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563|回复: 3

[长篇小说] 许久精升官记(三)/陈林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6 18:04: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生活圈制作
                                                                               三
       来的不是派出所长梁鸨旭,是户籍警薛金成。
       见梁鸨旭没来,孙征文一脸的不高兴,心里暗暗骂道:“狗日的,瞧不起乡政府,也不把组织部放眼里。”
       薛金成和大家打过招呼,坐在宋洪峰刚加的座位上,这才和孙征文说:“梁所长今早就去县局开会了,事情是我处理的。你刘集镇的战友卖化肥从酒坊大门口经过,大门口刚铺的水泥路面被你战友的车压坏了,作坊干活的人不让你战友走,双方吵闹起来,许久精报了派出所。”
         “许久精还想当山大王吗?是不是乡政府的车经过他的门口也要留下买路钱?”孙征文声嘶力竭地说。他脸色铁青,眼里闪烁着一股无法遏止的怒火,这种怒火通常只有赌台旁边的赌徒才有。是的,他是输了的赌徒,而且是在没经过博弈自认为稳胜的情况下输了,和他对弈的不是哪个人,而是一个部门,是专门管干部的部门,最起码表面上是这样的。他得认这个结果,他不能和给他这个结果的部门或人发火,因为他得罪不起。因此,他在这个酒场上只能强作笑脸,偏偏那个叫许久精的人正好撞在他枪口上,给了他泻火的机会。
      孙征文的失态还真让在场的人吃了一惊。刘副部长酒兴正浓,见孙征文在他面前歇斯底里的样子很不高兴,瞅了一眼默不作声的王俊山,微笑着和大伙说:“那就让孙乡长先去处理一下战友的事,处理完了再回来继续。”
      刘副部长话不多,很有分量,大伙把目光投向了孙征文。
      孙征文自觉失态,陪着笑脸说:“哪能啊,就这么点破事,不能搅了大家雅兴。小薛吃了饭,去处理一下就是,如果是我战友的错,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但打人的必须处理。”
      “我把双方当事人都带来了,就在门外,孙乡长劝一下您战友,和解就是。我让他们进来。”薛金成站起来就要出门。
        “小薛,算了吧,别让他们进来了,不要扫了大家的高兴劲。我去外面吧”孙征文也站了起来,制止薛金成。
       王俊山看着刘副部长说:“刘部长,孙乡长的战友又不是外人,还是让孙乡长在这儿处理一下吧,街上人多嘴杂不方便,用不了多长时间的,我们也正好歇一下,下下酒劲。”
       刘副部长知道王俊山这是在向孙征文示好,他很理解王俊山的感受,他也有过人生地不熟的经历,所以也就送了个顺水人情:
         “孙乡长,把你战友叫进来吧,我们也正好方便一下。”
         “好,好,小薛,叫他们进来吧。”
       一前一后进来的两个男人差不多高,前面那位穿了一身脏兮兮的衣服,灰头土脸,头发上还落了几个麦芒,脸耷拉得老长。后面那位穿着很干净利落,头发整理得油光发亮,眼睛很大,但眼神中飘忽着一丝不安。
         “靖安哥,你好啊!有事怎么不去乡政府找我?”孙征文抓住前面那位的手说。
       那个叫靖安的人就是孙征文的战友,两人一块入的伍,虽然不是一个连队,但驻地在一块,两人走得很近。在部队时,靖安对孙征文帮助很大,常把旧衣服送给孙征文的弟弟,但脾气不好,没在部队转干,早就复员了。
         “哎哟!我一个小老百姓,怎么去打扰大乡长啊!别说乡政府了,就是你们乡老百姓的大门口也不能随便走,留下车轱辘印就得挨揍。”
         “靖安哥,说的啥话啊!这又不是水泊梁山英雄好汉所处的年代,谁还敢劫道啊。”孙征文瞪了一眼许久精说。
       众人的眼光一起投向许久精。王俊山更是饶有兴趣地打量起许久精来,这不仅因为他想起了老婆让他买“缸头”酒的事,更主要的是刚才大伙谈论的发展乡镇企业的话题。他来西宋乡任一把手,不是来走走过场,他要干出一份业绩,为自己的仕途加加温。
       许久精感到十分委屈,刚刚铺好的作坊路面,被货车碾压了两道深沟。车主不但不认错,还出言不逊,为了在工人们面前挣个脸面,他打了车主一拳。他之所以报了案,主要是因为派出所长梁鸨旭和他关系很好,这样不至于让车主讹上,大不了车主不修路面也不追究打他的责任。他没想到的是,梁鸨旭没在所里,而车主又是孙乡长的战友,小薛处理不了,还把他们带到乡领导面前来。
       许久精心里有点不踏实。按理说,他在西宋乡也算是一个人物,方圆百里,谁不知匞河酒坊?就算他不出名,他祖父、曾祖父、高祖父活着的时候也是远近有名的人物。可他就是怕官,他父亲也怕官,这和他的家训有关,也和他爷爷的遭遇有关。他和乡里的老书记关系还可以,老书记也时常去酒坊看看,外人看来他是个和老书记说上话的人,但只有他自己知道,在老书记面前,他从没挺起腰说过话,无论是在乡政府,还是在酒坊,两人坐着时,他的屁股从没在座位上坐实过,基本上坐一个边。老书记死了后,他对乡政府这些人更打怵了,见了孙征文更是惶恐,在他心里,官和民的地位,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别说是对他横眉冷对,就是让他的酒坊关门也是当官的一句话。他家的酒坊从老辈起,就多次遇到过被官府封门的事,所以他家从老辈起,就有一条别和官府怄气的家训,当官的不好惹。
         “孙乡长,真是对不起,要不是薛公安告诉我,我不知他是您的战友,要是知道的话,别说压了那么点路,就是碰倒了酒坊也没事。”没等孙征文对他发话,许久精抢先道了歉。
         “到底怎么回事?怎么还打人呢?”孙征文乜斜了许久精一眼说。
         “孙乡长,什么也别说了,都怨我,不是这位老哥的错。”许久精冲着一脸怒气的靖安说。
         “谁是你哥,我这人不能白打了。”靖安都没看许久精一眼,瞟了一下孙征文说。
         “老兄,我出医药费,您以后收了高粱给我酒坊送就行,有多少我收多少。”许久精对着靖安鞠了一下躬。
       许久精说这话,乡政府一班人员都信,他酒坊需要大量的高粱。
      
