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159|回复: 6

[远山杯短篇小说大赛]追梦藕塘村/王生文008

[复制链接]

4

主题

19

帖子

7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2

积分
72
发表于 2017-10-8 09:18: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生活圈制作
远山杯短篇小说大赛《追梦藕塘村》王生文

                      一
  广袤无垠的豫南平原上,一辆大巴车行驶在国道上。
  国道两旁,那一望无际的麦田已经涂上了金黄,那连绵不断的稻田里刚被翻新的泥土如铺上了一床床褐色的绒毯,那一片又一片的荷塘和鱼塘,荷叶青青,碧波荡漾,处处彰显着鱼米之乡的丰美。
  坐在车上的姚红杏虽一身学生素装,但她那出水芙蓉般的脸庞却显得十分纯美,她望着窗外那一派美丽而富饶的田野,激动不已地喊道:“大明,你看!太美啦!你看那荷塘、鱼塘、荷叶青青、碧波荡漾,多美呀!”
  坐在姚红杏对面的崔大明自豪地问道:“怎么样?还是我的家乡好吧?嫁到我家你就掉进福窝里了!”
  姚红杏仍沉浸在那神奇的荷塘里,她望着窗外,神秘兮兮地问:“那莲花真的能睡在莲叶上吗?”
  崔大明道:“真的!那叫睡莲!俺家藕塘村到处都有这种莲花!”
  姚红杏兴奋地道:“太好了!”
  就在这时,售票员提醒旅客们道:“旅客同志们!莲花镇车站快到了,有到莲花镇和藕塘村去的旅客,请你准备下车!”
  汽车在标着莲花镇站站牌前停了下来。
  崔大明与姚红杏下车拐向通往藕塘村的村级公路上。崔大明向姚红杏指着不远处一个绿荫覆盖下的村舍道:“你看,那就是生我养我的藕塘村!”
  那是一个绿树成荫、藕塘遍布的平原村庄,村街上那红砖蓝瓦的农舍错落有致,或在鱼塘边,或在藕塘旁,崔大明的家就在一片藕塘旁边,门前有一棵高大伟岸的青钱柳。崔大明带着姚红杏朝门前走来,顿时引来了不少人羡慕的目光,也招来了不少人的夸奖,羞得满面通红的姚红杏低着头只是往崔大明的背后躲着。
  一群妇女投来了羡慕的目光,窃窃私语着,一位领头的二嫂向崔大明招呼道:“大明,回来啦!呦,还带回个俊媳妇哩!”
  崔大明道:“二嫂,莫见笑啊!”
  那位二嫂道:“大明呀,你二嫂我还没见过这么俊的媳妇呢!”
  一群妇女附合着道:“就是嘛,美如天仙啊!”
  崔大明美滋滋地道:“谢谢嫂子们夸奖!”
姚红杏不好意思地拉一把崔大明道:“快走!咱俩还没结婚呢!”
崔大明厚着脸皮道:“没事儿!结婚没结婚都一样!”
  崔大明与姚红杏说说笑笑便来到了大门口。
  崔大明一进大门就高喊着:“爸!妈!你们快出来看哪!我把谁给你带回来啦!?”
  崔大明的话音刚落,就从正屋内走出一个高大魁伟的大娘来,她就是崔大明的母亲,她惊喜地喊着;“呦!可把俺媳妇跟盼回来了!”说着上去一把挽住红杏的胳膊亲热地道:“好儿媳哎,你可把妈给想坏了!早就听我儿说你咋好咋好,他拿个照片让妈看,可那照片小,看不真啊!嗨,这一见真人比照片儿还俊一百倍,哈……”
  就在这时, 一个浑身溅满了泥巴浆子的中年男人,肩上背着鱼网,手里提着一桶活蹦乱跳的鱼,风风火火地走进院来,这就是崔大明的父亲崔平原。
  崔大明急忙上前接过崔平原手中的鱼桶道:“爸,你回来了!打这么多鱼啊!”
  崔平原道:“你妈说,你俩今儿要回来,就催我去塘里撒了一网!”
  崔大明向红杏道:“这是咱爸,快喊爸呀!”
  姚红杏为难地低下了头。
  崔大明埋怨着道:“真笨!”
  大明娘夺过大明手中的鱼桶道:“就你能!人家不是刚来嘛!还不快领你媳妇回屋去!”转而又对崔平原道:“他爸,咱去给媳妇做饭去!”
大明娘与崔平原往灶房里走去,崔大明领着红杏往堂屋里走去。
  姚红杏一走进堂屋就被这个殷实人家屋内的陈设所吸引,堂屋内地板全是铁红色的地板砖铺成的,乳白色的砖缝洁净如画。屋内的陈设古色古香、朴实大方,电视柜、木制沙发和放在方桌两旁的藤椅全是古铜色的。中堂上挂着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等人在机场上欢迎邓小平从莫斯科返回的巨幅画像,画像两旁的条幅是:翻身不忘共产党,幸福不忘党中央。姚红杏望着这眼前的一切便陷入了沉思。
  崔大明走到红杏跟前道;“怎么样?我们家不错吧?”
  姚红杏道:“你们家的政治空气挺浓的嘛!你瞧这画像这条幅,一般人家是不挂的。”
  崔大明自豪地道:“不错,不错!你真是慧眼识珠!说实话,俺家就不是一般家庭!俺爸俺妈都是共产党,而且都是共产党的农村干部!”
  姚红杏这才有所领悟地道:“怪不得大伯大妈对共产党那么有感情!”
  崔大明道:“不瞒你说,俺爸当过生产队长,俺妈当过妇女队长,现在还当着村妇联主任兼治保主任呢!你来俺家住,安全得很!谁也不会来查什么流动户口证明,你就放心地住,住到我毕业后,咱们一起去上班!”
  姚红杏道:“这我倒很放心,可就是对你这里的风俗有些不习惯!”
  崔大明道:“什么风俗你不习惯?”
  姚红杏道;“人家一进村,你瞧你们村里人那眼神那称呼,媳妇长媳妇短地,把人叫得无地自容!”
  崔大明道:“这是俺们村里人热情好客,张扬奔放的新风尚!也是俺们村里人对你的最高奖赏。怎么?不愿意?”
  姚红杏不好意思地道:“也太开放了吧!再说,俺还没过门,你妈就儿媳妇儿媳妇地叫个不停,真叫人不习惯。”
  崔大明道:“这你就错怪俺妈啦!俺妈是盼儿媳妇心切呀!去年盼到今年啦!一听说你来,又是杀鸡、又是捕鱼,今儿中午的饭肯定比过年都丰盛!不信,咱们去灶房看看?”
                              二
灶房里案板上放着一盆鸡、一盆鱼和一盆红枣莲子汤在淌着热气。
  崔平原在灶前烧着火,大明娘站在锅前正用铲子翻着锅里的蒜苔和肉丝,屋里弥漫着菜香和肉香。
  这当儿,崔大明领着红杏走进灶房。崔大明一跨进灶房就道:“妈,好香啊!炒什么好菜啊?”说着就往锅台旁走去。
  大明娘头也没抬地翻着锅里的菜道:“就你鼻子长!”
  崔大明道:“不是我鼻子长,而是妈炒的菜太香!”转而用手推了一把姚红杏道:“去,替咱爸烧火去!哪有晚辈看着他老人家烧火呀!”
  姚红杏为难地道:“爸,让我来烧火!”
  崔平原还正在做难时,大明娘便转身道:“烧什么火呀,我的儿媳妇!你个鬼儿子呀!你咋把俺儿媳妇带这儿来啦?这儿烟薰火了的,快出去!马上就开饭!”说着就把崔大明和姚红杏推出了灶房。
     不一会儿,堂屋里的饭桌上放着一盆浑鸡、一盘浑鱼、一盆蒜苔炒肉丝、一盘西红柿炒鸡蛋和一盆红枣莲子汤。大明娘、崔平原坐在桌子的上首,姚红杏坐在大明娘身旁,崔大明坐在崔平原的身旁。
  大明娘先盛了一碗米饭递给红杏道:“这第一碗先给俺这日盼夜盼的儿媳妇!好好吃,尝尝你老妈这手艺儿!”说着就从盆里往碗里夹着菜道:“这是浑鸡,这是浑鱼,这是专为你做的红枣莲子汤!你头一回到家,可不要做假!”接着又给崔平原盛了一碗米饭递过去道:“这一碗给你爸。你爸今儿一天也辛苦了,为了迎接儿媳妇来,又是杀鸡、又是打鱼,你就也多吃点儿吧!”说罢自己盛了一碗坐下道:“都快吃,快吃!”
  坐在一旁的崔大明道:“呦!妈,我的呢?”
  大明娘故意把脸一板道:“个人盛!”
  姚红杏欲起身道:“妈,我去给他盛!”
  崔大明得意地道:“这还差不多!”
  大明娘一把按下红杏道:“不去!叫他自己盛!”
  崔大明拿起碗,伸手握住勺子盛着米饭,嘴里不停地嘟嚷着:“你瞧我妈哎,刚给她带个媳妇回来,她就成了偏心眼儿喽!”
  大明娘夹起个鸡头往大明嘴边一放道:“张嘴!”
  崔大明叼着鸡头坐下,又把鸡头放在碗里道:“谢谢妈!”
  正当一家人说笑不止时,崔大明的妹妹崔小伟走进来道:“呦!比过年还热闹呀!”
  大明娘边拿碗盛着米饭边说:“这鬼女子,咋这会儿回来啦?你不是说不回来嘛?!”说着把米饭递了过去。
  崔小伟把包往旁边一撂道:“你瞧我妈说哪儿啦,我哥带我嫂子回来了,厂里再忙,我还不赶紧回来瞧瞧!”说着便挤到姚红杏身旁坐下道:“嫂子,你长得好漂亮,好苗条哟!真叫人羡慕!”
  姚红杏道:“你也很漂亮的!”
  崔小伟欣慰地道:“谢谢嫂子夸奖!”说着从盆里夹一个鸡翅膀放进姚红杏的碗里道:“俺给嫂子夹一个鸡翅膀!”说着又给崔大明夹了一只道:“再给俺哥夹一只!祝愿你俩比翼双飞、早成连理!”
  大明娘惊奇地道:“噫,俺小伟挺会说话的嘛!”
  崔大明半开玩笑地道:“有些人呀,真是忘呼所以,如果再不听我奉劝,及早减肥,继续横向发展,注定嫁不出去的!”
  崔小伟一听气得两脚直跺脚道:“妈,你瞧俺哥……”
  大明娘疼爱地拍拍小伟的脊背道:“咋?我瞧我小伟胖乎乎的,怪好看的!别听你哥瞎胡说!减什么肥呀?咱就是要吃得肥肥胖胖的,这才是咱新农村大家闺秀的形象!”转而又抚摸了一把姚红杏的脊背道:“小伟,你看你嫂这身板,一点儿也不瘦!”
  大明娘的一番话引起了全家人的欢笑声。
      
