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263|回复: 6

【远山杯小说大赛】烈士(传奇小说)014

[复制链接]

40

主题

59

帖子

339

积分

特约作家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39
发表于 2017-11-10 22:52: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生活圈制作
秋风四起,气温剧然下降。落叶被寒风裹狭着旋起后又摔下,发出呜呜地悲鸣。
  这是华北平原上,1939年深秋的一个夜晚。
  茂源商号的老板万成东和老婆梅子,被关押在商河县伪警察局一间恐怖阴森的牢房里。外面有几名伪警察看守着。
  万成东和梅子靠墙席地而坐,面对着坚固的牢门。梅子的身体在万成东的怀抱里,就像外面仍挂在树上的残叶,瑟瑟发抖。
  狭小的窗外下起了雨——场寒冷的、霜降前的秋雨。
  雨打在钢筋制作的窗棂上,噼啪作响,一股冷气便从窗子的缝隙中窜进来。
  梅子的身子抖的更厉害了,她毅然地从丈夫的怀里挣扎出来,双臂交叉抱住肩头,像是要稳住自己的颤抖的身体。
  万成东走到妻子身边,把梅子再次拥入怀中。他把头附在梅子的耳边愧疚地说:“我让你跟着受苦了!”
  梅子语气带着担心:“受苦我不怕,就是担心你受不了,你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罪,怕你顶不住。”
  “你怀疑我?我也是个有血性的男人,别看我平日和那些人嬉皮笑脸的,关键时刻我决不会松!”万成东委屈而又短促地道。
  “总之这次你可要给我顶住喽!打死也不能出卖组织,要知道我们的手上掌握了很多条人命,只要我们一松口,就会血流成河!”梅子脸色凝重地对丈夫说。
  “放心吧!你丈夫绝不当孬种!”万成东抱紧了梅子。
  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日本凭借其强大的军事武器,迅速占领了中国大片领土。地处济南北部的商河县,先于济南沦陷。在鬼子在向商河县城进攻的的过程中,国民党军队几乎没有做任何抵抗,大部分弃城逃跑了。一小部分土匪民团武装投降后被改编成皇协军,也就是伪军,二鬼子。
  但广大人民是爱国的,他们不怕牺牲,艰苦卓绝地跟鬼子坚持斗争。商河城南抗日游击队就是这些抗日力量的一部分。商河城南抗日游击队的前身是商河城南抗日游击小组,由万家坊的万青台和几个热血青年自发组织的。后来在渤海军区抗日大队惠民支队的帮助和支持下,成立了商河城南抗日游记队,并派共产党员董海瑞来担任政委。商河抗日游记队迅速发展成为商河县及其周围地区的最大抗日武装力量。成为人民心中的主心骨。
  1938年农历五月初十。这是个悲惨的日子。商河城西的马集村,迎来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天。因为叛徒的出卖,政委董海瑞带领几十个游记队员,在马集村里的行踪被鬼子得到,把村子围了个水泄不通。董海瑞老家就是马集村,早年参加国民党的军队,对国民党军队里的不良习气深恶痛绝。后来在军队里受连长的积极影响,思想觉悟得到了质的提高,秘密加入了共产党。原来连长也是一名优秀的共产党员。后来华东军区成立了渤海抗日游记队后,董海瑞和连长一起加入了游记队,并在数次战斗中成长为一名优秀的指挥员。这次被围后,他利用熟悉的地形,积极和鬼子周旋,巧妙地打死打伤几十个鬼子后,冲出了包围圈,安全脱身。
