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624|回复: 4

[抒情散文] 采访见闻——有感而说

[复制链接]

12

主题

55

帖子

15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2

积分
152
发表于 2018-1-3 20:04: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生活圈制作
采访见闻——有感而说
李芳洲

      清冷的晨风使我冻僵的思维苏醒,岁暮似乎快于平常的大江东流。缓过劲儿的我压下无奈,任山花般呼啦啦扑来的清香萦绕我的意识。虽说“水来地皮湿,日晒即刻干”,作为社会属性的动物是无法垂手旁视、对眼前眼见的事物不管不顾的。因此,当我顾盼流连于“花非花,雾非雾”、人间百态的时候,希望尽可能理性的制造出秋色静美、冬寒不凌冽。
      旧发型的长辫子尚未梳理好,大脑硬盘里的日志又自发地调出来、敲进键盘。纵然我们中的许多人已有了骄傲的获得感,但也要相信:谁都难以掌控命运、按预设的理想之路前行,难免为今日之忧烦、昨日的伤感、明日的焦虑怅惘,只能祈祷那魑魅魍魉的如果别来圈占你的人生版图,只让幸好、幸福的半径不断突破。
      事情从哪儿说起呢?淡泊名利、心如止水的我还是在今年意外收获了一些荣誉和奖项。今天终算完成了一系列的电视采访,长舒了一口气。
      深夜,又同女导演和儿子通了电话。挂断前,以忠告的语气对他和她说:“唉!养个健康、阳光的孩子,胜过逼他们学这学那重要许多!适度让子女受些挫折、磨难,锻炼他们的心理承受力,方可让他们有应对人生的气象万千、变化莫测、无处不在的江湖凶险。因为难料的可能总虎视眈眈地守候在门外,不是吗?”
      听完我的话,他们都若有所思地回我道:“感谢有这次采访,让我们切身的体验了一把稍有不慎命运就会完全反转的不幸……”
      然而,我不知何故,依旧无法释怀。大抵是无数根链接来不及转发,震荡着不青春的心。也许是我担心在文学上找不到共情者,以至迟迟不敢把一腔心思变作铅字,所以才郁闷、无依、零丁洋里叹零丁了吧?
      鄙人愚见:多病多愁、敏感细腻的自己,既然能从深重苦难里朝圣般的蹦出来,就自然有了人道大爱的梁柱支撑。自觉该把观察到的所感、所想抒发出来,给人们一点建设性的建议和警示,希望深思后的人们多一些对此类人群的关注——其实也是关心我们自己,这样便使得我良苦用心能开出花来。


        岁月红火的盆栽用热烈奔放的艳击倒了我的视线,褶皱的思绪随之从千千结里抽出头来。啊!原来不知是哪位记者在某报上写了“感动武侯”的文章,于是又有了文联、作协领导的垂青和关注。电视台又抓住报纸的一些细节,非要采访一下我对春光家园做过的几件小事。其中有我对他们家长的心理辅导、我和儿女们的捐钱捐物、我的小助理每周为他们上一堂英语课、我的保姆也捐了一百元钱等等……
        这些不过是浩荡潮涌现实中的几滴水珠,不足挂齿。但我还是期待有一天,它们会漾开、扩大、壮宏为爱的浪涛、善的清流、涓涓的温暖,滋润一颗颗干枯的心。当然,也希望我的提醒能使世间这样的悲剧少些再少些……
        下午,电视台抓拍了他们需要的镜头,我如常的给学员们弹琴,陪他们唱《月亮代表我的心》、《小城故事》……他们开心的为我献上彩色气球制作的皇冠,还送了我嵌上花朵和心、手工制作的肥皂。
        回家的路上,我惊讶的问助理:“几个月前你教给他们的英语单词,那些智障孩子怎么还记得?假如多投入些精力和经费,请好的专业老师辅导、训练,他们中的大部分人或者能做到自食其力的吧?”
        儿子说:“妈,你不知道,那几个年长的人都拒绝参与你们的活动。他们一个劲儿的在外面抽烟,眉头紧锁……”
        我打断他的话说:“他们几个都是大学生,一个因失恋崩溃,一个因执行重要任务后崩溃,还有一个年轻点的,应聘成功后参加公司的一面倒着跑一面做口算的活动时不幸跌倒、深昏迷,多次做开颅手术,患上癫痫……他们属精障病人。”