                        三
  晚上,大明娘正在屋西内间用刷子扫着那张崭新的席梦思床,这时姚红杏走进来拿过大明娘手中的刷子道:“妈,让我扫,这席梦思床还是新的嘛!”
  大明娘从大立柜里取出一套被褥放到床上道:“这是我给大明准备的结婚家俱,都准备了三年啦,也没用上。这套被褥也全是新的,你一来全用上啦!”
  姚红杏望着席梦思床上那两行红艳艳的诗句,不禁默默地念诵着:“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脑子里突然闪过了千里之外老母亲站在村头银杏树下送别的情景。
  大明娘望着陷入沉思的姚红杏,深情地道:“杏儿,你……”
  姚红杏悄然地道:“唔,没什么,就是眼有些困。”
  大明娘道:“那就快点儿铺床,早些儿歇着。今晚妈我陪你睡,咋样?”
  姚红杏欣喜地道:“那太好啦!”
  大明娘关切地问:“晚上起夜吗?”
  姚红杏羞于开口,低下了头。
  大明娘道:“这有啥不好意思的!天王老子地王爷也不能只进不出!”说着从大立柜里取出一个崭新的白洋瓷盆道:“这东西妈也早给你们准备着呢!”
  大明娘把洋瓷盆放在床边道:“你先睡,妈去给你爸交待一声就来陪你睡。”说毕便走出屋外。
  此刻,姚红杏望着那洁白的瓷盆,眼泪不禁滴了下来,脑海里闪过老母亲给她取盆的身影……
  灯熄了。姚红杏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
  大明娘不时把姚红杏伸在外面的胳膊、腿放进被窝里。
  姚红杏终于睡着了,但她好像在做着什么梦,眼角上泪在往下滚,嘴里哼哼叽叽地像是在哭泣……
  大明娘心疼地伸手去擦着姚红杏脸上的泪。
  姚红杏突然惊叫了一声妈,坐了起来。
  大明娘急忙用手抚摸着姚红杏的头安慰着道:“杏儿,别怕,别怕!做梦了不是?”
  姚红杏扑到大明娘的怀里痛楚地道:“我想俺妈!”
  大明娘抚慰着红杏道:“好闺女!你想妈,妈肯定也想你!好好睡,明儿给家里去个信或打个电话,叫你妈放心,在我这儿你受不了罪!”
  姚红杏动情地道:“妈,你比俺亲妈还亲!”婆媳俩紧紧地相拥着。
    第二天一大早,崔大明要到学校去,姚红杏把崔大明直送到村头西瓜田边。
  绿油油的西瓜秧已经罩满了瓜田,瓜田地头的瓜棚一个接着一个。瓜田里,瓜农正在忙着整秧。瓜田边国道上的大小汽车在来往急驰着。
  瓜田的另一边,崔大明与姚红杏边走边说着向国道上走来。
  崔大明安慰着红杏道:“听妈说,你昨晚就没睡好觉,做梦都在喊你妈,想家啦?难道俺妈待你不亲?”
  姚红杏道:“你妈待我挺亲的!像亲妈一样。可不知咋回事儿,你妈待我越亲,我就越想俺妈!我一毕业没回家就跟着你走,我总觉得对不起俺妈……”
  崔大明道:“你说的也是!不过,你也别太自责了!再有几个月我就毕业了,到那时咱俩的工作一安排,咱们就立马回去看她老人家!我向你保证,一定要对得起她老人家!”
  姚红杏期待地道:“再等几个月不算长,可我总觉得无事可做的时间难熬啊!”
  崔大明道:“要不你再去干几个月的临时代课怎么样?这只要给咱二伯父一说就可以,他是镇教办的主任嘛!”
  姚红杏道:“不必再麻烦人家啦!我就在家帮妈做些活儿算啦!不过,我得有个条件。”
  崔大明道:“什么条件?”
  姚红杏望了望瓜田里人,转而对着大明的耳朵悄声说了些什么。
  崔大明高兴地叫道:“一个月回来一次?我一星期回来一次,怎么样?”
  姚红杏指着正在瓜田里整秧的崔平原道:“你瞧!你爸在那边儿呢!”
  崔大明这才向着崔平原吆喝道:“爸,我上学校去了!”
  崔平原站起来道:“走吧,走吧!别误了车!车快到啦!”
  崔大明道:“我这就往车站去!爸,你不要太劳累了,干干歇歇!”
  崔平原道:“知道啦!”
  崔大明与姚红杏急匆匆地往国道旁边的站牌下走去。
  一辆中巴在站牌前停了下来。
  崔大明站在车内向姚红杏招手。
  姚红杏望着离站的中巴也在频频招着手。
自从崔大明走后,姚红杏常常跟着大明娘到菜园子去帮忙。这菜园子虽然不大,但什么菜苗都有,一畦一畦的葱苗、韭菜苗、黄瓜苗、蕃茄苗、西葫芦苗,绿油油、水汪汪的,十分喜煞人。
  这一会儿,大明娘和姚红杏正蹲在菜园子里,手里拿着小铁铲在起着菜苗,身旁的筐子里已盛满了一把一把的根上捏着泥巴的各种菜苗。
  大明娘道:“闺女,累了你就歇会儿!别强着干!”
  姚红杏道:“妈,俺不累。”
  大明娘道:“明儿莲花镇上是逢集,跟妈一块儿去赶集,免得你一个人在家着急,咋样?”
  姚红杏高兴地道:“行!”
  大明娘开心地道:“你要随妈去呀,这菜苗准能卖个好价钱!”
  姚红杏不好意思地道:“妈!瞧你说的。”
     