  但随之而来的报复开始了。鬼子把罪恶的仇恨归结于无辜百姓,开始了惨无人道的屠村暴行。几百人的马集村,被鬼子杀死一百四十六口。自古以来平静安逸的马集村,顿时火光冲天,血流成河。那时梅子正好在父母家,亲眼经历了那场血腥的屠杀:那些日本鬼子见人就杀,见房就烧,见妇女就强奸。梅子是藏在老家的柴火垛里躲过了一劫。鬼子把躲在屋里的梅子的父母弟媳全部杀害后,又在院里搜索。鬼子用刺刀往柴火垛里乱刺,梅子的大腿上被捅了一刀,鲜血顿时顺着大腿流下来,流到鞋子里。梅子嘴里咬着一根枯树枝,忍住剧痛,不发出一点声音。这时她的八岁的侄儿小宝从外面跑进来,看到几个凶神恶煞般的鬼子,转身想跑,被鬼子端着刺刀挡住了去路。梅子急得想冲出去救侄子,鬼子一刺刀就把小宝的肚子刺穿了。梅子又疼又急,眼前一黑,昏死过去。
  鬼子撤走后,逃跑的人们陆陆续续回到自己的家。眼前的一幕让他们触目惊心、惨不忍睹、一片废墟。有的房子还冒着呛人的浓烟,到处都是横七竖八的死人。人们的哭声一片,心里都对鬼子有无比的仇恨。
  五百来人的马集村,被鬼子杀死一百四十六人,烧毁房屋三百多间。几乎家家带孝,户户哭声。这是日本法西斯欠下的血债累累、无法还清的人命帐,它给马集村的人留下永久的、无法磨灭的记忆。
  想起这些,梅子的心疼得全身哆嗦。自己的父母弟媳侄儿,都在这次屠村中被日本鬼子杀害,为了血海深仇,梅子和哥哥毅然参加了商河城南抗日游击队。政委董海瑞考虑到梅子和丈夫万成东,在商河县城里的特殊人脉圈子,安排她积极争取万成东,一起把城里的抗日组织建立起来。她们的任务就是在商河县城里秘密活动,把城里日伪军的情况秘密告诉地下交通员麦子,然后交到游击队的手里。丈夫万成东家庭殷实,从小就是个娇生惯养的人,但对梅子的革命活动却非常支持,他拿出很多钱来帮助游记队购置枪支弹药和药品,这让梅子非常感动。
  那次由于梅子另有任务,就让丈夫帮助自己去接头地点把情报交到布店老板手里,然后布店老板再转交给交通员麦子。但不知那里走露了消息,布店被汉奸特务围住了,在与敌人的战斗中,布店老板和麦子壮烈牺牲。而唯独丈夫万成东没伤一根汗毛。这让梅子对丈夫万成东有些怀疑。
  地下党组织都是单线联系。麦子那条线断裂后,组织上又派了个叫石头的交通员跟梅子搭上了线。为了防止再次泄密,梅子把接头地点选在了一家药店里,药店的老板和伙计都是自己的同志,这次她没有告诉丈夫。
  1938年以后日本鬼子对我全国展开全面作战,战线不断拉长,在前方遇到中国军民的坚决抵抗,有限的兵力已经捉襟见肘,日渐枯竭,只好不断把后方的军队调往前方。在分析敌我态势后,商河城南抗日游击队决定打一个胜仗,以此来鼓舞人心,也为那些死去的人报仇雪恨。队长万青台和政委董海瑞琢磨了几个晚上,最后选择先把商河城南的八里庄土围子端掉。
  八里庄土围子历来是商河县城的兵营,也是军用物资的仓库所在地。打下了土围子,一可以给鬼子伪军一个痛击,大大振奋一下被鬼子占领以来的沮丧、被动局面,更可以得到大批武器弹药,壮大我们的抗日队伍。虽然号称抗日游击队,其实也就几百人的队伍,而且那些游击队员手里的武器都是非常陈旧落后的汉阳造,甚至有的队员还拿着大刀、长矛。队伍非常需要武器。
  但没有准确情报是不行的,不能打无把握之仗。在那家小药店里,石头告诉梅子,必须想办法搞到土围子里的军队数量、日伪军的配置、作息时间等等准确情报。梅子心中非常兴奋,也非常焦急。兴奋的是终于真的要打鬼子了;焦急的是自己怎么才能得到这些情报呢?
  看到梅子整天唉声叹气、愁眉苦脸的样子,万成东问她怎么了?梅子忽然想起了丈夫的姑父就在八里庄土围子里当差,就问:“成东,你姑父在土围子是干什么的?”
