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326|回复: 5

首届远山杯小说大赛 工薪阶层/张泽松024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31 14:43: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生活圈制作
                      工薪阶层
月底,龙氏运输公司发放薪水的时候整个财务科室里拥挤满了人儿,“哝,大伙儿请排好队伍呀,先签字,后领钱,一个一个来吧?”
丛利勇拿着薪金返回家,赶上岳母今晚八旬寿宴庆贺一家亲眷欢聚一堂哟,“哇,妹夫呀你迟到啦,应该罚酒三杯哩?!”媳妇阿宛知晓自己的丈夫不胜酒量连连摆手道:“哝,俺家大勇啊喝酒算不上强项,你们可别逼迫着他啦,我是知根知底儿哟。”偏偏,小客厅里的喜宴亲朋好友欢劲儿涌上来不依不饶哩,七嘴八舌说:“喂,今儿可是寿星佬的生日宴呀,你不表示一回的话也不成体统呢?干脆,巾帼英雄冲锋陷阵如何?”丛利勇红润脸庞盯老婆一眼,阿宛却没有退缩反倒端起来餐桌上的半杯“金六福”白酒,仰脖儿一饮而尽啦,立刻客人们叫嚣起哄好热闹。
说起来,工资全缴,剩饭全吃历来都是丛利勇日常生活空间里的一种惯例,习以为常。
“哝,这是你的本月烟酒钱,拿着吧。我晓得你很辛苦哟,挣钱不容易呀,别疯狂花销哩,这个月女儿学杂费也占据许多啦……”按照规矩,阿宛每月下来总甩给丈夫几个零花儿,男人在运输公司里担任仓库搬运工的职务,整个仓库里的大大小小货件儿物品就是他全部工作内容,说白了就是单位里的纯粹苦力人物呀?!丛利勇文化浅,中学毕业以后没有了职场生计出路,索性哈腰吃苦耐劳干点儿粗活罢了,没啥大能耐哩。
期末,实验小学召开家长会议宝贝女儿小美特别喜欢母亲参加哟,她嫌弃自己的爸爸土气,谈吐处事绊绊磕磕没有什么套路,“闺女,他是你爸爸。校园里的家长会必须由家长参加呀,妈妈单位里的活计忙碌实在抽不开身儿哟?”阿宛语重心长地说,小美不由自主噘起小嘴儿道:“爸爸,不会跟俺班主任老师热忱交流呀,上一次家长会议里其他同学的家长侃侃而谈,唯独俺老爸天南海北说话一阵子却让人费解哟!?”倏忽,小夫妻俩一脸苦笑窘相无可奈何。没办法哟,家长是孩子成长历程里的第一任“教师”,丛利勇原本就是个粗人,扮相儒雅者也算是很勉强。
寻常,贤惠媳妇在县城里的一家星级酒店任职勤杂工,同样也是累活、脏活以及粗活儿一天到晚拼命干,阿宛向往着坐办公室的文职工作却可望而不可及哟,“喂,你有大学学历吗?电脑、外语很精通嘛……”几个轮回,职场求职者就灰溜溜儿逃跑啦,阿宛感觉自己的学问肤浅,某种意义上讲她跟丈夫同样归属于城镇区域就业市场的牺牲品,准确地讲,你只要低头拉犁耕田的权利,丧失掉的却是宾朋随意点菜的资格哟?!