                          四
     清晨,大道上。赶集的人们均朝着一个方向鱼贯而去,有骑自行车的、三轮车的,还有骑摩托车和驾着农用车的,车上放的全是各种蔬菜和菜苗。人流中,大明娘骑着一辆半旧自行车走在前头,车后带着一筐菜苗。姚红杏骑着一辆崭新的自行车,车前的货篓里放着一盆菜苗,紧跟在大明娘的身旁靠后。不一会儿两人便来到了菜市场上
  菜市场上早已挤满了人,卖货的人们早沿街摆开了长蛇阵。来的晚的人们正推着车子穿梭在人群之中,来回寻找着可卖菜的摊位。
  突然,大明娘拍了红杏一把道:“走!朝那边儿去!”说着就推着车走了过去,把车子一扎,立马从车上掂下菜筐子放在了那片空地上。
  姚红杏跟着过来,也把车子扎稳,从车篓里端下那盆菜苗放在筐子旁。
  就在这时,姚红杏发现地上有一堆猪屎,便惊讶地道:“妈,这儿有猪屎!”
  大明娘道:“我知道!没猪屎的地方早已有人占啦!你看着摊儿,我去找个铁锨铲铲,再用煤碴垫垫,不碍事儿!”说毕就消失在人群中。
  大明娘走后,有不少人到红杏跟前来看菜苗,但一看到那堆猪屎,都纷纷离去。姚红杏急得不断向远处张望着,急切地自语道:“妈怎么还不见回来?!”
  姚红杏望着地上的菜苗盆和那堆猪屎在发愣。突然心生一计,她迅速把盆里的菜苗放在筐子旁,眼急手快地把空盆叩在了那堆猪屎上。旁边摊位上的一位老大娘回头一看,那堆猪屎不见了,惊奇地问:“哎?闺女,那堆猪屎呢?”姚红杏得意地笑着示意在盆下。那位大娘夸奖道:“噫!这闺女真机灵!”
  就在这当儿,围上来买菜苗的人越来越多了。姚红杏也来了精神,她边收钱边吆喝着道:“菜苗便宜了,每把两块啦!”不一会儿功夫,菜苗就卖去了一大半。
  此刻,大明娘拿着铁锨和笤帚走了过来,她狐疑地道:“哎?那堆猪屎呢?”
  旁边那位摆摊儿的大娘示意道:“在盆儿下呢!你还不快去帮你闺女卖菜苗去,多能干的闺女哇!”
  大明娘道:“不是俺闺女,是俺儿媳妇!”说着放下铁锨和笤帚,走到红杏跟前关爱地道:“杏,你站一边儿歇会儿去,妈来卖!”说着从红杏手中接过钱,又掏出手巾递给红杏道:“快擦擦汗!”
  姚红杏站在一边擦着汗。
  大明娘拿起菜苗吆喝着:“菜苗便宜啦,三块钱两把啦!”
  人们向菜摊围来,姚红杏在帮着收钱,不一会儿菜苗卖完了。
  大明娘把钱交给红杏道:“快点点,看有多少钱?”
  姚红杏那玲巧的手指在快速数着钱。
  大明娘看得乐呵呵地道:“呦,不在是财会专业毕业的高才生,数钱都吶好看!多少钱?”
  姚红杏爬在大明娘的耳朵边惊喜地道:“一百八!”
  大明娘慷慨地道:“走!咱娘儿俩下馆子去!”
     婆媳俩说说笑笑地来到一家饺子馆儿门前。
  大明娘与姚红杏放下自行车,走进饺子馆内。两人刚坐定,服务员就走过来问道:“大娘,你们想吃饺子还是米线?”
  大明娘向红杏道:“杏儿,你说吃啥!妈听你的!”
  红杏道:“妈,咱吃米线行吗?”
  大明娘道:“行!咱娘俩想到一块儿了!来两碗米线!”
  服务员边倒茶水边应声道:“好嘞!你们先喝茶!”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卖酸杏的声音。
  姚红杏不禁盯着门口那位卖酸杏的人在发呆,嘴里在泛着口水,她欲起身去买酸杏,却又克制着,扭过了身子。
  姚红杏的这一微妙的动作和表情,被大明娘看得一清二楚,她立即走出店外道:“卖杏哩,多少钱一斤?”
  那位卖杏的道:“大娘,你先别说多少钱一斤!你来尝尝,不酸不要钱!”
  大明娘道:“俺不用尝!俺知道是酸杏!你说多钱一斤?”
  那卖杏的道:“2块钱一斤!”
  大明娘道:“你给俺称一斤!”说着就把2块钱扔进杏筐里。
  此刻,姚红杏走过来拦挡着大明娘道:“妈!这杏太贵!咱不买它好不好?”
  大明娘道:“再贵咱也要买!别说两块一斤,就是两块一个我今儿也要买!这是妈对你的奖励!”
  姚红杏感动地道:“妈!……”
  那卖杏的道:“还是大妈想得开!”说着把称好的杏倒进了大明娘的衣襟里。
  就在这时,饭店的服务员吆喝道:“大娘,米线做好啦!”
  大明娘一手撩着衣襟,一手拉着红杏道:“走,咱去吃米线!”
      
                              五
堂屋里,崔大明与姚红杏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电视里正在播着豫剧《香魂女》。姚红杏正在为香魂女的遭遇而落泪。崔大明夺过红杏手中的遥控器,将频道一换道:“别看这戏啦!你看你又跟着掉眼泪了不是?”
  姚红杏连忙抹了一把眼泪低声道:“别声张,咱妈在里边呢!”
  屋内传来了大明娘声音:“大明,你住哪屋?是住东屋还是跟你爸去住瓜园?”
  崔大明道:“我住……”他望着红杏道:“我住西屋!”
  姚红杏指着崔大明的脑门儿悄声道:“你,你不要脸!你脸厚!”
  崔大明凑到姚红杏的耳边道:“我就是脸厚!”说着便在姚红杏的脸上亲了一口。
  屋内传来了大明娘的声音:“大明,你过来!”
  崔大明放开红杏道:“听见了,我这就过去!”
    这当儿,大明娘正在东内间桌子旁边数着剩下的酸杏:“三、四、五、六……”
  此刻,崔大明进来道:“妈,有啥事儿?”
  大明娘用手向大明摆摆手示意不要说话,仍继续数着那杏:“七、八、九、十、十一!”
  崔大明道:“妈,到底有啥事儿?”
  大明娘转身把门关住,然后神秘兮兮地拉着大明走到桌子跟前,指着桌上的杏道:“大明,你爱吃这不?”
  崔大明不以为然地道:“这我吃不了!太酸!”
  大明娘噗哧一笑爬在大明耳边道:“我知道你吃不了!可你媳妇能吃了!”
  崔大明不禁一惊:“啊?真的吗?难道她怀孕啦?”
  大明娘一本正经地道:“我叫你来就是问这事儿!你今儿晚要把这事儿给我问清楚!妈可是急着要抱孙子呢!”
  崔大明思摸了一阵道:“不可能吧?”
  大明娘把桌上的杏往大明的口袋里边装边道:“你把这十几个杏也拿过去给你媳妇吃!一定要问清!啊?”崔大明应声往西内间走去。
    西内间,姚红杏正和衣躺在床边熟睡着。
  崔大明进来把门关上,悄悄地走到桌前把兜里的杏放到桌上,然后转身来到床边,用手轻轻地掀开姚红杏的衣襟,耳朵贴在姚红杏的肚皮上在听着。
  姚红杏一惊折身起来迷迷糊糊地道:“啊!你干什么吗?”
  崔大明道:“干什么?我在听你那里有没有我的种子!”
  姚红杏打了个呵欠道:“啊,瞎说什么嘛!快睡觉吧,人家都困死了!”说着就要躺下去睡。
  崔大明拉起红杏抱在怀里道:“你先别睡,你真困了,我可有治困的办法!”说着从桌上拿过一个酸杏在红杏面前一晃道:“你爱吃这个吗?”
  姚红杏惊喜地道:“当然爱吃了!你在哪儿弄的?”
  崔大明道:“咱妈给的!专门给你留的!”
  姚红杏夺过大明手中的杏道:“拿来吧,我知道!”说着贪婪地吃着杏。
  崔大明惊喜地望着红杏道:“傻妹妹!你是不是怀孕了?!”
  姚红杏一惊道:“啊!不会吧?”
  崔大明道:“那为什么爱吃酸东西,为什么发困?”
  姚红杏突然醒悟地道:“噫,不好!月经一个半月没来了!万一要是怀孕了,找工作的事就难办了!”她急得爬在床上哭了起来。
  崔大明道:“你先别哭好不好!明天我去买个试纸,回来测测再说。”
  姚红杏哭着道:“万一是真的怀孕了,我这可要丢大人啦!跟你跑出来工作没着落,却先出了这等见不得人的事……你说这丢人不丢人……”
  崔大明道:“什么丢人不丢人!我只要不嫌丢人,就不丢人!你别哭!再哭我就去给爹妈公开宣布说,你有了!看不把我妈乐死才怪呢!你就只等着明年宝贝呱呱落地,当一个专业妈妈吧!”说着松开红杏的手欲去开门。
  姚红杏急忙从床上起来拉住崔大明道:“不不不……不要啊!我要工作嘛!”
  崔大明道:“这不就对了!”说着递过卫生巾道:“把泪擦擦!这事儿千万不能让妈知道!吃酸杏的事,你就说,你从小就爱吃酸杏。记下了吗?”
  姚红杏点着头。
      