  “姑父给当兵的做饭,你问这个干嘛啊?”丈夫不解地问。
  “我们去看看姑妈和姑父吧!我们自打过了年还没有去看过他们二老呢。”梅子很关心的说。
  “好吧,明天我们就去。”万成东也觉得想姑妈了,自己是姑妈从小看大的。
  由于万成东是商河县城的商贾大户,那些伪军士兵里有个当官的认识他,所以没有多费口舌,就让他们进入了土围子。梅子随丈夫在军营里慢慢走着,心里却默默记住了里面的一切。情报终于搞到了。
  原来土围子里的日伪军外强中干,军队配置非常空虚,大部分日军主力都被调走了,只有几十名鬼子和三百多伪军,虚张声势的样子。商河县城里的鬼子虽然可以前来增援,但只要在那条通往土围子的唯一一条公路上埋上地雷,再派人进行阻击,就会迟滞他们的速度,这样攻打土围子就会有八九成把握。城南游击队在做最后的准备。一切都非常顺利,游击队主力全部投入战斗的兵力有五百多人,再加上各村发展的民兵,总兵力足有千把人,这杖把握可就大多了。队长万青台和政委决定在十月初十夜里十点,发起总攻。
  但就在总攻的头三天晚上,万成东气喘吁吁、满头大汗地跑回来,对梅子说:“坏事了,坏事了!鬼子把药店的人都抓走了,同时也抓住了石头。”
  梅子的心立刻紧绷了起来,这个意外令她非常震惊。如果药店老板顶不住敌人的刑讯逼供,那这次的计划就彻底失败,自己的安危倒没有什么,可那些鲜活的生命将要遭到灭顶之灾。这可怎么办?
  “虽然你不告诉我你们的事情,但看你这几天的紧张的样子,我猜测你们一定有重要行动!”丈夫盯着梅子的眼说。
  到了这时梅子也顾不了太多了,现在最要紧的是把城里突然发生的情况,赶紧去报告给城南游击队。但自己一个女人深更半夜的出城,不但出不去,也非常危险。于是把情况和丈夫大致说了一下,她希望丈夫拿主意。
  “现在我们已经很危险了,不能再待在家里了,我们要赶紧想办法出城,再晚了就来不及了。”丈夫一边说着,一边收拾东西。
  在出城的南城门那里,他们被一队伪军拦住了。那个像是小组长的伪军认识万成东,他说:“万老板要出城啊!真是对不住了,今天抓住了几个抗日分子,所以实行霄禁,上面有令,现在任何人不得出城。”
  万成东说:“我和你们王局长是老相识,你们应该清楚吧?我爹今天突然病的起不来炕了,让人捎信,叫我们必须赶回去,不然我们就见不到老爹最后一面了!”然后偷偷地把一摞银元塞进了伪军小组长的口袋里。
  伪军小组长立刻眉开眼笑,说:“万老板您先等等,我们都是公差,也怕丢了脑袋。这样吧,我去给局长打个电话,您稍等。”然后他进了岗亭里去了。
  梅子非常紧张,怕这次出不去了。她的身体有些冷,因为出来的太急促,没有穿厚衣服,现在更是觉得浑身冰凉。她紧紧抓住了丈夫温暖的手,侧脸看看丈夫,丈夫的脸上却非常镇定自若,心里便也安稳了许多。
  一会儿那个伪军组长跑过来,说:“局长说了,可以放行,万老板您快回去吧!路上小心点,外面共匪猖狂的厉害呢!”
  “好的,好的,多谢了!我会注意的,再次谢谢你。”万成东说完领着梅子快速通过城门楼,向城南奔去。
  游击队队长万青台和政委董海瑞立即开会研究,如何应付这次突然变故。政委开始没有说话,他深深地吸着旱烟袋,听着大伙的各种建议,脸色凝重。队长在土炕上盘着腿,看着万成东说:“非常感谢你们的及时送来的情报,你们立了大功啊!”