过日子,阿宛恨不得把小夫妻俩的薪金拧出水儿来仔细花销呀,细水长流,节俭持家,随欲而安。
阶级社会里,学生身份不挣钱完全依赖于自己的监护人一个劲儿地掏钱支撑呀?所以,丛氏夫妻没黑没白拼命干活儿一切哟归根到底都是为着娃娃,她是一家人的美好希望,阿宛真心企盼着鸡窝里飞出来一只金凤凰,可惜,每次学校班级成绩排榜的特定时刻哟,女儿小美不露脸儿。
傍晚时分,校园家长会议结束之后丛利勇回家第一时刻里,一脸沮丧。
厨房里,阿宛细心烹饪满桌儿美味食物端上来的时候,餐厅空气立刻紧张起来啦,一家亲人谁也不跟谁主动讲话,丈夫利勇举一份儿成绩单悄无声息般反复观望,嘴角叨一根过滤嘴儿香烟慢条斯理吸吮着轻叹一口气,打破僵局的还是媳妇阿宛冲口一嗓儿,说:“吃饭啦,先洗手。”
晚餐过后,丛利勇拽一把宝贝女儿进入厢房紧锁房门儿跟餐厅里的媳妇阿宛间隔成为了两个世界。
“喂,利勇呀她可是你的亲生闺女哟,你想干什么?赶紧开门呗,有话好好说。”贤妻气急败坏,一个劲儿拍响房门的时候心思一下子提升到了嗓眼儿,她害怕丈夫威严起来恐怕对小宝贝儿构成威胁哟。原本,一家三口儿欢喜情调里共赏晚餐美食文化,反倒低劣成绩演变成绊脚石。
“小美呀,你晓得爸爸在龙氏运输公司里赚的是什么钱嘛?搬运工呀,说白了就是付出繁重体力的丑陋角色呀,所以我渴望自己的后代子孙有出息哟?知识改变命运,你应该晓得我们供养你读书求知的难处呀,怎么着莫非长大啦你也想像我这样寒酸嘛?”数次校园家长会议结束了,这恐怕也是男人丛利勇头一回跟宝贝女儿进行坦诚谈心吧?女儿孤坐入床铺边沿沉默无语,任凭父亲一个劲儿地竹筒倾斜豆腐一汨一汩地流淌。
约摸半个小时过去了,居室厢房里的门锁仍旧没有敞开啦,厨房里洗碗涮盘好一阵儿忙活着成熟女性阿宛暂时歇口气儿返回客厅落座休息。
“爸爸,搬运工有什么不好呢?您是合法劳动呀,凭体力挣钱吃饭应当是很光荣的事儿,比较那些社会闲杂人物偷盗或者贪污简直就是天壤之别哟?您,挣取回的是一笔干净钱,我喜欢……”倏忽,丛利勇十分惊诧一时半会儿醒不过来头脑啦,他料想不着宝贝女儿的话语如此干练与犀利,其实男人更加推崇那些运输公司里整日坐办公室打算盘的帐房先生角色,你看看人家呀,根本不需要出卖繁重体力一天到晚像我这样汗流浃背酸相儿哟?人比人,总有一个三六九等的等级划分呀,这里先不提及什么挣钱数额多多少少的事宜,单纯地坐下来办公就算是一种荣耀感。
喝墨水,的确头脑思想不一般哟,厢房环境里大老粗儿丛利勇居然说不过小美,拿宝贝女儿一点策略办法也没有啦,“哝,我说不了你,我还说不了你哩?反正,知识改变命运,我是为你考虑啦,长大啦文化浅显就没饭吃呀?”那时候,噘嘴儿女孩小美不屑一顿,小声儿低语反驳说:“哎,爸爸呀,那电视新闻里讲目前大学生就业难现象如何解释呢?每年数百万有学问的人才不还是因赚钱苦恼吗?知识怎么就改变命运了啦……”一席话,简直把“粗人”汉子丛利勇憋闷个哑口无言,他不情愿在自己的亲生闺女面前丢丑儿,索性叹息道:“你呀,好自为之吧。”
钱财,是丛氏一家人物的命根儿,没有钱财支撑的话先不提及别的哟,一日三餐米袋与菜篮细碎花销就够黎民百姓喝一壶啊?况且,工薪阶层角色比不了商品社会氛围的“款爷”人物,大手大脚,甚或练歌房里一次性娱乐消费数额足足可以让咱吃喝丰盈半月美餐哟?!没办法,货比货得扔,人比人得亡。眼下,就是这么一个时代发展潮流,工薪阶层这个群落看上去很特殊,普遍经济收入比较低却是一个长长久久稳定哟!?