                             六
黎明,崔大明与姚红杏仍在床上熟睡着。
  院子里传来了喊叫的声音:“大明,快起来吃饭!”
  崔大明翻了个身应声道:“听见了!我马上就起!”说着又去抱住红杏想接着睡。
  姚红杏用手一推道:“快起!不是还要去买那东西吗!”
  崔大明这才猛地折身起来道:“唔,多亏你提醒我!”
    这时,大明娘怀里抱着个凳子朝屋里睡着的大明交待着道:“大明,我和你爸下地插秧去了,你就别去了!待会儿你吃过饭就带红杏去西瓜园转转,一来能去散散心,二来去看看地里有没有瓜胎儿!”说着不禁暗笑起来。
姚红杏在屋内听到婆婆的话,狐疑地问大明:“哎?咱妈叫去西瓜地看又没有瓜胎儿,这是啥意思?”
  崔大明边穿衣服边说:“这还不是明摆着吗!看你肚里有没有瓜胎儿!”
  姚红杏焦急地道:“哎呀,这可该咋办?”
  崔大明安慰着道:“别怕,别怕!等我把孕检试剂条买回来再说!”
  崔大明来到院子里,从井里打了桶水倒在盆里胡乱洗了把脸,转身推着自行车就往门外走,走到门口又转身交待道:“起来去厕所,可别忘了接点尿!”屋内红杏应声道:“知道啦!”
    再说,崔大明风风火火地赶到计划生育指导站药房窗口,窗口外早已围了不少人,崔大明挤到窗口前向药剂司问道:“请问,有孕检试剂条吗?”
  药剂司道:“有,要多少?”
  崔大明递过钱道:“要一包。”
  药剂司接过钱,转身取了一包孕检试剂条递给了崔大明。
  崔大明接过试剂条装进口袋里,匆匆走出计划生育指导站,来到放自行车处,推出车子,跨上车急驶而去。
    崔大明回到屋内,关上内间门,又把门插上,催着红杏道:“快把尿拿来!”
  姚红杏从床下取出那个接着尿的玻璃杯,放在桌上。
  崔大明从口袋里掏出试剂条,撕开包装,拿出试剂条就要往尿液里插。
  姚红杏用手一挡道:“先别往里插!看看使用说明书!”
  崔大明拿起包装袋看了一阵道:“简单得很!”说着随手将包装袋扔在了地上。
  姚红杏弯腰捡起包装袋道:“别胡乱扔!别让你妈看见了!”
  崔大明把桌上的闹钟往前挪了挪道:“放心!俺妈不识字!”
  姚红杏道:“你妈不识字,可你爸识字!”
  崔大明道:“唔,那你赶快收拾起来吧!”
  姚红杏把包装袋顺手放在枕下。
  崔大明道:“我放试剂条,你看钟表的秒针,三秒钟提醒我把试剂条拿出来!”
  姚红杏紧张地点着头,两眼盯着钟表的秒针。
  崔大明把试剂条插入尿液中道:“开始!”
  姚红杏盯着秒针跳了三下后道:“取!”
  崔大明把试剂条取出来平放在桌上的玻璃板上,转脸望着红杏道:“怕不怕?三分钟后结果就出来了!如果试剂条上呈现的是一个红杠一个蓝杠,就安然无事,如果试剂条上呈现的是两条红杠,那就危险啦!”
  姚红杏祈祷似地道:“上帝保佑!但愿是一红一蓝!”
  崔大明道:“但愿如此!”
  桌上的闹钟在嘀嗒嘀嗒地走着。
  崔大明与姚红杏在紧张地盯着试纸上的变化。不一会儿,显示区里首先显出一条红杠,离这条红杠二、三毫米处渐渐地露出一条隐隐约约的粉红杠杠来,紧接着颜色越变越红,吓得姚红杏闭上了眼睛,两手托着下巴一动也不敢动。崔大明看到两条清晰的红杠呈现在试纸上时,忘乎所以地把桌子一拍道:“太好了!”
  姚红杏惊疑地问:“啥结果?”
  崔大明抱起姚红杏转着圈道:“我要当爸爸喽,我要当爸爸喽!”
  姚红杏惊慌地捶着崔大明的胸口道:“啊?!你混蛋!你混蛋!你再说一遍!”
  崔大明这才郑重地道:“试纸上是两条红杠,你怀孕啦!”
  姚红杏无可奈何地道:“天呀,这该咋办呀?!”
  崔大明半真半假地道:“咋办?还能咋办呀?生呗?村里像我这样大的,人家孩子都会打酱油啦!”
  姚红杏道:“你糊涂!这可是关系到你我前途和命运的大事呀!”
  崔大明动情地道:“我,不糊涂!我总不能为了我们的前途和命运,把咱们的孩子扼杀在你的……”他说到这里,望着姚红杏的肚子,再也说不下去了。
  姚红杏道:“我也不忍心把孩子做了,我也想早些儿当妈妈!但现在咱们俩毕竟还没有结婚,再说这结婚的事办起来也不是那么简单呀!”
  崔大明不以为然地道:“没事!我再有两个月就正式毕业了,到那时咱就把婚结了!”
  姚红杏道:“不行!办结婚手续必须到我娘家迁户口、开证明,我爸我妈这会儿还不知道咱俩的关系,你咋进我家的门?弄不好我爸会叫人揍你一顿呢!”
  崔大明道:“这我不怕!顶多受点皮肉之苦,为了你和咱们的孩子,我甘愿负荆请罪!”
  姚红杏道:“不行,不行!”
   崔大明道:“咋啦,又不行啦?”
  姚红杏道:“你想想,你毕业只剩两个月时间啦!这结婚的事稠得很。你爸妈紧准备慢准备也得十天半月吧?你再去我娘家,首先得打开我父母这关吧!在顺利的情况下,往返办好各种手续至少也得两个月。到那时,我这肚子哪能不显山露水呀!”
  崔大明道:“显山露水才好看呢!”
  姚红杏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开玩笑!”
  崔大明道:“别想那么多!车到山前自有路!走,咱们先去西瓜园散散心去!”
      
                             七
崔大明戴一顶白色太阳帽走在前边,姚红杏戴一顶红色太阳帽跟在后面,两人沿着田埂向瓜园里走去。
  瓜园里青蓬蓬的一片绿。西瓜沟梁上瓜秧已经爬满了沟梁;西瓜沟里,一行行板栗树苗如同一个个瓜农守候在那里。崔大明走到瓜棚前,指着棚里的被子道:“你看,咱爸晚上就住在这里边看瓜昵!”
  姚红杏道:“一个人住里边,挺害怕的!”
  崔大明道:“害怕倒不害怕!这附近到处都有看瓜人!就是睡在地下太潮湿,容易得关节炎,咱爸就因看瓜得了关节炎。”
  姚红杏道:“等咱们工作了,别让咱爸再种西瓜啦!”
  崔大明道:“难得你这一片孝心啊!”转而拉着红杏道:“走,我教你如何拨西瓜芽!”
  崔大明蹲在地上开始寻找着西瓜芽。他边找边向红杏介绍着:“这西瓜秧长到这份儿上,必须及时把芽子拨掉,否则就会与已经坐胎儿的西瓜争养分,甚至光长芽子不结瓜!”说着就指着一条西瓜芽子道:“你看!就是这东西!必须拨掉!”说毕就拨掉那条芽子扔在一边。
  姚红杏恍然大悟地道:“原来是这个东西呀!明白了!”
  崔大明提醒红杏道:“你可要看准,千万别胡拨啊!”
  姚红杏应声道:“我知道!”
  两人一前一后地在寻找着瓜芽子。
  姚红杏突然发现西瓜秧上有一个鹌鹑蛋儿那么大小的西瓜胎儿,它圆鼓鼓地,瓜皮上的花纹已经显现,外面还罩着一层白白的绒毛。
  姚红杏望着这小精灵似的西瓜胎儿,眼前顿时闪过了大明娘说话的情景:“看看地里有没有瓜胎儿?”
  姚红杏不禁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然后又望着那西瓜胎儿自语道:“他会不会有这么大呢?”说着就欲伸手去摸那个可爱的西瓜胎儿。
  就在这当儿,崔大明走过来道:“别动!”
  姚红杏吓得急忙缩回了手,望着大明道:“干什么嘛,吓人家一跳!”
  崔大明一本正经地道:“这西瓜胎儿不能摸!一摸就会掉!”
  姚红杏不解地道:“有那么严重吗?”
  崔大明世故地道:“听俺妈说,这刚坐的瓜胎儿与刚怀孕的胎儿都很脆弱,瓜胎儿一摸会掉,孕妇有时一弯腰都会弯掉的!”
  姚红杏突然手捂着肚子不说话了。
  崔大明惊疑地问:“红杏,你怎么啦?”
  姚红杏很难受地道:“我肚子疼……”
  崔大明急切地问:“哪儿疼?”
  姚红杏指了指小腹的左侧。
  崔大明凑过去,用手按按道:“是这儿吗?”
  姚红杏点着头道:“该不会是要流产了吧……”
  崔大明道:“流产不可能!快走到瓜棚里先歇一会儿!”
  两人来到瓜棚里,崔大明道:“你先躺下歇会儿!”
  姚红杏躺下道:“你说这到底是咋回事?”
  崔大明深思了片刻道:“弄不好,好像是宫外孕!”
  姚红杏一惊道:“啊?!宫外孕?我怕……”
  就在这时,国道上突然扬起一阵风尘,直吹得板栗树叶子哗啦啦直响,顿时电闪雷鸣,乌云遮日,田野里一片黯淡,接着瓢泼的大雨下了起来。
  姚红杏被这突如其来的雷震雨吓得直往崔大明的怀里钻。
  崔大明抱着红杏道:“别怕,别怕!这雷震雨一会儿就会过去的,等雷雨过后,咱去莲花镇卫生院找医生看看,也许会好的。”
  姚红杏信赖地点了点头。
    不一会儿,老天爷果真放晴了。崔大明骑着自行车,后边带着姚红杏,向莲花镇卫生院驶去。崔大明在医院门口停车处停了下来,他放好车子,然后与姚红杏一同走进医院门诊大楼。崔大明与姚红杏沿着走廊往前走着,他们两个在挂着“妇产科”牌子的门口停了下来。崔大明道:“你坐在这儿先等会儿,我先进去挂个号。”
  崔大明走进妇产科内,姚红杏坐在门口的长椅子上等待着。
    崔大明走进妇产科内,两位妇产科大夫正坐在桌前给病员看着病。
  崔大明望着一位最年轻的女大夫道:“你不是陈萍吗?”
  那位女大夫站起来道:“崔大明?”
   崔大明道:“老同学,我就是崔大明呀!你什么时候调到这儿来了?”
  陈萍道:“刚来不久,你有事吗?”
  崔大明道:“我有件事,想与你单独谈谈。”
  陈萍道:“那好!你跟我来。”
  陈萍把崔大明带进了手术间。
  崔大明向陈萍说了些什么。
  陈萍道:“你叫她进来吧!”
  崔大明掀起门帘,探身朝姚红杏叫道:“快来,让大夫检查检查!”
  姚红杏走进了妇产科内。
  崔大明向陈萍介绍道:“陈大夫,这就是我爱人!”
  陈萍道:“噫,你爱人挺俊的嘛!”转而走到手术间门口招呼着姚红杏道:“跟我进来吧!”
  姚红杏随着陈萍走进手术间。
  崔大明欲进,陈萍拦住道:“你在外面等着吧!”说着随手将门关上。
  陈萍示意姚红杏将裤子脱掉,并扶她到检查台上坐稳,然后把她的两只脚分别固定在两旁的脚座上。
  姚红杏疑惑地道:“大夫,是给我做检查吗?”
  陈萍冷冰冰地道:“不错!你要配合我的检查!”说着便拿着器械往姚红杏的腿间塞去。
  姚红杏随即感到一阵揪心裂肺的疼痛,她不禁“哎哟哎哟”地叫了起来。她一看身下,污血一股一股地流入手术台下的塑料桶内。这时她才明白,孩子肯定被刮掉了,她眼中的泪水在往下流着,她有气无力地道:“完了……完了……”
  陈萍道:“还不完呢!让我给你做干净!”
  姚红杏愤怒地骂道:“崔大明!你混蛋!”
  陈萍劝慰着道:“姚红杏同志,请你不要激动!过余激动会导致大出血的!”说着解下姚红杏的脚座道:“好了!请把衣服穿上吧!”
  姚红杏刚穿好衣服,看见陈萍正要提那血红的塑料桶,姚红杏声嘶力竭地道:“不许动!”
  陈萍不动声色地转身走出门外。
  崔大明上前急切地问:“怎么样?”陈萍道:“一切都很顺利,可你要做好挨骂的准备!”
  崔大明走进手术间,姚红杏正盯着塑料桶在流泪。崔大明走过去正要给姚红杏擦泪,姚红杏一耳光打了过去道:“你混蛋!”接着揪住崔大明的胸前道:“你还我的孩子!”
  崔大明望着血淋淋的塑料桶,扑上去跪在地上痛苦地道:“我的孩子呀!爸爸对不起你呀!”
  姚红杏也随之跪下痛苦地道:“妈妈也对不起你呀!”
    再说,天色已晚,大明娘不见红杏回来,就站在门口向大路上张望着。
  这时,崔大明骑着自行车,后面带着姚红杏向门口缓缓而来。大明娘迎上去道:“大明,咋回来这么晚!你把娘都急死了!”
  崔大明边骑车边应声道:“妈,没事儿!”说着便到门口下了车。
  大明娘走到姚红杏跟前关切地问:“闺女,哪儿不舒服呀?”
  姚红杏还未来得及开口,崔大明便接过话茬儿道:“妈,她感冒了,有些儿发烧!”
  大明娘急切地道:“那咋不快输液呢?”
  崔大明用手向红杏提示着已经输液了。姚红杏这才无奈地道:“妈,已经输过了!”
  大明娘道:“那就快回屋好好歇歇!这身体可是革命的本钱啊!这身体要搞垮了,可咋革命呀……”说着随之进了大门。
     崔大明扶着姚红杏走进内间床边,轻轻地扶她躺在床上,又小心翼翼地掀开被子盖在她身上,歉疚地道:“对不起,你要多保重!我必须今夜赶回学校,明天毕业复习考试就要开始了!”
  姚红杏理智地道:“去吧,赶快去吧!我等着你的好消息……”说着不禁又掉下了眼泪。
  此刻,大明娘端着一碗荷包蛋走进来道:“大明啊,你不是要回学校吗?这可是最后一趟车了,别误了车!”
  崔大明从桌上拿起提包道:“妈,我走了!红杏就交给你了!”
  大明娘道:“走吧!妈会像待亲闺女一样待好红杏的!”
  崔大明前脚走,大明娘后脚就端来一碗荷包蛋来到红杏的床前道:“闺女,起来!妈喂你吃荷包蛋!”
  姚红杏感激地望着大明娘道:“妈,我不想吃!”
  大明娘道:“你不吃,妈就老用手端着!”
  姚红杏这才起来道:“妈,我吃我吃!”
  大明娘笑了。
  大明娘在喂着姚红杏。
  突然,姚红杏把碗一推,泣不成声地道:“妈,我对不起你……”说着便爬在大明娘的腿上哭了起来。
  大明娘一手拿碗一手抚摸着红杏道:“哎?别哭别哭!这到底是咋啦?”
  姚红杏哭诉着道:“俺不是感冒,俺怀孕了……”
  大明娘惊喜地道:“我就知道你不是感冒!怀孕了好,大喜呀!妈正想抱孙子呢!”
  姚红杏道:“你大明带俺去刮了!”
  大明娘一惊,顿时昏了过去,手中的碗啪地掉在了地上。
  姚红杏惊慌地抱住大明娘在呼叫着:“妈,你醒醒……”
      