  万成东坐在炕沿上,挠挠头,不好意思地说:“我以前的觉悟不高,没有尽力为乡亲们做事。可日本鬼子杀害了我老丈人一家大小,让我的思想得到了彻底的改变,我要替他们报仇雪恨!二叔,你现在让我干嘛都行,我绝对的服从。”
  万青台和万成东都是万家坊村的,万成东按辈分叫万青台二叔。但他们的年龄差不多大,从小还在一起玩耍,只是后来万成东在城里做生意发达了,很少回老家,和万青台更是很少见面。
  “我们抗日游击队不光为梅子一家报仇,更是为千千万万的人报仇,你能加入我们太好了!我们一起杀鬼子。”万青台高兴地说。
  “现在情况非常严重!”政委把烟袋锅在桌子腿上磕去烟灰,又说:“现在土围子里的日伪军非常空虚,是一个绝好的机会,我们攻打土围子的计划不能变,但计划要提前了,这样吧,我们改在明天夜里发起总攻。”
  “好!我同意。”队长说。
  政委又说:“万成东同志,要利用你在城里的身份,和伪警察局长王老石的关系,赶紧去营救我们的同志,要不惜一切代价把他们营救出来。梅子的身份可能暴露了,回去是非常危险的,就暂时留在这里吧。”
  “好,我现在就回去。”万成东站起身。
  “那就辛苦你了,你会非常危险的,不知道你有没有信心。”政委也站起来,双手握住了万成东的双手:“任务非常艰巨,你要千万小心。”
  在村外,梅子拉着丈夫的手深情地说:“你可千万要小心啊!”
  “好的,我会注意保护自己的,放心吧,等我把事情摆平后来接你回去。”丈夫把梅子搂着亲了一下,然后转身大步走向北方,消失在浓浓的夜色里。
  总攻按约定时间发起了。情报非常准确,土围子里的伪军大部分很快投降,只有那些日本鬼子顽固抵抗,最后被我们游击队全部消灭了。这次有计划的突袭,游击队提前做好了各项准备,所以在一个多小时就解决了战斗,击毙日伪军二百多名,俘虏伪军二百多名,而我军才伤亡二十多人,取得了鼓舞人心的大胜利。缴获了大批武器弹药,和军用物资,抗日游击队得到了突破性的壮大。
  由于城南土围子被突然袭击,驻商河宪兵队长小野只好调集商河城里的日伪军,前去增援,在出城不远的公路上,被游击队埋设的地雷炸得鬼哭狼嚎、叫爹喊娘,不能前进了。日本鬼子派出工兵在前面排雷,这样就延缓了增援的时间,给我们的游击队攻击土围子增加了宝贵的一个多小时。等鬼子们到达八里庄土围子时,我们的游万成东趁鬼子伪军都出城的当口,他给伪警察局长王老石送了十根金条,王老石枪毙了几个关进牢里的乞丐。这样终于把人解救出来,安全地送到了城南的抗日游击队的驻地。
  人们都被这次胜利欢心鼓舞着。老百姓看到了希望:凶恶的日本鬼子也是可以战胜的,我们的抗日游击队太厉害了!大批青年都踊跃报名参加了商河城南游击队。壮大后,商河城南抗日游击支队改编为商河游击大队。
  梅子又被丈夫万成东接回城里。她们积极活动,又建立起几个抗日小组。为了安全,各小组间都是通过梅子联系,小组间互不知晓谁和谁。地下党组织得到了很大发展,给城外的抗日武装提供很多非常有价值的情报。商河游击大队又连续端掉了几个日伪的据点,极大地震惊了日本帝国主义。小野向驻济南的日军司令部请求支援,剿灭越来越“猖獗”的商河抗日游击队。得到批准,从济南派遣一个加强联队,开进商河县城,一部分驻扎在八里庄土围子兵营里。
  1939年春季,日伪军把我游击队主力包围在商河县的玉皇庙东瓦户头村。我游击大队和敌人展开了殊死战斗,但由于敌强我弱,损失惨重。队长带领一百多人突出重围,转战于偏僻乡村之间。而政委和三百余名游击队员,壮烈牺牲,没有一个人投降。随后日本鬼子对东瓦户头村进行惨无人道的屠村。又有二百多条鲜活的生命被日本鬼子残忍杀害,这又是一笔血债。
  1939到1942年是商河抗日游击队最艰苦的时期,本来已经发展到一千多人的队伍,经过几年的不断被日本鬼子的扫荡,战斗减员非常严重,最后只剩三百多人,还在艰苦卓绝地和日伪军战斗。
