问题,其他三位能拿出5到6万,其余可跟亲朋好友借一下,我做担保,行啦吧,关于董事会成员选举问题,每一元为一股,一万元为一张选票,半数以上当选为董事,董事会决出董事长,这样,在座五人的票数即为105张,另外加上中层干部、党员,超半数以上应该没有问题,关于监事会,我已拟好了三个人,都是党员,这样:领导层八人中六人是党员,也保证了党的绝对领导,原党支部领导班子不变。选举大会放在18号召开,取个谐音算是要发吧。”吉东明笑逐颜开。大家也跟着笑起来,“财务这一块,李科长费点心,多跑几家银行,找市领导通融一下,现贷上一百万。厂内这一块就搞活了,剩下的就是……”吉东明目视坐在对面的孙存华。另外三人也齐刷刷回过头来看着孙存华。存华在听吉东明吉总有板有眼的讲话,一直在盘算着。他知道厂的兴亡、公司的发展,关键是营销,没有市场没有销售,一切都是空谈。他从裤袋掏出一包中华散了一圈丢到桌上,说道:“吉总要我说一说,其实,吉总不点我,我也要说点。这次橡塑厂的体制改革,说到底就是原有的大一统的体制走不下去了,所以要进行改革,这就催生了现在的宏泰塑管厂,刚才,吉总谈到了现有企业状况,形势确实很严竣,搞得不好,在座的都会倾家荡产,但也没有什么可怕的,各位都是名副其实的无产阶级,倾家家就这么大,荡产产就这么多,砸锅卖铁也没有几个钱,赤条条来去无牵挂,关于固有资产问题,现在是负资产1000万左右,但吉总你只算了现有的看得见的资产,没有估算隐在背后的一笔资产,这笔资产资源相当大,这有四点,首先有一个懂行的强有力领导班子,也就是在座的各位;二、一百六十多个遵守纪律、训练有素的熟练的操作工人;三、一个完好的整齐的厂房和三条先进的流水线;四、一套完善的原橡塑总厂亦已成型的营销体系;这四条无形资产比那1000万的负资产要大得多。”孙存华说完环顾一下四位,见大家听得很认真,接着说道:“关于营销这一块,这是吉总及诸位最关心的,当然,销售是企业的生命线,销售额上不去,一切都是扯淡,以前塑管厂营销总是上不去,总是在1000万左右徘徊,就是婆婆妈妈太多,一是管得太死,管得太多,管又没有管到点子上,当然新的产品开发漫长也是一个原因;二是生怕销售人员发财,说实话销售人员在外面嘴都管不上,有什么心思跑业务,我认为销售必须实行激励机制,销售业绩与资金挂钩,全年营销与红利挂钩,把营销人员的积极性调动起来。”孙存华停了停,呷了一口茶,继续说道:“时候不早了,我也不想因我的发言担搁大家过多的时间,关于营销方面的事情,我准备写一份详尽的计划书出来,这一点,我已经酝酿了好几天……。”存华刚要继续说,吉总打断了存华的话:“你打算什么时候拿出来。”“大概三到五天吧。”“行,到时董事会通过一下。”,”说实话,到现在,我都不明白,我们的配套单位都是象一汽、二汽、重汽、川汽……这些大型企业,产品也过得硬,销售上不去,上帝都会笑,我初步估算了一下,象这种势头发展下去,只要给政策,明年3000万、三年6000万、五年后1个亿—1,5个亿不成问题。”存华也许是酒后壮胆,口气这么大,哪来的底气,但说都说了,何必后悔,存华讲话之后,吉总看到四人脸上都露出了轻松的笑容,他看了看表,已经夜里12点了,说:“时候不早了,最后补充几点:一是今天的会议内容,请大家保密,家人、朋友、厂里均不外传;二请丁厂长、刘厂长也能拿出一份厂办管理意见书来,存华的计划书尽快做出来,另外……”吉总瞄一眼孙存华:“你说的那个指标可不能放空炮噢。”“愿立军令状。”“行!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请大家辛苦一点,明天按时上班,继续开会,商讨董事会成立事宜,散会。”——待续。

发表于 2018-1-23 21:41:5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体制活了,活路就有了!欣赏佳作!

本版积分规则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8-10-23 21:53 , Processed in 0.590803 second(s), 3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