                             八
两个月后,瓜园里的西瓜早已成熟,但就是不见崔大明回来,姚红杏天天都到国道旁边的西瓜的摊子上来,说是帮婆婆卖西瓜,实则是等候崔大明的到来。这一天,姚红杏戴着一顶白色的太阳帽,穿一身红裙子往瓜摊上走来。
  那位摆瓜摊的二嫂热情地招呼道:“红杏呀,来尝尝二嫂这西瓜!”
  姚红杏道:“二嫂这西瓜不用尝,我知道很甜!”
  二嫂道:“哟,我这瓜甜还没有弟妹你嘴甜呢!又来帮你妈来了?”
  姚红杏道:“二嫂,俺妈在哪儿?”
  二嫂用手指着对面的瓜摊子道:“你瞧,在对面!你一来呀,只要往大妈跟前一站,西瓜肯定卖得快!”说着就朝对面大明娘吆喝着:“大妈,你媳妇又来帮你卖瓜来了!”
  大明娘站起来用扇子挥着道:“杏儿,你别来啦!天太热,你回去吧!”
  姚红杏穿过马路来到了大明娘跟前。
  大明娘迎上去抱怨着道:“外边这么热,你不该来!”
  姚红杏道:“妈都不嫌热,我能嫌热?再说了,大明该回来啦,都两个月没回来啦……”
  大明娘爬到红杏耳边悄声道:“想不想?”
  姚红杏噗哧一笑道:“妈……”
  大明娘把红杏一拉道:“坐下!妈陪你一块儿等这个鬼儿子!他回来看我咋收拾他!”
  姚红杏坐下不断向村口停车站张望着。
  大明娘道:“杏儿,别一直盯着看,只看中巴车就行!他这鬼儿子最爱坐中巴,中巴跑得快!”
  姚红杏道:“妈,我知道。”
  姚红杏两眼仍在直盯着村口的停车站,注视着每一辆中巴车的动向。
  此刻,那位二嫂从对面跑过来,围着姚红杏转了一圈竟哈哈地笑了起来。
  姚红杏一愣道:“二嫂?你笑什么?”
  二嫂道:“我笑你——我兄弟他也真狠心,一去两个月也不回来!想了吧?”
  姚红杏羞得低下了头。
  二嫂一边唱着“小妹妹等情郎,心里头直痒痒……”一边扭着屁股往对面瓜摊儿上走去。国道两旁的瓜摊上响起了阵阵笑声。
  大明娘仍坐在瓜摊前卖着西瓜。
  姚红杏坐在旁边依然在盼望着崔大明的归来。
  红日已经落在了地平线上。人们开始收拾着瓜摊子,准备回家。
  大明娘朝着红杏道:“杏儿,人家都在收摊了,咱也收吧!”
  姚红杏应声道:“行。”
  大明娘与姚红杏在收拾着瓜摊子。
  这时,一个十五、六岁的小男孩儿骑着自行车过来道:“大妈,收摊儿了?”
  大明娘道:“是宏生啊,你来干啥?”
  宏生道:“我大明哥打电话说,他今天下午回不来,晚上能回来,他叫你别应心!”
  大明娘埋怨着道:“我当这龟儿子不回来啦!害得你大嫂天天在这儿等,我正等着他回来跟他算帐呢!”
  姚红杏道:“妈,也许他正在忙工作的事呢!”
    到了晚上,崔平原、大明娘和姚红杏都坐在沙发上边看电视边等着崔大明的归来,眼看电视屏幕上闪出了“晚安”两个大字,仍不见崔大明的人影。
  大明娘叹了口气道:“哎,完了!这电视节目都完了,可这鬼儿子还不见回来!”说着把遥控器一按道:“不等了,睡觉睡觉!”
夜静极了,一家人都在睡,可谁也没睡着。西内间里姚红杏躺在床上支着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东内间里崔平原和大明娘躺在床上瞪着眼久久不能入睡。
  大明娘道:“哎,他爹!咱大明不会毕不了业吧?”
  崔平原道:“不会!这孩子年年成绩都是优秀!不会!你就放心吧!”
  大明娘道:“我放心不下!不知工作的事咋样啦!”
  崔平原道:“咋样不咋样,你我又都没办法,听天由命吧!”