  梅子和丈夫领导的城里地下组织,更加困难了,活动更加秘密。由于伪警察局长王老石抓捕抗日分子太少,办事不利,被小野撤掉,换上了田三秃子当了伪警察局长。田三秃子和伪军团长李光明,是一对铁杆汉奸,替日本鬼子做了很多缺德事。就在深秋一个寒冷漆黑的夜晚,田三秃子带人抓捕了梅子和丈夫万成东。
  第二天天微明,田三秃子就派人来提审万成东。看守在开门的时候,梅子抱住丈夫,用几乎听不到的声音说:“记住,决不能说!不管遇到什么,我们都不能出卖组织,打死也不能说。”
  万成东轻轻捏了捏妻子的肩头,点了点头“放心吧,打死也不说!”然后随看守走出牢房,去审讯室,迎接挑战。
  商河县的日本宪兵队队长小野,赶到伪警察局,他要亲自审讯万成东夫妇。
  万成东看了小野和田三秃子一眼,什么也没有讲,挥一下手,示意他们可以动手了。
  各种酷刑几乎用遍,也未能让万成东张嘴说话。
  万成东被打的皮开肉绽,死去活来,但他脸上仍是从容平和,一双眼睛清亮如常,目光如剑,直指小野和田三秃子那惊恐涨红的脸。无奈之下,小野摆摆手,过来两个宪兵把万成东拖回牢房。
  梅子的哭声让万成东清醒过来,见丈夫醒来,梅子攥着拳头说:“成东,你一定要挺住,挺住,多少生命都在我们手上呢!”万成东闭上眼睛,心里长叹一声:梅子,梅子,你哪里知道,我最担心的是什么?是你啊!
  第二天,他们被分开审讯。梅子被田三秃子带去隔壁审讯,而小野亲自审讯万成东。小野并不着急审讯万成东,只是坐在那里品着一壶西湖龙井。他慢慢拿起那只紫砂壶,端详着。过了一会儿小野用不太流利的中国话说:“这是我的一位中国朋友送给我的礼物,说这紫砂壶是来自苏州太湖边、一位祖传艺人精心制作的,和这几个茶碗是一套。据说这上好的紫砂壶泡出的茶,清心赏目,沁人心脾。常年喝会清肝养脾,延年益寿。”他轻轻喝了口茶又说:“你们中国有一句名言,叫做识时务者为俊杰。中国已经被我们占领了大半,我相信在不久之将来,我们大日本帝国的军队,就像秋风扫落叶一样,荡平中国,建立起大东亚公荣圈。我们的军事、武器都是一流的,你们这些小小的抵抗只会是以卵击石,自取灭亡。你的朋友,药店的老板已经成了我们的朋友,你们的事情我们都已经了解了,所以我劝你还是早早的说出来,免得受苦。”
  万成东心里一震,原来是被药店的老板出卖了。但他的鼻子只是一哼:“做梦吧,小日本!”然后把头转到旁边,欣赏起了房间里的刑具来。
  这时传出了隔壁梅子的阵阵惨叫声。这凄惨的叫声,声声如同尖刀一样刺痛着万成东的心窝。他觉得梅子的受刑比让自己受刑还难受。他大喝一声:“别打她!对付一个柔弱的女人,你们算什么本事?有种冲老子来,爷爷等着呢!”
  小野嘿嘿地奸笑着:“万君,不要着急嘛!只要你说出你们的一伙,我会让你当皇协军的营长,给你和夫人荣华富贵,怎么样?你考虑考虑,明天给我答复好吗?”
  不等万成东回答,小野拍了拍手,隔壁梅子的惨叫声停住了。站在旁边的两个宪兵把万成东押回了牢房。梅子浑身是血的被宪兵抬着进来,丢到万成东面前,他扑过去,抱起了已经昏死过去的梅子,轻轻地叫着:“梅子,梅子,你醒醒,你醒醒啊!”
  梅子睁开了眼,微弱地喘息着:“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梅子,你没事吧?我快急死了,真怕你被他们整死,我保护不了你啊!”万成东泪流满面。
  “我没事,为了我们的信仰,我不怕死。”梅子笑了一下,但身上的伤口让她更疼了,她的脸色煞白,眉头疼得一皱。
  “可是明天我担心他们会用更阴毒的刑具来对付我们,我是不怕的,就是担心你。”丈夫搂着妻子,抚摸着她沾着血的秀发说。
  “不要担心我,记住,我们坚决不能说,打死也不能,因为我们的手上有很多人命,我们绝对不能当叛徒!”梅子又举起了攥得紧紧地拳头。
  “你知道吗?我们是被药店老板出卖的!小野跟我说的。”万成东恨恨地说。
  “这个叛徒,汉奸走狗,他不得好死!”梅子咬着牙说:“幸亏我只是单独和他联系,他不知道别的小组,不然就会死很多人!”
