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073|回复: 4

【远山短篇小说大赛征文】一朵永生花017

[复制链接]

1

主题

2

帖子

17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1

积分
17
发表于 2017-11-20 14:38: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生活圈制作
一朵永生花
王曙静
    胡坑是方圆几里最热闹的地方,什么都能买到,也是朝花去得了的地方。她儿子在那里有一爿小店。从村里走过去,二十几分钟的脚程,朝花却要近一个小时。
    这一天,朝花到胡坑卫生室找医生。她说:“药吃了,针也挂了,为什么没见好?”医生说没大问题,就是想太多。但朝花觉得没那么简单,想去城里的医院。20多年没有出过远门,朝花心慌。
    儿子孙子不在店里。儿媳在玩手机,朝花欲言又止。儿媳抬头看了她一眼继续盯着手机。朝花说:“我给你做饭吧,菜已经买了。”儿媳说:“不用你做。”朝花还是往厨房走去。儿媳的手机不知怎的摔在了桌上,这声音对朝花来说有些大。她转身出了小店,默默坐在门口。
    儿子开着小车回来,并不看朝花。儿媳去了厨房,朝花对儿子说,想去城里的医院瞧瞧。儿子盯了她一会儿说:“没病别去医院找病。”“快一年睡不着觉,吃不下也没力气。”朝花说,“阿乃说我瘦成骷髅了。儿子说:“千金难买老来瘦。”
    朝花有些生气地走回家,有些累。她怪自己太没用,不会骑车,一个人也不敢进城。路上遇到一位女邻居,年轻能干又好商量。朝花有气无力地说:“你带我到城里的医院吧,钱我有。”女邻居无奈地笑笑说:“你有儿子的,我怎么好带你去呢?”
    朝花闷闷地走到家。老伴正盖上茶杯,几十年的脾气一直没改,呵斥道:“去哪里了,饭都不知道烧了!”朝花拎着菜径直去了厨房,习以为常。
    悠长的午后让朝花更觉疲倦。她躺在床上,很困但睡不着,铜铃般的眼睛更大了,脸色蜡黄蜡黄。不眠的一年将她的热情掏空,精气神也荡然无存。老伙伴阿乃问她好点没,她等着朝花上胡坑给她买洋皮皂。阿乃80多岁了,子女都不在身边。
    朝花闭着眼,总是想起年轻时的自己和孩子。因为丈夫会打她,日子过得苦,多次想离家出走。每一次关键时刻,都是可爱懂事的儿子改变着她的主意。有一次下大雨,因抢收稻谷,朝花忘记收衣服,醉酒的丈夫给了她一脚,她的小腿上淤青了好几个月。才7岁的儿子抱着她的腿亲,问痛不痛。泪水慢慢淌到嘴边,是什么时候,儿子变了?
    从前儿子爱吃她做的菜,经常站在灶台边上看,朝花常提起铲子让儿子试吃。儿子灿烂的笑容就是她的天堂。到底是什么时候变的?朝花觉得脑子特别重特别乱:要是儿子永远像小时候那样多好呀,为什么越是长大就越来越远了?!儿子永远都是儿子呀,怎么会不需要我这个娘?这些问题困扰朝花好几年了。她实在躺不住,去找阿乃。她说,阿乃,我知道儿子儿媳为什么讨厌我了。前几年,我看一个乞丐可怜,让他上桌吃饭了,那天我一个人在家,这件事怎么就让他们知道了。我有几次小解后忘洗手。有时爱买几件衣裳,有时吃饭还抠鼻子。还有还有,我给老秦说了一个老伴,二婚头,晦气的啊。我真糊涂!阿乃,阿乃,你教教我,我该怎么办?
    阿乃说,人老了没用了,当然就不被喜欢了。朝花说,难道他们不会老吗?朝花好像想到了什么,说:“以前儿子家的活都我干的呀,摘橘子、割稻子、烧饭,他们都说我做的红烧肉最好吃。现在我也是一样烧的呀,可是儿媳不要我烧菜了。”阿乃说:“人老了,烧的菜不合年轻人口味。”
