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640|回复: 11

[随笔] 诗潭激起千层浪 花甲又逢小阳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13 19:23: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生活圈制作
诗潭激起千层浪   花甲又逢小阳春
——  我的诗意人生

文 / 衞随源

第一章  初出茅庐

        五十多年前,有这么一个身材瘦小,黑不溜湫,烧火不着,沤粪不臭,担担没膀,唱戏没嗓,五音不全的小毛孩,人称外号“黑铁蛋”。但是他身怀绝技,兴趣广泛。
        撵鸡,逮兔对他是家常便饭。
       斗地狗,打陀螺,钻地道什么都干。
       藏老蒙,杵老窝,捎帶赶旦。
       拾焦炭,打弹弓,掏鸟蛋到处捣乱。
       烈日下捉泥湫,逮蚂蚱泡在高灌站。
       寒冬里堆雪人,打雪仗溜冰冰忘了吃饭。
       反正是活的滋润,自由自在没人收管。
       说起来也算是当时县城里的名人,老百姓的话讲叫“賴货”,文化人的话讲叫“知名人士”。说他赖,真是赖!说他精,他也精!
       记得有一年秋天,老城十字北街红旗巷住着一条叫“黑包”的狗,非常厉害,敢咬人,谁拿石头砸它,反过来扑上去能把半头砖咬碎,小娃见了都害怕!铁蛋就寻思着怎么治它一家伙,于是就去地里偷偷刨了几个老蛮尖(芋头),机会终于来了。
        一天中午,几个小毛孩躲在圪洞口的茅墙上,看见黑包从圪洞圪搡圪搡出来了,就把煮的热烧不打的熟蛮尖不偏不倚砸在狗的头上,狗猛一惊,象疯了一样反扑过来,一口就把热蛮尖圪囵咬住了,猛然间,狗冷蹦了一下,只听得唧——唧——唧凄惨的嚎叫,狗头摇的象不愣鼓一样,反正热蛮尖粘在牙上甩不掉,烧的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惨叫着夹着尾巴往回蹿。这是小毛孩出道以来最辉煌的一次胜仗,胜利者的喜悦洋溢在脸上,浑身热血沸腾,大家终于凭智慧烫掉了狗的牙根。从此黑狗十丈开外看见他们,夹起尾巴扭头就跑,直到老死都不敢交往,的确是刻骨铭心,永世不忘。你说这算不算身怀绝技,初出茅庐的再世张良?如此事例,不胜枚举。这就是“铁蛋”的一段童年的往事,快乐的回忆,成长的缩影,时年只有十四岁。
   
    第二章  凡人烦事


       记得那是1970年夏天,这是我初涉社会的第一年,也是我人生转折新的开端。中学毕业后,同学们各奔东西,有的从军弃文、有的步入工厂、有的上山下乡、有的学习经商、有的回归田园山村、还有的步入神圣的教育殿堂,等等——等等——。
       我也自认为身体健康,择业大有希望。谁曾想,当头一棒,揍的我晕头转向,现在想起来还很气愤!第一批招工,缫丝厂,阳纺;第二批招工,东方红,金阳;第三批招工,化肥厂,水泥厂。
       早晨起床,我简单武装,特别记得在高腰球鞋里,塞上硬纸板,着实多垫了几层。检查身体,没啥异常,其它指标都正常,终究还是落榜。最后多方打听,诸家工厂结论惊人的一样:先天不足,缺少养份,不管智商,没有长夠尺寸。花样的年华却遭受着如此的煎熬和毁灭的自尊!我沮丧,我惆怅,我彷徨,我悲愤!无奈的泪水挂满腮帮,痛断肝肠。最后还是非常手段配上用场,求爷爷告奶奶寻找侠骨柔肠,总算免强招进了最不起眼,无人愿往的水泥厂。
       每月十二元的工资足以让我欣喜若狂,心花怒放,产生美好的联想,取媳妇看来是大有希望。75年的冬天我终身难忘,我有幸带薪上了省城的大学堂,我热血喷张,刻苦向上,虽无有真才实学,大红章却盖在真正的毕业证上。返厂后,终于在技术科里加了个长,我不甘寂寞,默默工作,悄悄沿着长的楼梯慢慢攀登,六年酷暑寒霜,六年拼搏抗争。终于从主任、科长、副厂长挤进了管理高层,为了去掉副字,我付出了三年的时光,终于独揽了总支书记与厂长。继续为我县建材行业奉献青春,填补省内空白,省优产品上榜,热血和汗水继续在获泽河畔流淌。
       2000年世纪之交,工作需要,组织上安排我重新上岗,调任农业开发局副局长,新的环境,新的岗位,新的责任又压在了我的肩上。转眼又是十年的时光,我两鬓斑白,人老珠黄,过眼云烟捎走了昔日的辉煌,我曾在笔记中写到:
荏苒韶光东篱前,躬耕获泽献华年。
冷眉笑看寒云涌,情寄丹青山水间。
蕖影轻躯挺傲骨,筛风弄月舞松烟。
疏毛墨痕含睿智,半尺胸襟敢容天。


      第三章   误入“歧途”