                          九
  藕塘村一片漆黑,偶尔听到狗在叫着。崔大明背着帆布旅行包,手按着电灯急行在村街上。
    崔大明来到大门口,边敲门边喊:“妈!开门!我回来了!”
  顿时,院内和屋内的灯全亮了。西内间里,姚红杏光着身子跑到门前拉开了门栓等待崔大明的到来,急转身在床上找着要穿的裙子。
大明娘打开堂屋的门向大门口走去。她边走边报怨着:“我说龟儿子,等你你不回来,不等你你却回来了!”
  大门外的崔大明道:“妈,由事不由人啊!”
  大明娘打开大门道:“快回屋!”
  此刻,院里的公鸡在喔喔地叫着。
  大明娘道:“你听听,鸡都叫三遍了!”
  崔大明把帆布包往沙发上一扔,走到桌前掂起暖水瓶就倒水,瓶里没水,他急切地道:“没有水,我都快渴死了!”
  大明娘道:“我给你烧水去!不!大明,我给你杀个西瓜吃行吧?”
  崔大明道:“行行行!”说着把西屋门一推走了进去。
  大明娘从墙角儿抱起个西瓜,放在桌上切着。
    此刻,西内间内的姚红杏坐在床边正穿着裙子,崔大明走过去把姚红杏抱起来往床上一放道:“宝贝!想死我了!”说着伏下身子就去吻姚红杏。
  恰在这时,堂屋里传来了大明娘的叫声:“大明!瓜杀开了!快出来吃瓜!”
  姚红杏慌忙蹭开,崔大明也喘了口气道:“知道了!”
崔大明走出西内间来到堂屋中间,抓起刚切好的西瓜,低头狼吞虎咽地吃着,一会儿跟前扔下了几块西瓜皮。
  大明娘心疼地道:“好儿呀,你慢慢吃,别呛着了。”
  崔大明抹了把嘴道:“美美美!真过瘾!”
  大明娘问:“你的行李呢?毕业了,东西咋没带回来啊!”
  崔大明用手巾边擦手边道:“妈,东西我都搬到三阳市去了!”
  大明娘不解地道:“那你咋不带回来呢?”
  崔大明道:“噫!瞧我妈说的,搬回来,我上班时再扛去呀?”
  大明娘这才如释重负地道:“噢,工作找到了,这我就放心啦!”
  崔平原追问着道:“工作固定下来啦?在哪儿?”
  崔大明道:“噢,固定下来了,在三阳市!”
  崔平原又追问道:“是啥单位?”
  崔大明道:“三阳市华光机电有限公司!”说着便张了个大嘴,伸了个大懒腰。
  崔平原还想问什么,但见西屋内间的灯啪地一声关了。崔平原转而道:“夜深了,都睡吧,明儿一早还要摘西瓜哩!”说着便走回东内间。
  崔大明也欲要进西内间,大明娘的脸突然一变道:“大明,你回来!”
  崔大明一听便感到不妙,站着扭头道:“什么事啊?妈!明儿说不行吗!”
  大明娘不耐烦地道:“不行!你过来!”
  崔大明这才无奈地把西屋门关上,转身朝妈跟前走了过去。
    这当儿,西内间里的姚红杏用手把灯拉开,侧身静听着外面的动静。
  外面传来俩人时高时低的声音。
  大明娘的声音:“你跪下!你做的好事!……”
  崔大明道:“妈!你听我说……”
  大明娘的声音:“你跪下……”
  大明娘的哭声。
  崔大明的声音:“妈,你别哭!儿子给你跪下了……”
  大明娘的声音:“你滚回去!”接着传来了大明娘关门的声音。
  姚红杏急忙把头一蒙,装着睡沉的样子。西内间门被推开了。崔大明顺手关上门,慢慢地走到床边。把姚红杏的被头猛一掀道:“你装什么装?”
  姚红杏拉过被头盖到胸前道:“干什么嘛?”
  崔大明道:“你不守信用,公然背叛我!”说着右手抡起个大拳头道:“我揍扁你!”
  姚红杏吓得闭着眼睛,缩着脖子,准备受打。谁知那高举的拳头在半空却收住了。姚红杏睁眼一看,崔大明抿着嘴正在诡秘地笑着。
  姚红杏望着崔大明娇滴滴地道:“打呀!打呀!”
  崔大明道:“我舍不得!”说着饿狼似地扑在姚红杏身上狂吻着。
  门外藕塘里青蛙在叫着。
      
                              十
晨曦映照在院子里。
  一只大红公鸡正在院子里一边觅食,一边“咯咯咯”地引逗着那只白母鸡,白母鸡噔噔噔地跑了过去。大红公鸡展起翅膀围着白母鸡转了一圈,便跳上了白母鸡的脊背,白母鸡顺从地蹲在地上任凭大红公鸡摆布。
    这当儿儿,西内间床上,崔大明与姚红杏正在床上呼呼地大睡着。
  崔大明仰躺着,任凭姚红杏的胳膊在他的胸脯上起起伏伏。
  姚红杏偎依在崔大明那结实宽大的身旁,温顺地象只小猫,她细细地喘着香气,嘴角上露出了浅浅的微笑,她正在做着一个甜甜的梦……
     一望无际的荷塘里,巨大的荷叶一片碧绿,雪白雪白的荷花盛开在片片绿叶之上,微风荡漾,朵朵荷花在摇曳着。
     一对鸳鸯在荷塘里悠闲地游弋着。
崔大明带着姚红杏,温文尔雅地来到荷塘边。
崔大明把采摘的荷花递给了姚红杏。
姚红杏脉脉含情地望着崔大明。
  崔大明突然一跃跳入荷塘里,顿时变成了一个巨大的荷叶漂浮在水面上,他在向姚红杏招着手。
姚红杏立即耸身跳了过去,顿时变成了一朵雪白的睡莲飘落在崔大明所变的荷叶上,他们在静静地甜蜜地漂浮着……
    就在这时,一声长长的鸡叫声惊醒了崔大明,他睁眼一看,窗外正站着那只大红公鸡。他折身起来骂道:“你娘乃妣!滚!”说着挥手在窗户上敲打着。
  大红公鸡被吓得直叫着跳下了窗口。
  崔大明这才回头望着依然沉浸在甜甜的梦境中的姚红杏道:“傻妹妹,看把你美的!又做好梦了吧?”
  姚红杏道:“我刚才做了个好梦,梦见……”
  崔大明用手指挡住他的嘴“嘘!”了一下道:“别,别说!说了一天会没精神的!”
  姚红杏撒娇地道:“不——嘛!我梦见莲花啦!”
  崔大明接着道:“我知道,你又想让我带你去看莲花,对不对!”
  姚红杏把嘴一鼓道:“就是嘛!你都答应人家多少次了,还没有兑现一次呢!这一回你也毕业了,该兑现了吧?”
  崔大明犹豫了半天道:“嗯——,这样吧,看时间够不够用再说吧!要是有空,我一定带你去,好吗?”
  姚红杏扫兴地道:“不是毕业了吗?!咋会又没空!再说,人家压抑了这么久,也该带俺出去玩玩了!”
  崔大明用食指在姚红杏的鼻头上轻轻地一按道:“我的傻妹妹!你不去上班啦?”
  姚红杏惊喜地道:“上班?什么时间?”
  崔大明道:“我回来之前已经在厂上班两天啦!我向厂里请了一周假专门回来接你去上班的!”崔大明说着便从桌上拿过笔记本,掀开滔滔不绝地道:“你看看,这七天时间紧不紧!今天四号,明天五号必须赶到厂里,领你到人事处报个到。六号搭车去你家光武村负荆请罪,请求王母娘娘恕罪,大概七号能到你家。你想想,快半年没回家,千里迢迢、跋山涉水地与亲人重逢,你总不能屁股一挨板凳便转身就走吧?”
  姚红杏瞪着两只眼在点头。
  崔大明继续道:“至少在家要呆一天吧!也就是说,到九号早上我们就得赶快起程返回三阳市,到厂里正好是十号晚上,七天假期到此结束。你看看,有一点儿空余时间吗?没有!”
  姚红杏仍有几分惆怅地道:“嗨!没有时间就算了!还是上班要紧!”
  崔大明安慰着红杏道:“不过往后啊,有你看的呢!咱去上班的地方号称莲城呢!”
  姚红杏惊喜地道:“真的?”
  崔大明一本正经地道:“骗你是这个……”说着用两只手放在头顶,五个指头并在一起形状如狗的耳朵,一边朝前一扇一扇的,一边“旺旺”地学着狗叫声。
  姚红杏被逗得开心地笑了。
  崔大明这才边穿衣服边道:“你再躺着做一会儿好梦,我得赶快到瓜园帮咱爸咱妈摘西瓜呢!”
  姚红杏也急忙边穿衣服边道:“等等我!我也去!
      
