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349|回复: 2

文学与命运 / 潇雨

[复制链接]

33

主题

36

帖子

1817

积分

特约作家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817
发表于 2017-10-31 05:26: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生活圈制作
                                                   文学与命运
                  
       邵红梅的文章《左右》其实我只读了一遍,里面的文字和情节我读过就铭刻在心里,不需要去反复去读它,因为文中的人物我了解。
那天在禾泉的联欢会我也在现场,座位是会议安排的,应该没有什么说法。我和邵红梅,张岩、刘文书的桌子相隔一桌,其实我们也相隔不远,落座时我和他们都一一打了招呼。我和邵红梅好像是初次见面,我和她不熟,只是她在文学圈里的名气和她文章的知名度让我对她印象很深,在大家眼里她是一个美女、睿智型作家。我和她只是在会议最后聚餐敬酒的时候,彼此才过多的说了一点寒暄,到现在,我从她的微信内容中了解她目前在浦东的一家医院上班。
       文章中提到的张岩、刘文书,都是我的文友。对于作家张岩来说,我最早也是通过阅读他在清明和安徽文学杂志上的文章了解他,认识他,一直到最后我们之间成为很好的文友。对于刘文书,我一开始是通过朋友和蚌埠日报首席编辑刘彬彬老师的介绍,彼此间互相有了来往。但是,在一次刘文书不幸遭遇车祸后,生命垂危,住进了我们医院的脑外科,我们之间才有了更深的了解和开始了交往。
       第一次见到张岩,不知是在什么时候了,就像邵红梅文章中所描述的场景是雷同的,他一直很酷的把左手放在上衣或者裤子的口袋里,冬夏两季都是一样的姿势。我当时产生过一些疑问,后来,经他人介绍我才知道缘由。所以说,要不是邵红梅在文章中说出了张岩的左手残疾,我是不会在任何场合下用文字在去表露的,我对张岩很尊重,也很敬佩。
       那一年,在脑外科ICU见到刘文书的时候,他已经处在深度昏迷状态,我记得,还是文友王青告知了他因为车祸住在我院。在他生命垂危的时刻,刘彬彬老师亲自去病房,在他的床前呼唤他的名字,给他安慰和鼓励。病愈出院后,他在每次我们相聚的时候,总会眼含泪水的说,“我一生中最要感谢的人就是刘彬彬老师和杨晓培老师,是他们在我生命危难的时刻,使我在冥冥之中感受到了一定要活下来的支撑和信心。
       我们文友们都知道,张岩在用力的经营着他的书店,刘文书也和张岩一样,打理他那个不大的小商铺。但是,文友很清楚,他们的文章和文学的才华与经营的商铺书店在一起类比的话,有点大相径庭。每当看到刘文书粗糙的双手,你就能感到他生活的艰辛和对人生的意志的磨练。当你看到张岩残疾的身体,你就会对人生的意义更加坚定信念。如果说,文学能改变一个人的命运的话,真的没有在他们的身上得到体验。
       说道逆境中的作家,我想到了逝去的著名作家史铁生,我们都知道他是一位残疾人,但是他自强不息的生活状态始终鼓舞着我们每一个人。记得在一篇文章中曾经看到他对四川成都残疾人作家杨鲁勇的鼓励和自信的表达。杨鲁勇清楚的记得史铁生在信中说的几句话:“瘫痪方面,我的历史是你的12倍,可以介绍一点经验,我最想提醒你的是灾难开始了,而且是刚刚开始。”“我们有爱情的权利,绝不降低爱情的标准,在爱情上我只接受两个分数,要么100分,要么0分。”从中可以看出不论是身体的残缺或者自己的生活处于逆境,生活照样可以美满,人生照样可以精彩。
       其实,文学本身改变不了什么,在我看来重要的是当事人自己的一种心态和信心。也就是像张岩和刘文书他们代表了一种毕生对文学的执着与追求的信念。我们也不冀图文学去改变我们的生存状态,只是希望我们会在文学的道路上不知疲倦的去一路狂奔和追求。
发表于 2017-10-31 08:37:4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写文章的人对人生的看法可以激励自己自强不息!欣赏佳作!
发表于 2017-10-31 08:41:32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佳作,感谢賜稿。问好作者,祝创作愉快,期待更多精彩!

本版积分规则

180 秒后自动关闭 欢迎注册远山文学网!请用中文注册,留下真实简介,并加微信18781033178,以便第一时间审核通过。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9-9-23 07:05 , Processed in 0.395397 second(s), 3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