     终于有一天,无情的风霜悄悄在我的额头刻下了几道岁月的划痕,我……被抛弃了,我……退休了。
     白天,晚上,又一个风中幽灵游曳在麻将场上。
     路边,广场,楚河汉界不时传来剑戟刀枪的碰撞。
     偶尔也会发现一个花甲老人孩子般的爽朗笑声,在晚霞的余辉下怡情弄孙。
     我真的成了时代的弃儿?不!我还是家庭的脊梁!我快乐,我彷徨……犹如秋风中一株近似枯黃的小草,挺着瘦弱的肩膀,左右摇晃,在凛冽的寒风中顽强抗争,我声嘶力竭的吶喊,早被呼号的北风掩埋,谁还在乎你那充满渴望而无助的眼神,着实有点狼狈,好象你根本就不存在,无奈的接受着霜与雪的洗礼,显示着微弱的刚强。
     我虽不如梅花,却留有余香;我虽不及苍松,却还有脊梁。我不能无骨,我不愿沉沦!我还有根!闯过严冬,等待初春,我始终坚持一个信念,久违的欲火必将得到重生!
      一个偶然的机会,不经意间在图书馆翻开了唐诗、宋词的秀丽华章。我一下豁然开朗,神清气爽,好象在珠穆朗玛峰上获得双氧,我欣喜若狂,精神家园的归属感油然而生,仿佛嗅到了一个世外桃园,波光潋滟,鸟语花香;东篱下酒坛陪伴的五柳先生;姜公的蓑衣钓钩静静的躺在小溪旁;绝壁上到处可见李杜的千古绝唱;张果老的灰驴一声长嘶,惊断了伯牙子期高山流水的琴魂;我震撼,我痴狂,我蚂蚁戴笼头,冒充大牲口,厚着脸皮撞开了诗词雅韵的大门,乞求上苍,这正是我神往的地方。
      我又看到了新的曙光,脱胎换骨,重塑形象。一切从零开始,遍访名师,虚心请教,不耻下问,从此闯入了竹雨松风,唐诗、宋词、楚辞、元曲的立体画廊,在诗山墨海中徜徉。忘记了严寒酷暑,忘记了岁月年轮,交结了忘年之交,焕发了二次青春,一个全新的自己在斜阳的余辉下疯长!


第四章   最后的精彩


     诗有云:古人学问无遗力,少壮功夫老始成。
     苍天不负我,何以负苍天?四年的艰辛努力和付出,终于收获了累累硕果。中国远山文学、中国原创文学、中国先锋文艺、中国绿海文学等诸多国内知名网刊,先后发表收录古体诗、近体诗、诗歌散文、趣味诗文近3000余篇,精品、优秀、美文200余篇,同时出版发行个人诗词著作两册,并被市、县图书馆永久收藏,曾两次获得中国远山文学中华诗词赛三等奖等殊荣。
     虽无有大的建树,却是灵魂的绽放,它使本是蹉跎的岁月更有意义,情操得到了陶冶,情怀得到了释放,生命的旋律重新奏响,夕阳的余辉终于绽放出最后的豪光,枯毛弱羽的翅膀将继续振翅翱翔,飞向诗歌的远方,生生不息,直到永恒,有诗为证:


笔墨春秋香味浓,砚池拾趣潜游龙。
心如浮云知进退,名似野草任枯荣。
悬梁锥股千天汗,苦炼修得百年功。
风摧黄叶秋来到,吾与松竹命殊同。
二百美文凝佳句,三千词赋写恢弘。
远山先锋追原创,百家诗风露峥嵘。
纸上学问终觉浅,真知遗力要亲躬。
阴霾蔽日天光黯,云开又见夕阳红。

丁酉年 . 十一月于陋室



发表于 2017-12-14 07:36:2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篇小的自传,为老师诗意人生喝彩!欣赏佳作!

点评

多谢舟上赏读,这是前几天本人诗词风格研讨会的发言稿,让你见笑了。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12-14 16:35
发表于 2017-12-14 09:17:03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佳作,感触甚深,颇有收益,祝创作笔丰,精彩纷呈。

点评

谢谢老哥赏读。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12-14 16:36
 楼主| 发表于 2017-12-14 16:35:59 | 显示全部楼层
舟上客 发表于 2017-12-14 07:36
一篇小的自传,为老师诗意人生喝彩!欣赏佳作!

多谢舟上赏读,这是前几天本人诗词风格研讨会的发言稿,让你见笑了。
 楼主| 发表于 2017-12-14 16:36:56 | 显示全部楼层
蔚青 发表于 2017-12-14 09:17
欣赏老师佳作,感触甚深,颇有收益,祝创作笔丰,精彩纷呈。

谢谢老哥赏读。
发表于 2017-12-16 21:21:18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师就是一块良玉,越过越透亮,搁哪儿哪儿辉煌!嬉笑戏谑,写出严肃人生,令人敬佩!诗风文风一个味道儿,喜欢!

点评

谢荷语赏读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12-17 19:46
 楼主| 发表于 2017-12-17 19:46:25 | 显示全部楼层
荷语 发表于 2017-12-16 21:21
老师就是一块良玉,越过越透亮,搁哪儿哪儿辉煌!嬉笑戏谑,写出严肃人生,令人敬佩!诗风文风一个味道儿, ...

谢荷语赏读
发表于 2017-12-22 18:04:18 | 显示全部楼层
赏读。

点评

谢谢关注赏读。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12-22 19:38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2 19:38:4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关注赏读。

90

主题

122

帖子

442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42
发表于 2018-3-3 10:16:31 | 显示全部楼层
苍天不负我,何以负苍天?
此乃好句子,有志者事竟成。

点评

赏读愉快,多谢鼓励。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3-3 19:13

本版积分规则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8-10-22 05:53 , Processed in 0.834572 second(s), 4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