                          十一
西瓜园里,满园的西瓜,个个像孕妇的大肚子一样露在光天化日之下,青青的,园园的,滚瓜烂熟。偶尔有几个西瓜已经熟得张着红红的大口子。
  大明娘在地里摘着西瓜,崔平原在一旁往筐子里装着西瓜。
  大明娘摘下一个熟烂了的西瓜递给崔平原心痛地道:“他爹,你看看!这瓜已经熟烂了!”
  崔平原接过放在筐子里道:“这瓜只有留下自己吃了!这地里的瓜大部分已经熟透了,得赶紧摘,要不一下雨,就全崩在地里啦!”
  大明娘埋怨着道:“这龟儿子,天都大上午了,也不来地里帮把手!”
  崔平原从地上拿起扁担道:“你叫他来,行吗?从小上学就不干农活,他干不了!”说着挑起瓜担子往瓜庵子走去。
  大明娘自言自语地道:“干不了重活,不会来干点儿轻活!”
  就在这当儿,崔大明戴着草帽,姚红杏戴着顶太阳帽一前一后地往瓜园里走来。
  崔大明来到挑着担子的崔平原跟前,用手摸住扁担道:“爸,让我来挑!”
   崔平原一看是儿子,执拗地道:“不用!不用!这担子你担不了!”说着往前走了几步,又回头说:“既然来了,去帮你妈摘瓜去吧!”
  崔大明道:“摘瓜有红杏她呢!我还是帮爸干点儿重活儿!”
  崔平原边走边道:“那你就用布袋扛吧!一回少扛俩!别累着了!”
  崔大明高兴地道:“哎!”转身拉了一把红杏道:“还不快走!”
  崔大明与姚红杏来到大明娘跟前道:“妈,你歇会儿!让你媳妇摘!”说着就从地上捡起了个布袋准备装瓜。
  大明娘起身道:“哟,我们的小掌柜来了!你让我媳妇摘瓜,你干什么?”
  崔大明把手中的袋子一摇道:“妈,我帮俺爸背西瓜!怎么样?”
  大明娘从大明手中夺过布袋道:“还是老娘背吧!老娘的肩膀比你这肩膀硬!”说着就要拿袋子去装瓜。
  姚红杏又从大明娘的手中夺过袋子道:“妈!你就让他扛吧!咱娘儿俩连摘带装!”说着张着布袋口朝大明道:“你还不快来装!”
  大明娘和大明应声上前装着西瓜。
  崔大明扛着西瓜往瓜庵子走去。
  崔平原挑着空担子来到瓜园。
  大明娘和姚红杏在往筐子里放着西瓜。
此刻传来了一瓜农的歌声:
西瓜大,西瓜圆,
          西瓜地西瓜堆满园。
          喜看瓜农洒热汗,
          汗水迎来金满园。
          西瓜大,西瓜圆,
          西瓜地瓜农笑声甜。
          喜看瓜农洒热汗,
          幸福的歌声飞满园。
  伴随着歌声,瓜庵子旁的西瓜渐渐地堆成了小山。
    夜幕降临,一轮明月悬挂在夜空,瓜园里一片宁静。
  瓜庵子上挂着一盏明亮的马灯,瓜庵子前堆放着西瓜。
  瓜庵子口,崔平原坐着吸着闷烟,大明娘坐在崔平原身旁,用手不断地擦着眼泪,崔大明和姚红杏坐在二老的对面低头不语。
  大明娘终于打破了沉寂,她摸了一把泪道:“大明,后天早上去光武村不行吗?”
  崔大明望着娘为难地道:“妈,我也想在家多陪娘几天,可我身不由己啊!”
  崔平原接过话茬儿道:“你想错了!你妈不光是这个意思!你走得这么急,去光武村要花钱,可咱家又不是银行,总得让家里给你筹措俩钱吧?”
  崔大明恍然大悟地道:“原来是这样啊!那就……”
  姚红杏拉了一把崔大明道:“妈!爸!那就别为难了,等我们上班以后再说吧!”
  大明娘道:“那可不成!去上班报到不能误,去光武村看我那亲家更不能误!你没给父母说就跟着大明来我家,我与你爸不能对不起那边儿。等我与你爸筹措俩钱带过去,是我二老的一片心意呀!”
  崔平原道:“我与你妈商量了再三,恨不能把鱼塘,米缸都搬过去,可带什么东西都不如带钱去!”
  崔大明道:“爸、妈!我俩路上赶紧些儿,就到后天走吧!”
  大明娘欣慰地道:“这不就对啦!就是后天去,也得听我把明天该办的事说说!”
  崔大明道:“妈,你有什么吩咐尽管说!”
  大明娘道:“你和红杏明天就去你二伯父家,一来去给你二伯父报个喜,你们总算大学毕业了,也有工作了,二来去向你二伯父讨讨教!你二伯父是咱崔家第一个吃皇粮当官儿的人,乡里乡外挺有威望的,他会教你怎样做事怎样做人的!”
  崔大明应声道:“妈,我一定去登门求教!二伯父待我也挺亲的!”
  大明娘对崔平原道:“他爹,你明儿一早就把这西瓜全运到莲花镇搭给瓜贩子,把现钱带回来!我去大明舅家跑一趟,让他舅把那三千块钱还给咱些儿,再加上家里的现钱,你俩带上,保管顺心,我与你爸在家也免得应心!”
  姚红杏道:“还是妈想的周到!”转而对崔大明道:“大明,今晚咱俩在这儿看瓜!叫咱爸咱妈回家好好歇歇!行不?”
  崔大明兴奋地伸出大拇指道:“高,高!实在的高!”
  全家人开心地笑了。
      
                            十二
崔大明骑着自行车,后边带着姚红杏行驶在莲花镇街道上。
  坐在后边的姚红杏问道:“二伯父家在哪儿?”
  崔大明用手指了一下前边那道巷口道:“就在这道巷子里!”说着便急蹬着自行车向巷子里拐去。由于车速快,拐得急,姚红杏身子一倾,差点儿从后座上掉了下来,她不禁惊叫着,紧紧地揽住崔大明的腰,撒娇地道:“你慢点儿!”
  崔大明回头拍拍姚红杏的腰道:“这样不是挺好的嘛!”
    崔大明胳肢窝下夹着一条烟与姚红杏走进了崔中原的客厅。
这时崔中原半靠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左手夹着香烟,胳膊搭在扶手上,右手握着遥控器正对着电视机在调着台。崔中原的老婆正坐在一旁桌前给崔宏生辅导着作业。
  崔大明走上前去道:“二伯父,二妈!你们都在呀!”
  崔中原把遥控器往茶几上一撂,回过头道:“唔!是大明和红杏呀!”
  崔大明走到崔中原跟前道:“二伯父,我明儿就去报到上班了,俺爸俺妈特地要我来看看二伯父,也没的什么好带。”说着把烟放到茶几上道:“给二伯父捎了两条香烟!”
  二妈走过来道:“捎什么烟呀!一家人外气啥呀!还没上班就花这闲钱!”说着就让着座道:“快坐,快坐!坐下喝茶!”
  崔大明和姚红杏道:“谢谢二妈!”
  崔中原吸了一口烟问道:“找到工作了?”
  崔大明道:“找到了!”
  崔中原问:“在哪儿?啥单位?”
  崔大明道:“在三阳市,是一个高压开关厂!”
  崔中原道:“签合同了吗?”
  崔大明道:“没有。”
  二妈道:“没签合同可不成呀!”
  崔中原道:“你二妈说的没错,这合同可是大事,你要好好打听打听那个厂子的效益咋样,工资能不能按时发,千万不能糊里糊涂地去。别到那儿才发现养不住人,再走,那可就麻烦了!你都这么大人啦!工作不是小事,一定要慎重!你没听人常说,女怕嫁错郎,男怕找错行呀!你一定要慎之又慎!”
  崔大明谦诚地道:“二伯父说的极是!关于厂里的情况,我倒是打听过车间里一些老工人,他们一致的说法都是工资发放的不及时,已拖欠俩三月啦!至于说到效益,说法也不一。部分人说,活多了一月能领五六百快,少了能领二三百块,不好不赖;还有一部分人则把这个厂子说得一文不值。不过我认为,那些把厂子说的一文不值的人,大都是一些因循守旧的人,他们没有文凭,单凭老经验吃饭,生怕新来的大学生们夺了他们的饭碗子!那些对厂子不好不赖的评价仿佛更接近真实。再就这个厂的前景来看,由于目前全国上下都正在实施城乡农网改造工程,而这个厂所生产的高低压开关柜和真空断路器等产品,正是农网改造中最需要的产品,所以,这个厂子的前景还是可观的。”
崔中原满意地道:“分析得不错嘛!你在上中学时我就看出我这个大侄子是很有出息的,无论是口头表达能力和思维分析判断能力,都是十分可以的,而且还略具有一些领导组织才能,不过……”说到这儿把话锋一转道:“你要记住,你千万别在你那嘴上吃亏,一旦牵涉到任何领导的利益,切不可妄言,更不可听小人怂恿。敬君子远小人,要保持中庸,待人接物处事要至公至平,至真至正。记住,不可锋芒毕露啊!”
  崔大明点头应道:“我记住了,二伯父!”
  姚红杏感慨地道:“听了咱二伯父的话,真是胜读十年书啊!”
  崔大明道:“咱二伯父是老文科大学生呢!”
  崔中原嗬嗬地笑道:“你二伯父是上过大学读了不少书!可现在当个镇教办的主任,整天忙得连读书的时间都难挤啊!”转而向姚红杏道:“哎,红杏!你也一块儿去吗?”
  姚红杏道:“一块儿去!这都是沾你大侄子的光!要不还没处去呢!”
  二妈接过话茬儿道:“那是你们俩的缘分!”
  崔中原道:“说的也是。不过,大明啊!你可一定要安排好红杏的工作!领导虽然答应了,但还没有落实……”
  电话铃响。
  二妈接过电话道:“喂,你那位?你找谁?找崔主任?……”
  崔中原起身走过去接过电话道:“噢,噢,噢,好!我马上去!”
  崔大明起身道:“二伯父,你有事,我和红杏也该回去了。”
  崔中原道:“也好!你们明天要走,该回去收拾收拾东西啦!”转而对二妈道:“去把屋里那盒青钱柳茶叶拿来让俩孩子带上!”
  崔大明道:“二伯父,还是留着你用吧!”
  崔中原道:“一位老同学送的,你带去用得着的!红杏的工作还没有落实,见面礼是少不了的!”
  二妈拿着一盒精装青钱柳茶叶走过来道:“大明,拿着!这可是正宗的青钱柳茶,千把块钱一盒呢!”
  崔大明和姚红杏不禁一惊道:“啊?!太贵啦!还是留给二伯父喝吧!”
  崔中原和二妈几乎是异口同声地以长辈的口气道:“拿着!”
  崔大明和姚红杏感激得含着热泪道:“二伯!二妈!”
   