夜深人静,夫妻俩躺入温暖被窝儿睡不熟,阿宛奉劝丈夫别跟女儿小美拗气儿,女人坦诚地道:“哝,老话儿讲儿孙自有儿孙福,咱也管理不住娃娃呀,若不然和谐社会成立专职院校干嘛?你瞧,家庭氛围里咱拿孩子没咒儿念,学校呢娃娃在班主任教师跟前呀一个一个服服帖帖哟,这是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啊!?行啦,我们睡觉吧。”无奈,丛利勇掐灭半根残烟,拾起遥控器随意按键将寝室里的彩电屏幕刹那间关闭了。
微不足道,丛氏夫妻月薪收入捆绑一块儿啦也没有几个钱,但是一家亲眷始终感觉身心氛围特别快乐,那么现实生活氛围里呀有时候布衣百姓的幸福感未必由巨额货币数额决定着哟?平平淡淡也可以享受快乐滋味儿,如此这般,快乐其实是一种良好心绪罢了,百万富翁资本家角色若是患晚期癌症卧床不起的时候谈不到什么快乐呀?所以,阿宛认为嫁汉穿衣选准了一名好丈夫,丛利勇骨子里的憨厚劲儿就是安身立命的资本。
“喂,听说你们酒店里重要岗位人员开始大幅度调动哟,真个吗?”茶余饭后,丈夫盯一眼贤惠妻子阿宛,女人呷一小口儿香茶默默地道:“是的,不过我一个普通餐饮部端盘子小角色目前为止很安全哟,重新聘任的人物皆是些头头脑脑儿,他们现在像热锅蚂蚁一样啦朝不保夕,别说小人物也有小人物的优势呀,走到哪儿咱就是个哈腰服从命令干活儿的角色,反正做什么工作都是埋头吃饭呗?”爱妻知足常乐,随欲而安。
诚然,赚辛苦钱必须付出一定的代价,市场经济体制背景之下不可能天上坠馅饼自得其乐。“老婆呀,明晚单位可能会加班,我晚一些回来啦你跟女儿小美先吃吧,千万别等待我啦,龙氏运输公司负责一线员工们工作餐呀,虽然食品简朴些可吃饱肚子相信没问题哟?”
人才劳动力市场呀,有技术的似乎任何朝代都很吃香哟?池宇龙就是这样,中学毕业以后步入技校学习汽车驾驶技术,后来直接分配到了龙氏运输公司担任货车司机职务,一晃荡十几年过去啦娶妻生子一派安然生存意境呀,他始终认为单位上班有一种回家的温暖感,它是铁饭碗。
“喂,我问问你吧,儿子考试的事儿你帮衬过几回呢?每次,学校里的家长会议你参加过吗?”寻常,夫妻争吵的原因有时候跟子女教育难题直接挂钩儿上纲上线,池宇龙拿老婆没办法,老婆姚虹菊是县城里某一家幼儿园的教师角色,讲起话来入情入理一准儿把问题分析透彻,丈夫的头脑智商比不过她呀,喃喃地道:“哝,辅导家庭作业嘛我没有能耐行了吧?男主外,女主内,你是一个教师呀,起码家务粗活儿我能够拿得起来放下啦就可以呗,人无完人。”爱人没好气儿埋怨说:“这一回,儿子班级排名又下降啦,你晓得嘛?刚念初中一年级呀,我担心他面临中考毕业又当如何呢?儿子呀,是你我的爱情产物喽,别一天到晚总抛给我行吗?别忘记了,儿子随你姓氏呀,他可不跟随我们姚氏宗亲哟。”
夜晚,屋子里的空气明显紧张起来,这是第几次为着孩子学习成绩而发生夫妻争执呢?婚姻生活呀,子女问题有时候甚至于很致命啊!?
老话儿讲:女追男隔层纱,男追女隔层山。
据说,当年花前月下谈情说爱那会儿,姚虹菊主动打电话跟小池保持情感联系,那时候的龙氏运输公司呀甚至整个县城范围回响着品牌名誉,况且池宇龙又是正宗的技术能手走到哪儿堪称座上宾客,脚踩两块儿铁凭一身真本事吃饭呀?!“喂,你的男朋友好帅气呀?真有眼光。”幼师队伍里,一帮姐妹冲着姚虹菊挑起来右手大拇指连声称赞,俩人第一次约会见面就越谈越深刻了,夫妻婚姻生活的起点标准可能就是共同情愿语言,所谓话不投机半句多,架不住一个担柴卖,一个买柴烧,堪称为“闪婚”时尚概念吧,半年有余光景夫妻俩披婚妆牵手步入新婚殿堂了。
后来,社会氛围兴盛着一股子“下海”商业热潮,外表文静内心世界一派疯狂的姚氏爱妻催促丈夫道:“哝,你有一手硬功夫呀嫌弃了也算浪费呀?现在,铁饭碗工薪阶层人物八个小时劳动收入呀能挣几个钱哟?咱也经商下海呗,比如出租车生意火爆呀,你可以业余时间发挥余热啊?”小池瞅一眼阳台厨房里的漂亮女人,叨根烟卷吸几口没有吭气,他知晓赚钱嘛根本就是浩如烟海的庞大问题,究竟挣多少算是个饱呢?可是,心思翻腾的主要核心因素就是眼下宝贝儿子学业读书难处,学校呀不能说天天索要学杂经费,但是衣食住行领域平民百姓生活空间哪儿不需要货币支撑呢?有时候,姚虹菊恨不得自己的丈夫神通广大实施“法术”变化成为金融机构里的二十四小时全候的自动提款机,都是钱财闹腾哟?
