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136|回复: 5

黄老八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9 18:35: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生活圈制作
本帖最后由 凤凰山人 于 2017-11-9 18:54 编辑

                                                                                                                                     黄       老      八
   
      自古齐鲁出圣贤,桂河两岸故事多。黄家庄有一个大财主叫黄老八,家中良田成片,骡马成群,是远近闻名的大善人。黄老八行善乡里,广积阴德的善举一直传为美谈。有一年发大水,把村前河道上的小桥冲毁了,眼见南来北往的客商被大水阻隔两岸,前行不得,后退不能。危难中,黄老八舍施饭菜,救危济困,帮众人度过了困难。大水过后,黄老八主动出资在河道上修桥,套上马车亲自到山上拉石头,他的义举感动了乡民,好多人自动出义工赶来帮忙,工地上铲土的,推车的,打石头的,人头攒动,一派热火朝天。老八夫人带领女眷支上三盘鏊子擀饼,给大家管饭,不久一座壮观精美的大石桥修好了,人们叫它黄村大石桥。
     黄老八的夫人孙氏聪颖贤惠,居家过日子有谱有相,率领一班女将把诺大个家庭打理得井井有条。夫妻二人相敬如宾,恩爱有加。只是近年来一桩心事把老八愁得整日里眉头不展,茶饭不思。原来孙氏过门快十年了,却一直未能生育,“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老八已届而立之年,仍无子嗣,自己百年之后家产无人继承不说,断了黄家的香火事大。孙氏也自知愧对黄家,一日,孙氏主动向老八提议,要给老八娶妾,老八无奈,只得应允了。过不多久,孙氏真的給老八领来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此人眉清目秀,唇红齿白,人称梅花姑娘。过门后,孙氏安排老八天天住在梅花房里,天天盼,日日盼,盼着不久自己就能当上伯母了。然而三年过去了,梅花仍未生出一男半女。老八不忍地说:“梅花啊,你们两个都没能给我生出儿子来,这是命里注定我就没有儿子,我也不会埋怨你们。你还是趁着现在年轻,赶快另嫁他人吧,也好熬家人家。”梅花哭得跟泪人一样,想想自己自从来到黄家,三年来吃好,穿好,生活无忧,老八夫妇对自己无微不至地照顾,知冷知热,恩恩爱爱。一千多个日日夜夜,同住一个屋檐下,同在一个锅里摸勺子,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思前想后,实在不忍心离去。但看到黄老八一脸的真诚,孙大姐一再的规劝,只得恋恋不舍地走了。临走,老八把金银首饰,绸缎布匹,粮食家具装了满满一马车,像陪送闺女一样,给梅花带上。
    梅花来到百里之外的董家庄,跟一个大龄青年董斌结了婚,这个青年体格健壮,老实敦厚,勤劳能干,只是家境贫困,一直未婚。梅花的到来,给这个家庭增添了活力,他们翻建了新房,又买了几亩地,小日子越过越红火。不久梅花生了个大胖小子,小两口直乐得合不拢嘴,像吃了蜜糖一样,喜在脸上,甜在心里。然而,梅花掐指一算,不禁大吃一惊,难道这孩子不是他的!怪不得当初从黄家走时,身体不适,食欲不振,原来已经有了,都怪自己粗心大意,不曾觉察。董斌并不在意这些,依然对她们母子亲亲热热,体贴照顾。孩子白白胖胖,活泼可爱,着实招人喜欢,就取名董金宝吧。
     转眼金宝已经十多岁了,父母送他到私塾读书。金宝天资聪颖,勤奋好学,深受先生喜爱,别人需要学七八年的功课,他不用五年就学完了,他写的文章先生经常拿到别的学校给人看,十里八村的塾师都知道董家出了个才子,将来必成大器。但是,几个纨绔子弟却对他恨之入骨,每每先生不在,就拉他一块玩耍,金宝不从,就受到拳打脚踢,百般侮辱,叫他“带犊子”,“没爷种”。金宝为了不叫父母生气,回家后从来不说。时间久了,金宝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自己的父亲明明天天跟自己在一起,为什么说是“没爷种”呢?回家后他跟母亲说:“娘,我问你个事。”“什么事?说吧孩子。”“娘,你可要跟我说实话呀。他们叫我‘没爷种’是怎么回事啊?”梅花一阵心酸,心想孩子大了,应该让他知道真相了,就把想当年怎样在黄家为妾,又怎样嫁来董家,一五一十地跟金宝说了。这时的金宝已经长成一个大小伙子了,他弄清楚了自己的身世,思前想后,决心辍学,到黄家庄去寻找自己的亲生父亲。