    朝花心里好委屈,几十年来都没有依着自己的口味,她竟想不起自己的喜好了。他们的口味说变就变了。变就变吧,为什么不说呢。朝花差点啜泣起来。
    从阿乃家回来,两分钟的路,朝花拖着腿走了十几分钟。她特别认真地炒了肉片豆瓣酱。红红的日头把云彩照得老漂亮。老伴回来了。朝花一如往常,泡了茶,端了菜。朝花观察着老伴吃豆瓣酱时的表情问,味道和以前一样吧?老伴好像没有回答,也好像说了一句无关痛痒的话。
    月亮照亮了朝花的眼睛。房间里的一切变得透亮,每一样家什,都是朝花置办的,除了身下这张旧得发黑的老床。她起身借着月光擦拭家什。朝花第一次感到自己的留恋。她想起过去的苦日子,为让儿子有地方写字,偷偷粜了稻谷买了写字台,结果脸上有了五个红指印。朝花从花瓶里拿起鲜红的塑料花,被擦洗着的塑料发出不好听的响声,在寂静的夜晚有些刺耳。老伴发出轻微的不耐烦声她没有听到。过了一会儿,老伴说:“深更半夜倒腾啥?自己作死别拖着别人。”
    朝花把水盆和塑料花拿到院子里,月色下,花儿和水盆里的人脸朦朦胧胧的。她一遍遍地洗着塑料花,一遍遍地换水,看起来精神头好足。天色蒙蒙亮,月亮还高高地挂着。她烧了一大锅水,痛痛快快地洗了澡。穿上称心的衣裳,向胡坑走去。
    “朝花,好早!”她疲倦的脸上有了微笑,说:“来三斤五花肉!”   儿子的小店还没开门。朝花看见回家的路上是大片绿油油的稻田。路上遇到的都是熟人,她笑了。
    阿乃的小窗里透出亮光。朝花想起阿乃要的洋皮皂。她过去和阿乃说中午还要去胡坑的,一定帮她买回来。阿乃问她一天去那么多趟是为啥,多累!
    回到家做好早饭,朝花点上许久不用的小煤炉。五花肉洗了不下五遍,肥皂把手洗得干巴巴。煤球慢慢红了,钢筋锅里飘出淡淡的香味。她拿了一支筷子洗了又洗,戳戳五花肉。朝花满脸堆笑,一手从滚烫的水里提起五花肉,一手拿铲子抵着,小心地放到砧板上。她突然想起什么,连忙洗了盆子,把五花肉放了进去。她拿起砧板在水龙头下冲了冲,又用上洗洁精,正反刷了好多遍。她再次提起五花肉来到院子里,借着刚出来的日头,上上下下地打量着。五花肉干净得不能再干净了,猪皮上的细毛不见一根。朝花有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朝花翻箱倒柜,往围裙兜里塞着东西。她点燃灶子里的柴禾后,又上肥皂洗手,再往锅里放进猪油,把切好的五花肉倒进锅里,嘶嘶作响的油锅让她感觉到儿子期待的眼神。她从围裙兜里拿出毛线手套戴起来添柴禾。脱了手套,一一量着盐、红糖、料酒和酱油……朝花仿佛听到儿子在咽口水。出锅前,她尝了一小块。红烧肉装在了一个瓷杯子里。她要趁老伴回来前去胡坑。
    儿媳在洗菜,儿子在看电视。朝花从布袋里拿出瓷杯子,告诉他们里边是红烧肉。儿子盯着电视屏幕“哦”了声。儿媳说菜已经足够了,叫朝花自己吃。儿媳嗓音响起的同时,还有自来水声。朝花并没有听清楚,侧脸看了看儿媳的脸。朝花却看懂了她的意思——不屑。朝花好像早早预料到了。她突然明白了一件事——儿子有了老婆才变的。儿子儿媳没有留她吃饭,红烧肉也没有及时被品尝。朝花买了块洋皮皂就回来了。      
下午,她精神头越加好了,她相信儿媳烧的红烧肉是不如她的。朝花在家坐不住,屋里屋外转了几圈,竟又鬼使神差地往胡坑走去,平时要走个把小时的路,二十分钟就走完了。她兴冲冲地,刚走近,就听到一个声音:“这么多红烧肉都给狗吃啊。”儿媳说:“我婆婆烧的,又咸又焦,我男人说她的舌头早就出问题了,脑子好像也不太清楚了。”儿媳的话很清晰,但朝花仿若没有听到,她硬着头皮对儿媳说:“买一打洋皮皂。”朝花觉得双腿好重。田塍边的野草都枯了。路上有人叫她,她没听到。朝花好久才走到阿乃家。阿乃说,你糊涂了,刚刚已经买了。朝花说,这是送你的,够你用两三年了。
