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702|回复: 1

[短篇小说] 我所经历的国有企业体制改革3

[复制链接]

19

主题

31

帖子

283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83
发表于 2018-1-5 09:31: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生活圈制作
本帖最后由 海陵老缪 于 2018-1-5 09:31 编辑

我所经历的国有企业体制改革3

    第三章
    孙存华出差回厂已经是体改工作组撤出之后的第五天了。早上一上班,存华走在厂区空旷的大道上,厂内已看不到工人,静静地让人添愁,夜里刚下了场大雨,路面平滑如镜,树叶已泛黄,太阳一照,闪着淡淡的绿光。塑管车间里没有人,寂静而冷漠,两条流水线平行横卧着,上面盖着塑料布,塑料布上满是灰尘,说明很长时间没有生产了。存华透过窗户看了一眼原料仓库,五六包PA11原料粒子可怜地挤地一个墙角里。存华走进办公室,满满的泡了一杯茶,点上一支烟,他看着杯中茶叶一片片荡在水中,陷入了沉思。按理说:厂里上有厂长,噢,现在应该叫董事长了,下有一百五十多职工,用不着他过分操心,可存华隐隐中似乎有一种责任,一种担当,至于为什么,他自己也说不清,也许是“士为知己者”用吧,是的,体改工作组走了,丢下一个百废待兴的烂摊子,资金不足,无法购进原料,销售无订单,产品发不出去,没有钱,一切都无从谈起,还有银行的债、总厂的费,唉……多想办法少叹气,办法总比困难多——总能闯出一个出路来。
    “叮铃铃”吉总的电话适时地响起:“回来了吧,噢,行,晚上抽空到我家来一下,有事商量。”“好的,你不找我,我也会找你呢?”存华回电后,继续在沉思。
    秋后的夜晚似乎来得特别的早,不到六点钟,天就全黑的,路边的路灯在夜幕的映衬下,发出昏黄的淡淡的光,孙存华在去吉工家路上急速思考着:要不要把在西安要求增加四十个工人的事向吉工解释一下呢。急风暴雨式的体改象一阵风一样已经画上了一个句号,那一百多个下岗工人无助又无奈的眼神,老是在存华脑中转悠,按理说,自己也只是一个普通工作人员,这么大的事也不是自己能够左右的,但总有种物伤其类、兔死狐悲的感觉。
……算了吧,管它呢,到时打个招呼吧。
    存华在橡塑厂职工棚户区转来转去,可怎么也找不到吉工的家了,橡塑厂原有职工1800多人,几乎有三分之一的人急需公房,年年建房,年年缺房,已经解决300多人的住房问题,虽说只有四十多平米,但必竟有了一个自己的家,还有300多人则暂时住在厂建的简易房中,吉工便分了一户这样的简易棚房。存华有点发蒙,他记得应该是第四排。
    孙存华走进吉工家的时候,屋里对着门的厢房里的一个破旧沙发上已坐了三个人:他们是塑管厂原厂长丁强、副厂长刘健和财务科李子玉,吉工从里边的橱房走出来,身上围着围兜,他一边在围兜上擦着手,一边打着招呼:“什么时候回来的,坐啊。”他一看,也没有什么可以坐的地方了,有点难堪,又从房间拿出一把木椅,放到沙发前茶几边:“不好意思,屋子太小了,怠慢了。”存华坐定之后,环顾四周,打量着这个简易房,房子不大,也就30多平米左右,中间一层三合板,把屋子分成了两部分,里面除了一张床,床边立着一个看不出颜色的锈迹斑斑的三门衣橱,床前一张没有油漆的书桌,上面放了一排书,堂屋里沙发旁是一张小儿床,特别显眼的是床边一个大木柜,足有半人多高,这就是吉东明的全部家当了。      ——待续

发表于 2018-1-23 21:35:0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简陋的住房!不改革不行!欣赏佳作!

本版积分规则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8-7-16 09:06 , Processed in 1.078271 second(s), 3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