                           十三
       大明娘正在厨房内忙活着,案板上早已摆放着刚炸好的鸡块儿、糍粑丁儿和正在腌着的咸鸭蛋。崔平原拿着草帽风风火火地走进厨房道:“渴死人了!”说着就走到水缸前去舀水喝。
  大明娘吆喝道:“慢着!别喝生水!”
  崔平原正在纳闷,大明娘从锅台上顺手掂起个大茶缸子一递道:“给!这里有凉茶!”
    崔平原接过茶缸在咚咚地喝着。
  大明娘边从锅里捞着炸好的鱼边问:“瓜卖的咋样?”
  崔平原放下茶缸道:“全卖了!钱也拿回来了!”说着拍了拍口袋。
  大明娘高兴地道:“这一下可就放心了!过去是手中有粮心里不慌,现在是手中有钱心里不慌呀!”
  崔平原望着案板上炸好的食品道:“做这么多好吃的呀!”
  大明娘道:“咋样?够俩孩子路上吃了吧!”
  崔平原道:“再有俩孩子也吃不完!”
    到了晚上,崔平原,崔大明和姚红杏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
  崔平原道:“大明,明儿走时带的行李都准备好啦?”
  崔大明道:“全都准备好了!”
  崔平原提醒地道:“毕业证,身份证带了吗?”
  崔大明恍然大悟地道:“哎?!毕业证俺妈拿着呢!”转而向东内间喊道:“妈!俺那毕业证呢?”
   大明娘走到大明跟前递过毕业证道:“给,这是你的毕业证!你可要保存好!这可是咱一家人血汗的见证!”
  崔大明接过毕业证感慨地道:“妈,我知道!这毕业证是你和俺爸血汗的结晶!”
  大明娘走到红杏跟前坐下,把一个红纸包往红杏的手上一放:“杏儿,这是两千块钱!你替我捎给你爸你妈,也算是我和你爸送去的一份小礼儿!让他们可莫嫌少。”
  姚红杏忙道:“妈,我不带……”
  大明娘以长者的口气道:“拿着!听话,啊!”说着一只手抓着红杏的手腕,一只手强行把红杏的四指捏得紧紧的,直到红杏把红包拿住。
  崔平原坐在一旁也劝解地道:“拿着,拿着!”
  姚红杏为难地道:“好,好,我拿着了……”
  大明娘欣慰地道:“这不就对了嘛!”
  大明娘走到崔大明跟前,从兜里摸出一叠钱递给大明道:“大明呀,这是一千九百块钱,你装着,你俩路上做盘缠,来拿着,装好莫丢啊!”
  崔大明放下包,抬起头道:“妈,用不了这么多钱!再说,钱都让我拿走,家里花什么?”
  大明娘道:“噫,你瞧我儿说的!常言说,好出门不如赖在家!多拿一分比少拿一分好,你没听人说,一分钱难倒英雄汉!本来妈想给你凑个整数,可是你爸这些儿天腰疼病又犯了,我就拿出了一张。”
  崔大明接过钱,摸了一把热泪,不声不响地抽出四张钱塞进了老娘的手里。
  大明娘把钱又塞给大明道:“儿啊,你还是拿着吧!我和你爸领情啦!还是多拿点儿好,万一……”
崔大明强忍着眼泪道:“妈!你不要再逼我了!”
姚红杏过来道:“妈,你拿着吧!”说着把手中的红包亮了亮道:“你放心,这不也是钱吗?”
  大明娘擦了把泪道:“你那钱可不能胡花!快装起来!”
  姚红杏拿着红包,在自己身上寻着可装钱的地方,然而却没有找到。
  崔大明笑着道:“笨蛋!”并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内裤道:“这里边不是有口袋吗?”
  姚红杏一拍脑袋道:“噢?!口袋在这儿呢!”说着就往西内间去。
  大明娘问道:“杏儿,口袋在哪儿?保险不?”
  西内间传来红杏的声音:“妈,没事儿!”
    姚红杏正在撩起裙子,把红包往小肚上的口袋里装着。
  这时,大明娘手里拿着穿好的针线走过去道:“杏儿,叫妈看看,保险不保险?”
  姚红杏撩起裙子道:“瞧!在这儿呢!”
大明娘上去用手摸了摸道:“这不行!连个拉锁都没有,万一掉出来可咋着?坐下,让妈给你缝住!”  
姚红杏顺从地坐在床边,撩起了裙子。
  大明娘蹲在地上,低着头一针一线地缝着口袋,她缝得是那样的专注,那样的认真。
  姚红杏望着大明娘那低头飞针走线的情景,她不禁想起了当年在家临走时妈为她缝内裤上口袋的情景,泪水不住地往下流着……
  大明娘低头咬断了线头道:“好了!这一回可保险啦!”
  姚红杏急忙摸了一把泪道:“妈,你比俺妈缝得好!”
  大明娘道:“不行啦,眼都花了!今晚早些儿睡,明儿一早妈送你赶车去!”
   
                          十四
     清晨,村口便道上,崔大明肩上背着一个笨重的牛仔包,手里提着个小提包走在中间。姚红杏一手掂着个旅行包,一手掂着个食品袋子紧跟在崔大明的旁边。
  大明娘走到红杏跟前欲接红杏手中的旅行包道:“杏儿,把包给妈!”
姚红杏把包往旁边一躲闪道:“不用!妈,不重!”  
大明娘固执地抢过旅行包道:“拿来!”说着便将旅行包扛到肩上匆匆地走在大明和红杏的前边。
  崔大明和姚红杏边追边喊道:“妈,你走慢点儿!”
  大明娘朝着赶上来的大明道:“大明啊,你千万要记住,你俩一块儿到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去,妈又不在你们身边,你们俩要互相担待着,你大,你得让着她点儿,你莫要欺负红杏,晓得吧?”
  崔大明应声道:“哎!”
  大明娘叹了口气道:“唉!做人难呀,到城里做人更难!大明呀,到那里适应了就干,不适应了就回来!我总认为毛主席那句话没错!农村是个广阔的天地,这里是大有作为的!”
  崔大明和姚红杏在默默地点着头。
  大明娘担心地道:“杏儿,大明去你家,你爸该不会叫人打他一顿吧?”
  姚红杏道:“妈,你别担心!我想,不会的!”
  大明娘道:“不过,真打了,他就挨着!真好个闺女都叫他给拐跑了,不打他打谁?!”转而对大明嘱咐道:“说到这儿,妈再提醒你几句,到了那边,你要多磕头,少放炮!莫要抢马吃车!”
  崔大明在点着头。
  三人说话间便来到了国道边。
  一辆中巴从他们的身边驶过不远便停在了站牌前。
  大明道:“妈,车来了!”三人向站牌前跑去。
  车门早已打开,崔大明早已跳上了车,而红杏与婆婆在依依不舍地道别。
  大明娘跑到车门口拉住红杏的手道:“杏儿,过年妈可等你回来啊!”
  姚红杏还未及应声,车门就“咔嗒”一声关上了,随之车身一晃便徐徐地离开了站牌。
姚红杏探出车窗外热泪盈眶地喊道:“妈,我一定回来!”
大明娘站在路边向车上招着手。

                          2017年10月6日于山城书斋
作者简介:王生文,笔名笑天,河南卢氏县人,卢氏县委党校副教授,中国作家世纪论坛优秀作家,中国现代作家协会会员,河南省影视家协会会员,卢氏县作家协会顾问。曾撰写了大量优秀论文,并多次荣获河南省党校系统优秀科研成果奖和“五个一工程”奖。他所创作的小说等文艺作品曾在国内许多刊物上发表。 出版有《情系玉皇山》和《月是故乡明》等影视作品集,其中《情系玉皇山》已由河南电视台拍摄播出且获得了省五个一工程奖。

本人通讯地址:472200    河南卢氏县委党校         手机13639885920
发表于 2017-10-8 13:22:41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老师注册远山,奉献力作支持赛事!为您编号。

点评

非常感谢总编荷语的编发!远握!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10-8 17:20

4

主题

19

帖子

7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2

积分
72
 楼主| 发表于 2017-10-8 17:20:05 | 显示全部楼层
荷语 发表于 2017-10-8 13:22
欢迎老师注册远山,奉献力作支持赛事!为您编号。

非常感谢总编荷语的编发!远握!
发表于 2017-10-8 18:55:4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笔优美,故事动人!赞热烈欢迎王生文老师加盟远山!

点评

非常感谢站长的褒奖!远握!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10-9 08:37

4

主题

19

帖子

7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2

积分
72
 楼主| 发表于 2017-10-9 08:37:35 | 显示全部楼层
舟上客 发表于 2017-10-8 18:55
文笔优美,故事动人!赞热烈欢迎王生文老师加盟远山!

非常感谢站长的褒奖!远握!
发表于 2017-10-30 13:56:37 | 显示全部楼层
终于将王老师小说细读一边,非常欣赏,推荐成文!

点评

非常感谢总编的赏读和推荐!远握!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10-31 11:02

4

主题

19

帖子

7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2

积分
72
 楼主| 发表于 2017-10-31 11:02:32 | 显示全部楼层
陈林先 发表于 2017-10-30 13:56
终于将王老师小说细读一边,非常欣赏,推荐成文!

非常感谢总编的赏读和推荐!远握!

本版积分规则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8-1-18 06:25 , Processed in 0.685338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