拾掇完晚饭后的残羹剩菜,朝花听见响亮的歌声,她知道健身舞又要开场了。这事引不起她的兴趣,她觉得太嘈杂了。朝花默默擦拭着家什,洒水扫地,家里一尘不染。挂钟敲了八下,她躺在床上,浑身难受,但又不知道哪个地方不自在,感觉很困,就是睡不着。老伴的呼噜非常有节奏,朝花看着他,黑暗中,她满脸泪水。
朝花捧着塑料花来到院子里,挂钟刚敲了两下。她坐在门槛上,儿子重回少年,手捧红花高兴地说:“阿娘,采茶得来的钱我买了塑料花,你喜欢吗?”儿子的小脸蛋像满月一样可爱。朝花终于迷迷糊糊睡着了。儿子站在宽阔的马路上,红领巾在白衬衣上飘荡,开心地招手。朝花欢喜地坐上自行车,儿子在三脚架里奋力踩着,她有些害怕有些兴奋。儿子说:“阿娘,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儿子蹬得飞快,朝花心里发怵。她觉得自己摔了下来,她跑着喊着,儿子就是听不到。
他会去哪里呢?这么小,饿了冷了怎么办?会不会被人欺负?会不会被拐走?朝花猛地醒过来,她着急忙慌,东蹿西跑,儿子到底往哪条路去的?她终于看到儿子在前面跑着,她奋力追着。儿子的一只鞋掉了,朝花捡起来,跑着喊:“等等,把鞋子穿起来!”
星星隐了去,清晨的河边都是洗衣的女人。朝花问:“看见我儿子了吗?他只穿了一只鞋。呶,就是这种鞋。”人们看见她手中分明是一个雪糕壳子,凌乱的发髻上插着一朵红色塑料花。人们窃窃私语。她额前现出“川”字,好像对谁说话:“你妖精缠身了,不要跑……”她喊着,跑着,无奈,兴奋,又迷茫,似乎真的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
过了些日子,阿乃来到朝花家门,看到一朵鲜红的塑料花躺在地上,她上前一步,颤颤巍巍蹲下身来。花瓣上沾着露水,鲜活的样子。阿乃拿着花一路问:你见着朝花了吗?

作者通联:王曙静 手机:15157087823  QQ:61179367
地址:浙江省龙游县兴龙北路254——256号县委新闻宣传中心
发表于 2017-11-20 16:54:2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娴熟的笔法,刻画了一个悲剧色彩浓厚的老年农村妇女形象。这样的人事,在当下的中国,绝非绝无仅有。读完令人疼心,令人深思……感谢赐稿!预祝佳绩!

1

主题

2

帖子

17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1

积分
17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0 18:13:3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支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1-21 19:13:52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佳作,推荐成文!欢迎入驻远山。
发表于 2017-11-22 08:14:0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令人深思!欣赏佳作!预祝佳绩!

本版积分规则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8-1-18 06:26 , Processed in 0.551401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