        “精障病人与智障病人区别在哪儿呢?”几人同时问。
        我道:“精障除少部分属遗传基因原发病,其余大部分是遭受特大打击、刺激,承受不了导致的精神分裂。这类病人可用药物控制病情,表面看上去很正常,但绝不能停药和受刺激。一般进口药副作用小、疗效显著,特点是他们往往内心很痛苦。
       “而智障病人则不然,他们病因复杂:有遗传基因的缺陷、有辐射化学等多种原因造成、还有不少是妊娠期孕妇饮食、胎位不正常,加上严重的呕吐,胎儿大脑营养不足,生产时又不懂剖腹的必要,盲目相信自然顺产,致使胎儿卡在产道,造成脑瘫、智障、运动神经障碍,说话、呼吸都很困难。
       “智障者一般不懂得痛苦,基本做不到生活自理,父母悲哀的看不到未来,担心他们死后娃娃怎么办。‘春光家园’就是这些人白天的沙龙——由政府拨款成立一个机构,聘请爱心人士,让这两类病员有交流、活动的地方,让年轻的智障、精障人士学点《弟子规》、学手工、素描、书法、画画什么的,以丰富他们的生活。”
       我问:“你们看到那个长相标致的男孩——亮亮了吗?他的父母都是农民大学生、飞机场的工程师。那孩子纯系混蛋父亲结婚时绷面子,在经济紧张的情形下非要豪华装修、买好家具,不管妻子妊娠反应强烈、呕吐不止、营养跟不上,难产时又不及时手术,才造成孩子智障的——这是亮亮母亲声泪俱下向我讲述的。那孩子喜欢美女,因此负责人不敢招收漂亮女生任教。”
      “假如好好训练,这孩子也是可以康复到自食其力的。可他的父亲却无视他的存在,非要妻子为他生二胎,使本不宽裕的家庭更加雪上加霜。亮亮常对他母亲说:‘爸爸不爱我,你爱我吗?’不知何故,我的脑海里会浮现出曾拦下多个奔向楼顶寻死的人,并因之与他们成为朋友。但是这几位精障病人却坚决要把心底的秘密埋藏在太平洋的万里深沟,不愿接受我的疏导,重返现实。
      “如不是各种意外,他们早该是单位的中坚力量,下班后挽起妻儿花前月下散步,那个智障男孩也会有美女大学生相依相伴,不是吗?唉!人生是残酷无助的,你不沦陷于这样的如果,就沦陷于另一种如果,因此需要彼此关怀。”


      清寒的夜月被摇晃的树影切成不规则的条块,我在暖黄的灯下看暗夜流动,听内心的不爽、不悦。
      于是拨出一串号码,那头的男中音道:“你好!还没休息?”
      我直角拐弯道:“诶?你接受了多次国内外智障、精障康复培训,还放弃了IT的高收入、付出了离婚的代价,几年来你的收效大吗?”
      他默默的听完我的话,轻叹道:“其实我现在也很迷茫、很困惑,对现实严峻的问题很费解。理想与现实太遥远,不是我们努力工作了就会让上级满意,这一来,我们就像在一平米的屋子里练拳脚。学员们的亲属本就看不到未来,怨气、怒气、泄气胡乱找人发泄,我们得忍受他们雾霾般的脸色。你想,上面就拨那么一点款,维持教师们微薄的工资尚且艰难、留不住人,哪能请到专业强的好老师?你看,有些智障娃娃书法那么好,画也不错,做的肥皂等手工也不赖……可是没人重视,怎么推的出去?尽管我在各种场合一再表达了对上级的感谢,然而他们的眉宇间都流露出不屑,仿佛满脸都写着:‘你不懂事’……
      “我把这感觉告诉我政界的朋友,想博得他们的同情、理解和支招,不想朋友们却说:‘在他们那儿,你是属于不懂事的。因为口头感恩一钱不值,他们把任何机会都当成生意和交换。这机构要是能关,他们早就下令关了,不过现在城市的脸面还是要顾的……’
      “朋友说:‘你若不早些顿悟,连做好事的机会都不会再有,别以为舍你者谁哉……’”
      我同他同属一个星球,对这类事情早已司空见惯,若这类事情不发生反倒是奇闻。可是白天采访时燃烧的激情还是在他的话语里熄灭、冷却了。我急着问:“那么你现在?……”
      他打断我的话,慨然说:“我现在已把许多工作交下去,尽量抽空重返IT业,希望挣些钱请他们吃饭、给他们送礼,让这个机构得以延续、扩大……”