  看着心爱的梅子,万成东心里如同油煎一般,真不知道明天鬼子会怎样对待她。
  第二天小野见到万成东后,问他考虑的怎么样了?万成东“呸”了一口,不再说话。小野一摆手,两个袒胸露背的彪形大汉,拿出正在炉子上烧得通红的烙铁,一下按在了万成东的胸膛上。焦糊的气味加上滋滋声,让他疼得昏迷了过去。大汉提来一桶凉水,舀起一瓢泼在万成东的头上,他机灵地打个冷战,苏醒过来。然后鬼子又给他用了老虎凳、辣椒水等酷刑,他昏死过去好几次,都没有让他开口。他想快点死了算了,可是敌人是不会让他死的。
  下午的时候,小野让宪兵把梅子架上来,绑在万成东对面的柱子上。小野和田三秃子坐在前面的椅子上,两人摆上了棋盘,下起了象棋。看来是小野的棋技不错,连赢田三秃子三盘,小野嘴角泛着胜利的笑意。第四盘,田三秃子却突发神勇,支士、跳马、拱卒、出驹,竟然把小野将死了。小野恼羞成怒,立刻翻脸了,失去了原先装出来的斯文,大声嚷道:“不下了,不下了!继续行刑!来人,把这女人脱光了!”
  梅子吓得大声骂道:“不要啊!别碰我,你们这些畜生!”
  昏迷中的万成东被梅子的尖叫声惊醒了,看到被脱光衣服的梅子,正在拼命挣扎着。他大声骂着:“你们这些猪狗不如的东西,放开她!小日本,我操你八辈祖宗,你们这些混蛋王八蛋,畜生!”
  小野和田三秃子嘿嘿地奸笑着。小野又一摆手,几个彪形大汉脱去裤子,淫笑着走向梅子。万成东再也无法忍受了,他大喊道:“快住手!我说,我说。”
  小野挥挥手,那些大汉提着裤子走开了,过来几个宪兵,给他们松了绑。万成东给梅子披上衣服,他和梅子抱头痛哭起来。
  小野叫人把万成东带进了一间宽敞明亮的房间里,桌子上摆满了酒菜。万成东的脸上已经失去了往日的平静,现出死尸般的枯槁之色。他慢慢走到桌前,拿起酒杯,犹豫了一下,然后一饮而尽,没有动筷子,用手抓起肉来大口吞咽着。小野和田三秃子对视一笑。等他吃饱喝足后,小野微笑着看着他:“现在可以说了吧?”
  万成东抹了把嘴角的油说:“可以了,不过你们必须说话算话,我要当营长。”
  “一定的,一定的,只要你说出那些抗日分子,我会让你当营长的,以后还会让你当团长的。”小野拍着万成东的肩膀说。
  “你们先把我的妻子放了!”万成东要求道。
  “可以,但你必须带我们去抓人,如果你撒谎,我们就把你妻子,嘿嘿!你的明白?”小野冷笑道。
  “好,我答应你们。”
  商河县城里,出现了一队队的鬼子宪兵和伪军警察,前面几辆带偏斗的摩托车。坐在最前面偏斗里的人就是万成东,他指点着鬼子去抓人,一夜就抓捕了八个人。小野搓着手,脸上笑开了花。他拍着万成东的肩头竖起了大拇指:“万君,你地,大大地好!”
