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350|回复: 6

[长篇小说] 许久精升官记(五)/陈林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27 10:54: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生活圈制作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五


        乡村的夜晚总是那么让人陶醉,天穹里布满了熠熠生辉的星星。一轮明月高高地挂在空中,把许久精的影子照得格外清晰。徐徐吹来的夜风让他感到格外清新凉爽,乘凉的人们因为难得的凉爽天气,早就收了马扎回屋睡觉。街上除了传来两声犬吠,整个村庄的夜晚显得十分静谧,许久精似乎能听到自己激动的心跳声。
       许洪奎的家在许久精家的西边,同在一条街上。新中国成立之前,这条街上的房屋大都是许久精家的。许洪奎的父亲从小没了母亲,爷儿俩过日子,十几岁了还没穿过一条不带补丁的裤子。许久精的爷爷见许洪奎的父亲可怜,就把他招到酒坊当了一名打杂的,这才吃上了饱饭。日本鬼子投降那年,大伙都去县城捡洋落儿,许洪奎的父亲没捡着洋落儿却捡了一个东北年轻娘们,由于家里的房子露着天,只好借住在酒坊的杂物间,第二年生了许洪奎。土改后,许洪奎的父亲因为穷成了贫协主任,分了许久精家一个小院,让人想不到的是他在后来的各种斗地主运动中冲锋在前,对许久精的爷爷打倒在地再踏上一只脚。一九七五年搭建防震棚时他被砸成重伤,临死前对已经是民兵连长的许洪奎说对不起许久精一家,运动中不由自主地做了许多违心的事,让许洪奎对许久精一家照顾着点。许洪奎后来当了许家庄的村书记,不负他父亲的重托,对许久精一家很是照顾,也算替他父亲还了孽债。
        许久精往西走了没几步,宁红叶小卖部的灯光便映入眼帘。他远远看到宁红叶正在往屋里搬东西,似乎正在打烊。她那瘸了一条腿的丈夫也一拐一拐地帮着忙。许久精放缓了脚步,他有点迟疑。因为再往西隔不了几户就是许洪奎家的商店,商店里那颗灯泡正像一个独眼怪兽一样死死地盯着他。可许久精今晚不想在宁红叶的店里买东西,尽管平常他家的日用品基本上都在宁红叶的店里买,可是今晚不行。他有自己的打算,他觉得在洪奎哥的店里买东西再送给洪奎哥比较合适,最起码能换来洪奎嫂子那个财迷疯的笑脸,他平常买宁红叶店里的东西没少遭洪奎嫂子的白眼,而洪奎哥一点也不在乎,洪奎哥能体谅他对宁红叶的那份感情。
        许久精只好从一条南北胡同里绕道过去。
        许洪奎的商店是在临街的三间南屋开的,商店有南北两个门,前面的门是顾客买东西用的,后边的门通向院里,晚上可以早早关了院门,从商店的门里进出院里。不出许久精的意料,商店依旧灯火通明,洪奎嫂子如往日一样,正独自一人值班,没有一点打烊的迹象。
          “嫂子,还没关门啊!”
          “哦,是久精兄弟,这么晚了还找你洪奎哥呀!他今天和乡长喝了一下午酒,早就躺在炕上了,差不多睡着了吧。”
        许久精心里非常不高兴,乡领导都给新书记接风,还有空和洪奎哥喝酒?
           “不是找洪奎哥,我买点东西串个门子。”许久精笑呵呵地说。
        一听许久精来买东西,许洪奎老婆的脸上立刻荡起了笑容,整个村子谁都知道许久精大方,对她的小商店来说可是个大客户。
          “什么买不买的,来拿就行,咱两家啥关系啊,谁跟谁呢?”
          “哈哈!又不是自己地里长的,哪能随便拿呢?”
        许久精要了两条烟,还要了一些糖果点心,又让许洪奎的老婆拿了一只西宋烧鸡和四个卤猪蹄,一块打了包。
        许洪奎的老婆一算账,一百二十六块钱,心里窃窃自喜:快跟上一天的营业额了。
          “一共一百二十六,给你去个零头,一百二十五吧。”
          “那就一百三吧,不用找了。”
        许洪奎的老婆假意推让了一下,也就把钱收了。当许久精提着东西直奔院里时,她才领会到许久精是给她家送礼的,心里不仅产生了一丝愧意,因为她刚才称东西时做了手脚,把二斤六两烧鸡算成了三斤,把一斤九两猪蹄算成了二斤半。
        许洪奎刚洗完了脚正坐在炕沿抽烟,见许久精进来,立刻站了起来,见许久精手里拎着东西,脸上闪过一丝不快。他知道许久精有事求他,可是他发自内心不希望许久精给他送礼。
           “这么晚了,怎么还有闲空来玩啊!”许洪奎边收拾茶具边问许久精。
           “好长时间没聊聊了,过来坐坐。”
           “有啥事,说吧,你酒坊这么忙,还有闲工夫瞎聊?”
           “洪奎哥,你弟妹有喜了。”
        许洪奎先是一愣怔,看许久精不是开玩笑的样子,就问道:“是真事吗?结扎了还能怀孕,检查过?”
           “吴金竹给查过了,是真的,他说这种情况发生了很多例。”
        许洪奎明白了,许久精这是来和他商量怎么过计划生育这关,铁树开花,他从心里替许久精高兴。
          “我是来让你给我拿个主意,怎么能把这个孩子顺利生下来,是不是得去找一下巴主任?”
          “千万别,没被发现的情况下,别自己往枪口上撞,孩子生下来再说。别看前几个孩子找他后,他给咱瞒着,可现在计划生育风声很紧,万一他扛不住,岂不坏事了?”
          “那就先瞒着,等肚子大了就冬天了,穿上厚衣服就看不出来。”