这年头儿,有技术就是饭碗,虽然目前高校毕业生走出校门儿啦还是一脸苦涩窘相,喝了一肚子墨水结果连个最基本的接收工作单位皆无,十几年寒窗苦读呀白白徒劳哟?那时候,姚虹菊才感觉到当初自己是点亮一盏灯择偶果然有远见眼光啊,不然的话,夫妻俩喝西北风儿嘛?
出租车,看上去特别挣钱并且是大把大把钞票硬往口袋内揣,可万事万物有利必有弊,比较起来夜班司机格外遭罪消耗心血哟?“师傅,麻烦您给我跑一趟海龙公寓呗……”一个长途往返,小池握着方向盘数百元人民币轻松到手啦,跟单位里的“工薪”经济收入权衡简直就是天壤之别,如此这般何乐而不为呢?“哝,老公呀咱若是早点儿兼职出租车生意的话,岂不是早就发家致富啦?你后悔吧……”爱人姚虹菊一边盯着丈夫一边快活清点钞票,小池摇头苦笑着道:“嘿,换位思考的话,你开几天出租车就知道酸甜苦辣味道哩,钱是那么好挣的嘛?”
或许,跟疲惫不堪的出租车生意有关联吧,深夜时分返回家一双臭脚气味顾及不了清洗干净些,司机池宇龙倒头睡熟倏忽鼾声如雷。
“哇,咱若是咬牙坚持下来干它八年出租车抗战生意的话,小家小业富裕成啥样儿啦?”姚虹菊见钱眼开,一个劲拍拍丈夫的肩膀乐不可支兴奋不已,小池默默地道:“八年呀?老婆,我是你的合法婚姻丈夫哩,不是车间机床织布设备呀,八年时间轿车不动产也会彻底报废啊?你弄清楚些呀,我是有血有肉的伴侣,可不是什么劳动楷模‘铁人’王进喜哟?!”细说,钱财不是万能的啊,可是缺乏了钱财支撑又是不能够呀。
半年有余,小池主动打起来“退堂鼓”告饶自己的确就是力不从心呀。白天正常上班工作,夜晚兼职跑车挣取轿车租赁费用,等于一个人干出了两门儿差事实在是超负荷拼命啦!?“老婆呀,若不然的话你杀了我吧!?你瞧瞧,是钞票重要还是性命重要呢……”跟方向盘结缘,有时候必须把握一个分寸感,好比醉汉喝酒一样的日常生活深刻哲学道理呀,酒有舒筋活血奇特疗效,可惜烂酒如泥状态里就极容易染病卧床啊!?
“小池呀,精神点儿,这一批仓储货物相当重要哟你不得马虎大意才好哟!”第一时间,车间主任看出来货车司机小池满脸疲倦的神色,命令式的警醒着要求小池尽快投入到紧张繁忙的正常工作状态,池宇龙不敢说破自己兼职夜班出租车的个体生意事项,胆小如鼠的他害怕担责任。
工薪阶层人士哟,家庭里有个病号儿除了钞票花销是个坎儿之外,关键服侍患者的煎熬劲儿确实难缠哟?小池的岳母因脑血栓后遗症的偏瘫卧床现象,一袭家眷老老小小简直苦不堪言,小池愁肠百结默默地道:“嗳,我就算辛苦跑车挣多少钱财回来也没什么情趣呀?”岳母卧病在床,真可谓是老太太过年一年不如一年,她还会有康复好转的一线希望吗?不可能。临床医生说老人家维持住现状不再恶化发展就算是胜利啊!