  “这次可以让我妻子回家了吧?”万成东盯着小野的脸说。
  “可以了,可以了,我这就叫人护送夫人回家。不过万君还要受点委屈,留下来,明天随我们一起去扫荡万家坊,抗日分子的老窝。”小野皮笑肉不笑地说。
  “好说,好说,为皇军效力是我应该做的。”万成东点头哈腰,然后又说:“我可不可以见见我妻子?我想和她亲热亲热。你知道这几天我憋坏了。”
  “明白,明白,这种事是人之常情,我是个非常重情义的明白人,男欢女爱实属正常,哈哈!”小野开心地大笑着。
  万成东被一队宪兵“护送”到自己的家,自己走进院子,关上院门。他偷偷看了看外面,那些宪兵把院子都围了起来。
  梅子看到他后,气得浑身颤抖:“你这个汉奸走狗,竟然真的出卖了组织!”
  “别说话,听我解释,我带他们去抓的都是平日欺压百姓的流氓地痞,这很快就会被小野识破,所以你要尽快把信送出去,让那几个小组的人赶紧转移。明天小野让我带领去万家坊扫荡,如果不及时通知我们的人转移,到时就会血染万家坊,所以我先回去稳住日本人,你连夜把这个紧急情况送出去!”由于事态危急,万成东的脸色非常凝重。
  “啊!我还以为你真的叛变了,都想杀死你为民除害了!”梅子脸上带着微笑。
  “先不要说这些了,情报十万火急,我赶紧回去,不能引起小野的怀疑。我走了,这里的特务就少多了,你从那个梯子爬到邻院去,邻居王大伯是咱们的人,他家有个后门,你就在那里出去,他儿子就在北城门那里看门,让他带你出城。记住,一定要谨慎小心,注意安全!以后无论遇到什么,你都要坚强地活着,我爱你!”万成东搂着梅子,眼里无限柔情。
  “啊!你是不是早就预料到了,提前做好了退路的事?我怎么不知道邻居王大伯的儿子在北城门看门啊?你去了是不是就回不来了?我希望你也活着,因为我爱你!”梅子没有想到自己的丈夫心这样细,想的这样周全,又想到他回去就是九死一生,心中非常痛苦。
  万成东又用力抱了抱梅子,亲了她一下说:“好了,我会保护自己的,我们的时间不多了,不能再耽搁了,记住,千万要把信送出去,你也一定要好好活着!”万成东双眼炯炯有神。
  又亲了妻子一下,万成东毅然转身走向大门。梅子看着丈夫坐上日本鬼子的偏斗摩托,一路绝尘而去,眼里满是泪水。
  第二天淡淡的晨曦中,一大队日伪军开出商河县城。前面是几辆卡车,上面都是荷枪实弹的日本兵,后门几十辆摩托车,最后面是跑步前进的伪军士兵。在城南八里庄土围子,又与兵营里的伪军团长李光明的几百日伪军汇合后,扑向万家坊。一千五百多人的日伪军,把万家坊围了个水泄不通。
  鬼子先是架起了六零钢炮,对着村庄一顿猛轰,村子顿时烟雾滚滚,火光冲天。然后是最怕死的伪军,猫着腰,慢慢向村子冲去……
  小野对这次扫荡信心满满,谁知竟然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他暴跳如雷,拔出他的佩刀跑到万成东面前,他要刀劈活人。
  万成东坐在摩托车上早就有了打算,他在开摩托车的鬼子不注意时,摘下了鬼子腰里挂着的一颗手雷。在小野快要冲到面前时,他拉开了手雷的拉环,手雷里冒出了浓浓的白色烟雾……游击队早就抬着战利品跑没影了。看到被捆绑在一起的低头搭脑的伪军,气的小野哇哇怪叫。
发表于 2017-11-11 11:05:30 | 显示全部楼层
情节起伏跌宕,文采细腻感人,作品具有很强的吸引力,读后耐人寻味。好作品,力荐共赏!问好作者,感谢賜稿,祝老师在远山创作丰收。
发表于 2017-11-11 22:24:3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段传奇故事,一首荡气回肠的赞歌!
发表于 2017-11-14 22:05:05 | 显示全部楼层
读后荡气回肠,欢迎老师参赛,预祝佳绩!
发表于 2017-11-14 22:06:47 | 显示全部楼层
编号14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1-16 07:33:4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万成东智勇双全,令人感佩!欣赏佳作!
发表于 2018-7-4 08:50:27 | 显示全部楼层
血与火的洗礼中见证真品性!预祝佳绩!

本版积分规则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8-9-24 17:25 , Processed in 0.716291 second(s), 3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