大家又把眼光投向了粮贩子,没想到他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我也有不对的地方,你打人确实不对,医药费就不必要了。”听许久精这么一说,靖安的态度缓和了许多,他对许久精说的医药费倒不是特别在乎,他在乎的是许久精要他的高粱,这可是个长久买卖。
       政法书记胡金早已等的不耐烦,立刻打圆场说:“好了,都是误会,说开了就是,这不是说这事的时候,大家该干啥就干啥。”
       胡金不惧孙征文,没给他留面子。
       孙征文脸上抽搐了一下,见众人都瞅着自己,也不管许久精,把战友让到了外面,说了一通安慰的话,又让跟出来的宋洪峰给战友安排一下饭菜,记在这次的招待费上。宋洪峰说已经让厨房准备了,还给他战友准备了一条烟。
       孙征文很满意,让司机小刘陪他战友,又和战友说了几句客套话,乐呵呵喝酒去了。
       宋洪峰安排好孙乡长的战友和乡政府司机小刘,见许久精还在酒店门口徘徊,招呼了许久精一声,悄悄地说:“老许啊!怎么也得给乡长个面子,你得请他的战友吃顿饭。”
       许久精爽快地答应了,一顿饭对他来说是小菜一碟,啥事能用钱来解决就不是难事。
       看着许久精进了房间,宋洪峰心里乐了,因为孙乡长战友这一桌,可以收双份钱了。
                                                                                       


 楼主| 发表于 2017-12-6 18:21:40 | 显示全部楼层
主人公终于登场了,他只是一位见了“公家人”打怵的小老百姓,他骨子里有一种“民斗不过官”的情结。在这个世界上,直有“官”才是上等人,他觉得自己都不如乡政府的一位临时工司机。而其他人也没把他放眼里,他的分量都不如乡长那位粮贩子战友,尽管我们的主人公在全乡是最有钱的。
发表于 7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种场面,让人有很熟悉的感觉!欣赏佳作!

点评

哈哈!来源于生活,谢谢站长点评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6 天前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舟上客 发表于 2017-12-7 19:35
这种场面,让人有很熟悉的感觉!欣赏佳作!

哈哈!来源于生活,谢谢站长点评

本版积分规则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7-12-14 02:49 , Processed in 0.878372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