老话儿讲:久病床前无孝子。
说起来,才几个月份功夫呀,姚虹菊明显感觉到驾驭不了啦,“老公呀,若不然的话咱也聘请小保姆吧?”丈夫小池冷眼旁观窝在客厅沙发里吸一口浓郁味道的香烟,郑重地说:“哝,现在知道照料病号儿吃苦啦?我问你,聘请保姆需要花钱吧,你我一个月份坚持下来薪金收入合计数目又是多少啦?咱,不是如鱼得水的城镇资本家有权有钱人物呀,钱财对于我们来讲就是血汗啊?况且,小保姆陪护老人家一准儿心思怠慢呀,她不可能像咱们手足亲眷这样没黑没白问寒问暖,保姆赚取的是操心费,不可能像临床医师或者护士人员那样细心护理达到了专业水准喽?”
幸福是什么呢?月薪收入钞票挣回来再多的话,架不住居家病塌上一个麻木不仁的老年患者凄凉呀,一年半载,小保姆开始正式介入姚氏家族照料患者的时候,女人虹菊稍微喘息感觉舒畅些如释重负,她琢磨想:“哝,应该花销的钱财就得花呀,若不然白天正常上班工作,谁来呵护病塌上的重症病人呢?妈妈呀……”后来,姚虹菊庆幸丈夫小池当年跑出租车留存下来的丰厚存款数目,若不然支付保姆劳务费也雪上加霜啦。
三年五载,小池在龙氏运输公司的成就业绩非常出色,领导破格提拔他为货车组的队长职务,同样也是驾驶货车跑运输的行当哟大大小小算是手里有权角色,情不自禁泪如雨下,小池感慨万千地道:“哝,我没有白干呀,辛辛苦苦工薪阶层里边也有了个名堂啊,的确不容易喽?”说起来,货车队长也算是个芝麻小官儿罢了,“月薪”收入数目里虽说增加些钞票呀,可是车队队长首先必须为这点儿钱财负责到底,那么过度操心货车组驾驶成员就俨然成为了池宇龙的一项职责本分,如此这般,公众场面上的话语说多说少有时候就是进退两难哟,小池恨不得罢官停职。
历来,工薪阶层人士拿钱相当为重,池氏女人姚虹菊持家有道,精打细算,细水长流过日子有一个蓝图计划哟。
众所周知,帐房先生李文郁恰是龙氏运输公司里的一块儿香饽饽,他手头儿里的那桢CPA注册会计师《执业资格证书》活脱好似金饭碗啊?
“哝,小李呀,我给你介绍个对象如何?你是一表人才哟。”刚参加工作那会儿,运输公司老干部们纷纷看好了李文郁浑身上下那股子十足书卷气,他摇摇头说:“我,想在事业领域打拼几年呀,婚姻嘛不着急,年轻人过早娶妻生娃有家有业啦反倒是个累赘啊?”不经意间,厂部老人物情不自禁竖起来大拇指连声赞赏道:“喂,不错呀,财务科新分配来的青年人小李很有志气呀!?年轻人儿,事业前途不可限量哟……”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
爱妻胡丽娟闯入丈夫眼帘里那还是立秋气节过后的一个礼拜,六旬老爹因一场急性胃炎入住县城人民医院内科病房,当班护士小胡跟李文郁一准儿堪称前生有缘吧?“喂,药水不可以滴速太慢,你多多注意点儿吧……”小胡面色白净,处理医务专业事宜干净利索,“护士,护士……”一个不小心吧,病塌上的老人胳膊抖动一下居然“滚针”出现意外,小胡急三火四般从办公室冲入病房瞧一眼老人家满脸憔悴疲倦不安。
一来二去,李文郁渐渐地跟小胡“混”熟悉啦,据说胡丽娟的妹妹跟他还是大学同窗挚友啊?这一层特殊情感关系,无形之中加速了李氏夫妻婚姻情感的“白热化”发展进度。所以,半年过后,一对儿新夫妻顺理成章般携手并肩披婚纱走进了婚姻圣洁殿堂,一切皆是水到渠成吧?