      一日,金宝把父母请到堂屋坐下,自己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说:“孩儿不孝,从今后我不再上学了,我要去寻找我的父亲。你们的养育之恩,我没齿不忘,有生之年,我一定会报答你们的!”二老看到金宝一脸严肃,意志坚决,就答应了。给金宝换了一身新衣服,烙上煎饼,说:“孩子呀,此去一百多里地啊,你一天走不到的,晚上住宿一定要找个安全的地方,睡好觉,别受了凉。”千叮咛万嘱咐,一直送出村头,母子洒泪而别,金宝拜别父母,踏上了行程。
     日落西山,金宝来到一个村子,正准备投宿,村边一户人家引起了他的注意。看样子是一个富裕人家,房子后边是一个场院,房子有后门,与场院相通,出出进进非常方便。靠近后门的地方有一个柴草垛,因为烧火做饭拿柴火,已经抠上了一个大窟窿。金宝心想,我干脆在这里过夜吧,何必再去打扰人家呢。于是金宝抱来了一捆棒子秸堵在洞口,自己钻进柴草洞里,四下里一打量,还挺宽敞的。他摸黑吃了点自带的煎饼,喝了点水,连日走路累了,正准备睡觉。夜深人静,想想自己的身世,明天就要见到亲生父亲了,心里一阵高兴,再一想,从此就要跟自己的母亲天各一方,母子连心,不免又有些悲伤。心潮澎湃,辗转反侧,却怎么也睡不着了。
     却说场院边上这户人家,有个女儿莲花,年方十六,出落得亭亭玉立,粉面桃腮,一个偶然的机会认识了本村青年王小二,从此两人一见钟情,私定终身。无奈父母嫌贫爱富,百般阻挠,不让他们来往。一气之下,两人决定私奔,商定今晚半夜出走。姑娘早早把自己应带的衣物细软包了两个大包袱,只等夜半时分小二前来接应。
     小二吃过晚饭,迫不及待地来到后门口等候,可是刚到场院边,就听到有欻拉欻拉的响声,细听是从柴草垛里传来的。不好!有埋伏,莫不是被人发现了,赶快溜走!过了一会再去看看,柴垛里的人还是没走。天过半夜,一连去了四五趟,柴垛里的人仍然没有离开的迹象,看来今晚的计划要落空了,也罢,另找机会不迟,小二干脆回家睡觉去了。
     莲花在房间里做好了一切准备,焦急的等待着小二前来接应,可是一等不来,二等不来,看看半夜已过,还不见小二身影。实在等不住了,悄悄打开后门瞧瞧,黑灯瞎火的什么也看不见,侧耳细听,柴垛里有响声,心想,原来小二早已在此等候了!心中暗自高兴。“过来!”姑娘压低声音朝柴垛连喊三声。金宝朦胧中听到有人喊,仔细一听,是一个女子的声音,而且一声紧似一声,好像有什么急事,金宝决定起身查看,如果有什么紧急情况,也好出手帮助。
     金宝刚走到后门口附近,“拿着!”一个女子的声音,还没等他回过神来,一个大包袱就塞到了自己怀里。“再一个!”又一个包袱塞过来。“快走!”黑暗中女子径直头前走了。金宝提着两个包袱,一手一个,跟在后边,紧追不舍,跌跌撞撞,很快就出了村头。走大路,越小路,过沟爬崖,两人只管走,谁也不说话。东方鱼肚白,晨曦微露,约莫走了十多里路,两人实在走不动了,就在一个崖头背风处坐下了。女子一回头,四目相对,不觉惊叫起来:“啊!你是谁?”“我是董金宝啊,你领我这里来干什么?”五更半夜,一对青年男女,在这荒草野坡的地方,什么也不用说了。当两人弄明白了对方的身世和来历后,认命吧,缘分啊!上天的安排,月老的美意,领了吧!于是两人插草为香,拜了天地,阴差阳错成就了一对小夫妻。
      天亮了,两人吃了母亲给烙的煎饼,到小河边喝了点泉水,背上行李,披着朝霞,踏着露珠又上路了。两人有说有笑,各自述说着家乡的见闻,一路上也没觉得怎么累,很快来到了黄家庄村头。
     一个老者从大街上匆匆路过,金宝上前打了一躬,说:“老伯,借光。”“什么事?”“这可是黄家庄?”“是啊。你找谁?”“我找黄老八,是这村的吗?”“你是他什么人?”“我是他儿子啊,十五年前随娘改嫁,今天我来找我亲爷来了。”“哎呀,你来得正好啊!昨晚他刚去世,你再晚来几天就见不到他了。走,我领你去!”