          “再要是个女孩的话,你就六个闺女了。”
          “是个闺女,我也高兴,这是老天爷赏的。”其实,许久精相信这次是个男孩。
          “嗯,只要咱村那几个双女户不告就行,你想法找个理由,和这几家拉拉近乎,意思意思,就算知道了弟妹怀孕,也不好意思告了。”
          “来的路上我早想好了,无缘无故地和他们套近乎更让人怀疑。我打算八月十五以酒坊的名义给村里的双女户发点东西,这样他们会认为我是为了给双女户争脸。你弟妹做了绝育手术了,谁会想到她怀孕?就算知道了,看在东西的份上也不好意思捅出去的。”
        许洪奎听了,心里想:“还是有钱好啊,财大气粗。”
           “嗯,不过还是小心点好,不要和你嫂子说,就她那嘴,说不定就给你说出去。”
        许洪奎给许久精倒了一碗水,看了一眼一旁的东西,盯着许久精说:“就为了这点事,还给我送礼?”
           “给你送啥礼啊!我刚才不是说过嘛,好长时间没见你了。”
           “那就喝点吧,我看你拿来的有酒肴,那些糖果点心的拿回家给孩子们吃。”
           “今天不喝了,白天在西宋喝了不少。”
        许久精就把白天发生的事和许洪奎说了。
        许洪奎听了,直夸许久精做得对:“老百姓钱再多,也不能和官斗,孙征文是个啥人,大伙都知道,你在咱们乡也算是个有脸面的人了,得罪了他,给你个小鞋穿,你的酒坊说倒闭就是他一句话的事。老书记活着的时候,他还给你留点脸面,你现在可不能得罪他。等新书记安顿好,我领你见见新书记。搞好关系,吃不了亏。”
       “我一个小老百姓,哪敢得罪你们当官的,我供还来不及呢。”
       “我算啥当官的,再说咱俩谁和谁。有个事早和你说一下,老书记活着的时候,和我说过,让我去乡养老院当院长,村里的书记还兼着,但得在村里找一个能挑大梁的村长主持日常工作。我觉得你行,一旦我去了养老院工作,咱村的村长就是你了。”
       “我哪能行呢,村里人能选我吗?我也没那能力。”许久精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心里暗暗想到:但愿这事能成,我也能和“官”沾沾边了。
          “还不是乡里说了算,抽空咱们到几位领导家走走。”
        这时,许洪奎的女人关了店门,回到了正房。许久精见天色不早,同时也不便在“快嘴”嫂子面前说什么,就和他两口子客套了几句,起身告辞,说什么也不把拿来的东西拿回去。
        许久精走后,洪奎的老婆把许久精买的东西又放回了店里。许洪奎见是自己店里的东西,看到老婆屁颠颠的样子,心里有股说不出的滋味,心里暗暗发狠,一定保着青莲把孩子生下来。
        夜深了,除了草丛中传来蛐蛐的吟唱声,就是天空中那些对着黑夜竞相飞媚眼的星星了。许久精走到宁红叶的大门口时,不由得放慢了脚步,如同每次经过这个门口时一样,心里有一股浓浓的酸涩。十五年过去了,宁红叶就像一根扎在他心尖的刺,一不小心触碰,就会生疼。他已经走过了宁红叶家的大门口,忽然又折返回来,把二百元钱从大门的缝隙中塞了进去。他知道红叶日子过得很紧巴,她嫁了一个几乎干不了农活的残疾人,她之所以过这样的苦日子,和他有很大的原因,他觉得对不起她。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7 10:57:50 | 显示全部楼层
主人公的好友好心好意举荐他任村长,可他哪里知道许久精心比天高,一个比村长还大的官职--科技副乡长正款款向他走来......
发表于 2017-12-28 08:11:0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村官的权力很大,许久精精通此道!欣赏佳作!

点评

谢谢舟上站长雅评!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12-28 14:41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8 14:41:18 | 显示全部楼层
舟上客 发表于 2017-12-28 08:11
村官的权力很大,许久精精通此道!欣赏佳作!

谢谢舟上站长雅评!
 楼主| 发表于 2017-12-31 19:35:49 | 显示全部楼层
配个图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6 07:21:20 | 显示全部楼层
此时方才得闲珍惜欣赏老弟的大作,颇有相见恨晚的感觉,老弟写小说的功力的确不一般。今后一定向老弟多请教。遥祝新春吉祥,佳作精彩纷呈。

点评

谢蔚青老师鼓励!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1-7 14:00
 楼主| 发表于 2018-1-7 14:00:43 | 显示全部楼层
蔚青 发表于 2018-1-6 07:21
此时方才得闲珍惜欣赏老弟的大作,颇有相见恨晚的感觉,老弟写小说的功力的确不一般。今后一定向老弟多请教 ...

谢蔚青老师鼓励!

本版积分规则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8-7-20 20:38 , Processed in 0.629669 second(s), 3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