俗话说:女大三,抱金砖。
丽娟比李文郁大两岁还多,婚姻生活领域里她显得很成熟,日常氛围女人欣赏丈夫文郁的聪慧头脑,特别是鸡毛琐事日常看法有时候跟男人居然可以异口同声达成了一致观点哟,这就很难道啊?爱是什么,胡丽娟认为除了肉体本能需要的爱欲之外,关键夫妻俩相互承担着的责任更是爱恋主题思想,如此这般,家庭组合概念的深刻韵味才会持久而浓烈哟,“我,身上哪一点最值得你痴心爱恋呢?”新娘噘起小嘴儿依偎于丈夫胸怀问询说,李文郁默默想一会儿,道:“你的洒脱气质,还有体贴关怀的温存感,这些正是我需要的哟。”繁星油月,温馨洞房花烛夜。
其实,脑力工作者相当不轻松,打算盘、跑税务、跑银行……李文郁就是整个龙氏运输公司里的一根经济领域“台柱子”,厂部领导大大小小各项会议里边他是必然精心准备一份儿像模像样“演讲稿”哟,看似体面的玩脑瓜儿角色呀,从早到晚跟十个阿拉伯数字打交道炉火纯青。
寻常氛围,读重点高中的宝贝女儿玄华俨然就是李氏夫妇的一条命根子,他们希望娃娃学业有成又事业辉煌,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吧?
二十四节气里的“小寒”刚刚过去了,婆婆因肠癌晚期入院接诊化疗注射药物,李氏一家亲眷刹那间陷入迷途苦不堪言不知所措啦。
“丽娟呀,娘喜欢吃你烹饪的红烧鲤鱼,今晚麻烦你喽?”丈夫文郁一个手机电话挂过来,老婆点头应允利用星期日休息时间一头扎入阳台厨房一派热忱张罗着晚餐,她很失落,婆婆一天一个窘相,人儿瘦削着简直看起来皮包骨头啦,临床主治医生说:“哝,患者必竟这么大年龄啦,手术治疗的机会我并不主张呀,保守疗法比较好,化疗与放射治疗给予晚期癌症病友许多心灵安慰哟?”寒气凛冽,胡丽娟收拾利索赶紧穿戴棉衣外套下楼匆匆叫一辆出租轿车风驰电掣般驰向医院病房,“司机师傅,麻烦您车速快些好吧?我赶时间哟……”那时候,捷达品牌出租车似一把离弦之箭“嗖”地穿越着大街小巷左拐右旋,胡丽娟提拎着一捆温热盒式餐菜落座车厢内一头雾水,想:“准确地讲,自己也是搞医的专业人士呀,却拿婆婆的重症肠癌一点儿解决办法也没有啦,生老病死自然规律呀,其实人活着的时候也特别累,层出不穷的一堆身心烦恼呀?!”
病,大抵都是这样吧,如若患者病体一日比较一日明显好转起来的话,哪怕身边陪护家属也会一天比较一天高兴喽,可是病情如若不断地加重些那就另当别论啦?婆婆是个生性刚强的主儿,癌症末期浑身上下不舒服一个劲儿地喊疼,主治医师查房结束以后默默地道:“哝,可能给予病人吗啡镇静类药品止痛啦,这是我们医务人员讲人权的一种爱意表现,跟社会氛围吸毒人物的根本性质不同,懂吧?”倏忽间,李氏一大堆亲眷如坠烟云意境啦,晓得吗啡止痛可能是治疗晚期癌症病友之临床手法里的最后一招儿,所谓提高晚期患者的生存质量吧,减少痛苦就是核心。
灰色阶段里,老人重病卧床爬不起床铺啦令李文郁感慨万端,他想:“人啊,达到这一步天地的时候呀金钱已经起不了什么显著作用啦?医药费,钞票花销呀似拧响了的厨房自来水管一样哗哗啦啦硬往外淌,流泄出去的可能是一汩一汩殷红鲜血吧?我也是搞金融财务的专业人物,可是在无可救药的危难时刻里同样显得力不从心哟,帐房先生只可能管理货币收付的来龙去脉经济问题具体走向,但是生老病死嘛果真就是一言难尽喽?治疗癌症,有时候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呀,钱票子砸下去喽最多算作是肉饱儿打狗有去无回的惨淡结局喽?”无奈,悲欢离合古难全啊。
后来,宝贝孙女玄华请假探望老祖母的时候,老人家卧床已经骨瘦如柴模样啦,“奶奶……”患者抬头一脸惊喜却招招手惨笑着憔悴不堪。
人去楼空。据说,婆婆“临终”状态里头脑思维依旧十分清醒,晓得自己的生命时间不会太多啦,人生如戏,烟灭灰飞。