     黄家大门,人们进进出出,一片忙碌,本家孝子和亲朋邻里正忙着给黄老八办理丧事。董金宝和莲花在老伯的带领下来到黄家门口,一进大门,金宝就三步并作两步,一头扑倒在棺材旁边嚎啕大哭,“亲爷啊,我来晚了,还没见你一面,你就走了!”那哭声撕心裂肺,直哭得在场的人也跟着眼泪纷纷。老太太孙夫人猛然一惊,哪来的小青年自称是黄家的儿子?我倒要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小伙子,别哭了,我问你几句话。”“你为什么哭爷呢,你是谁?”“我是他亲儿子啊,这是我媳妇莲花。你就是孙伯母吧?”“怎么,你认识我吗?”“我母亲是梅花呀,十五年前离开了黄家,这次是母亲让我来找你和我爷的啊!”孙夫人瞅了瞅金宝的脸型,左端详右端详,和老八简直是大脸扒小脸,就连鼻子,眼睛,嘴巴都一模一样。这时金宝解开自己的包袱,拿出一个红布包,一层一层打开,一只铮亮的金簪子呈现在众人面前。老太太拔下自己头上的簪子,一比较,花纹形状完全一样。这是当年老八的一对金簪子,分别送给了他的两个夫人。睹物思人,老太太身子一阵颤抖,嘴角不停地哆嗦,好长时间没说一句话。突然一把抱住金宝呜呜地哭了起来。“我的孩子啊,你可来了!你爷想儿子想了几十年,到死也没有瞑目啊!”“我的老姊妹啊,你给黄家生了个好儿子!”“黄老八有儿子了!黄家有救了!”
      当晚,孙夫人张罗着请来了黄氏家族长,黄老八的兄弟和各家长辈们,向大家介绍了金宝的身世,并当众宣布,董金宝改名黄金宝,管自己叫“亲娘”,正式认祖归宗。
      黄金宝与媳妇莲花首先拜见了亲娘,又拜见了在场的各位长辈,拜谢大家多年来对父亲和黄家的关照,承诺把自家的粮食拿出一半分给大家以表谢意。
      近年来,黄家家境日下,骡马卖了,长工散了,土地荒芜了,黄老八自三年前卧床不起,身体羸弱的黄夫人独自支撑着风雨飘摇的黄家大厦。金宝的到来给黄家注入了新的活力。在孙夫人的主持下,黄老八的公事办得隆重体面,连唱三天大戏。出殡当天,三十二人抬的大杠,旗锣伞扇,吹鼓手各式仪仗一应俱全,十里八乡看殡的人亚肩迭背,挤满了整个街筒子。黄金宝披麻戴孝,走在孝子队伍最前边,一直哭得死去活来,看殡的人无不为之动容。
     公事过后,黄金宝把母亲梅花和义父董斌一块接来黄家庄居住,董斌当了黄家的大管家,为金宝和莲花补办了婚礼,一时间黄家喜事连连,人气渐旺,登门攀亲的,贺喜的络绎不绝。这一切都是在孙夫人主持下办理的。不久,金宝在亲娘的一再催促下外出求学,恢复中断了的学业,几年后金榜题名,中了进士,黄家成了誉满乡里的名门,佳话流传至今。
                             
                                                                                                                                                                                      张景茂讲述     
                           
发表于 2017-11-9 23:02:4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吸引人的故事!问好老师!

点评

谢总编美赞!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11-10 07:34
 楼主| 发表于 2017-11-10 07:34:32 | 显示全部楼层
春归处 发表于 2017-11-9 23:02
非常吸引人的故事!问好老师!

谢总编美赞!
发表于 2017-11-12 16:02:4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善有善报!欣赏佳作!

点评

谢副站长!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11-13 16:28
 楼主| 发表于 2017-11-13 16:28:05 | 显示全部楼层
舟上客 发表于 2017-11-12 16:02
善有善报!欣赏佳作!

谢副站长!

本版积分规则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8-1-19 08:04 , Processed in 0.587633 second(s), 3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