      鸡脚杆上刮油、针上削铁、雁过拔毛,贪占攫取、不分肥瘦已成四海之内“滑坡效应”的风景。我扣上话机,推开窗户,让寒风吹熄我心中的怒火。
      是啊!城市标配的盲道不但被车摊挤占,还不肯用专门的材料铺设,更可恨的是,为了节省材料,仅用油漆、墨汁图标骗人。
      文明的橱窗是展示关爱弱者的地方,如今只需用华服灵动的配饰将懒政、敛财包装的仪态万方、千娇百媚、迷倒众生即可。而真正的善,简单、质朴,穿件粗布大褂即可上阵。可是这样的上阵,往往被生活的利爪抓的满身血痕。
      我不懂,一轮轮的工业革命释放了生产力,但人性美好的空间似乎却越来越不足——它需要顶层设计、供给侧完善、制度保障,若能这样,祸乱的妖孽必有天收的那一天。
      在追求上限、坚守底线的同时,绝不该对挑战极限的人呵呵或打赏。万丈红尘若按季节的更迭给心安调色,祥和宁静的为每一份值得付出,不担心牺牲在哪一个不周到的如果里,生活事业各有千秋,那该多好!
      经济体量若不体现在尊重个体、扶助弱者,文明进步的意义岂不等同公共道德与公共文化全盘坍塌?人文的光芒照耀什么?用良心写作的人,在该站出来的时候,一定是站出来过的,为优生优育、扶持弱者发过声的,同时对不良的现象做过批判的。但愿看似与你不相干的事能引起你的共鸣。我们的文化,五千年、一万年,体现在何处?
      推开窗户,只望到深不可测、密不透风、厚重到任何智能机都起不动。我不得不僭越的喊问:“我们道貌岸然的文化里,落到实处的真善美能有几多?它不该是江南的雪,禁不起手指、天气的抚摸;只是小雨后挂在枝头的冰凌,好看而不实用吧……”
      做事需要练就一种定力,把扎染刺绣的流言蜚语、贪婪攫取隔离屏蔽,勿容其干扰心智,也许,做到这些,肮脏的毛毛虫就不易爬进心里。且不说谁都不会握有打退意外的权杖,当法律的漏洞出现时,就该有公共道德、良知上位补缺,不会有一哄而上、不分大小的风险。不顾他人死活、甚至为挑战极限攀岩、攀楼者直播、围观、点赞,甚至连人类最弱者也不放过,这样做,跟把别人推向阎王殿有何区别?
      雨果说:“下水道是城市的良心。”这样的良心用大雨排污便可轻松测试。可考验公众素质的必须要有德行、同理心,对吧?不信的,是贫穷轻轻一笑,就剥夺了许多人的坚持,有多少上限的追求能固若金汤、禁得住锻打油烹、在腐败跟前不退缩,愿意潇洒的将辛苦化缘得到的钱、残障者手工劳作的钱拿去做供奉的祭品呢?
      洪流固沙丘,拿什么来给我们的精神文化固本?
      人类不是蝴蝶,可以春尽花残爽然逃离;不是候鸟,下雪前南迁。把这类机构也当做猎场的人,夹鱼翅海参的手不会抖吗?是不是心理强大到不怕因循果报夜敲门?
      但愿我百感交集的波澜停歇,我们的社会、人生多一点温情的诗意,让那些爬满虱子、伪善的靓妆因漂洗、杀虫回复应有的样貌、颜色。
      搁笔前恍若生命的霞缝里射出束束追光,自己如何把选定的芭蕾跳好?愿上帝给我一根杠杆稳住心神,在突破物质的时候,大家少点佛系……


2017年12月岁末



发表于 2018-1-4 09:03:5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感悟深刻,受益匪浅!赞!

点评

谢谢理解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1-6 17:15
发表于 2018-1-4 22:25:55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欣赏老师文笔及所叙所思。问好!

点评

谢谢,谢谢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1-6 17:15

12

主题

55

帖子

15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2

积分
152
 楼主| 发表于 2018-1-6 17:15:39 | 显示全部楼层
舟上客 发表于 2018-1-4 09:03
感悟深刻,受益匪浅!赞!

谢谢理解

12

主题

55

帖子

15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2

积分
152
 楼主| 发表于 2018-1-6 17:15:52 | 显示全部楼层
荷语 发表于 2018-1-4 22:25
学习欣赏老师文笔及所叙所思。问好!

谢谢,谢谢

本版积分规则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8-1-22 22:31 , Processed in 0.543710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