2017年岁尾,龙氏运输公司召开隆重热烈的职工代表大会,话筒摆放在总会计师李文郁面前时他的一大段儿精彩演说好激烈哟,“我是学经济类的,懂得大伙儿挣钱辛苦的深刻含义,研究政治经济科学回避不了剩余价值问题,准确地讲,阶级社会里城镇化发展的起点就是建立在商品基础之上哟,人口劳动力资源同样也是一份儿商品,比如职工们领取的月薪经济收入。当然,城镇化的米袋与菜篮子民生工程也算作商品,食物嘛是大伙儿在农贸市场花钱买回来的哟?所以,工人阶级产生拜金思潮主义很正常,因为商品核心理念就是物质之间的一种交易或者交换罢了,那么阶级社会里货币商业价值不彻底消灭的话,我们打算盘的帐房先生就会拥有一个饭碗,加减乘除看似寻常简单哟,其实奥妙无穷啊……”
工薪阶层人物,不喜欢跟城市资本家角色比较货币或多或少的问题,小人物很淡定哟,他们不企盼什么大富大贵物质生活高档次水准,拥有一颗平常心态最好啦,那么什么才是真正幸福呢?月薪收入稳固,退休以后享受一笔“养老金”福利生活待遇,生病了可以及时医治……说起来,这些能够充分满足就可以啦,所谓大富大贵却是一种高不可攀的美好梦想,落叶归根,平民百姓嘛还是追求一个自然或者纯朴一点儿更好。
坐办公室的文职文员也会有琐事烦恼,李文郁看着宝贝女儿玄华学业有成的时候居然开始担忧日后毕业以后的生计出路问题啦?“哝,老婆呀,你别高兴太早啦,女儿选学专业再好再热门儿的话,归根到底学校这边儿若不负责分配安置就彻底没戏唱呀!?我,可不是吓唬你呀……”
贤妻胡丽娟沉默不语,许久才从嘴巴里跳出来几个字儿,道:“嘿,走一步看一步吧?娱乐圈儿里明星人物周润发刚出道那阵子呀,一准儿就是经典港剧《上海滩》里的许文强嘛?反思起来,他还不是一部一部影视剧演出来的啊,有什么了不起,机遇嘛有时候不是偶得出来呀,必须自己努力争取才好呀?反正,我对宝贝女儿玄华始终充满了信心,她是一名智慧女孩儿。”片刻,李文郁窝在客厅藤椅上看电视新闻,怅然若失。
薪水嘛,李氏夫妻历来很关注月薪收入的经济水准稳定性质,那可是自我出卖劳动能力的一种商业表象哟,“上班族”寻常人士呀看上去繁重体力角色更加让人贱看,偏偏脑力劳动者则表示为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的尊严感,古人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呀,“劳力者致人,劳心者致于人……”清凉意境里,李文郁默默地想:“哝,自己若不会打算盘搞财务工作的话,还可能做些什么,一家妻儿老小依赖什么来供养呢?”
“喂,开响喽,大伙儿到达财务科室签字吧……”年底,职员们的额外奖金待遇十分丰厚,按劳取酬呗,所谓能者多劳,一张硕大《月度工资表》签字确认的时候可以清晰分辨出来每个职工的领钱具体数额区别,大有大额,小有小数,看上去职员各自的岗位或者职务显得挺重要哟?
作者姓名:张泽松     电话:13941590356      
住址:辽宁省丹东市振兴区青年大街57号楼5单元410室    邮编:118000

 楼主| 发表于 2017-12-31 14:55:09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张老师参赛,推荐成文!
发表于 2017-12-31 18:28:3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工薪阶层,酸甜苦辣自己知道!欣赏佳作!
发表于 2017-12-31 23:34:05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的,欢迎参赛!
发表于 2018-7-4 12:40:1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参赛,预祝佳绩!

本版积分规则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8-9-24 17:32 , Processed in 0.718135 second(s), 3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