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注远山文学微刊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841|回复: 15

【感恩母亲.赛】散文:母亲记录/缘来有你(支持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11 10:43: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生活圈制作
母亲记录
     
    母爱,是伟大的,也是质朴无华的。赞美母亲,无需华丽的辞藻、优美的语言、生动的评价。
                                                                   ——题记


    解放前,爷爷做生意发了大财,置了很多的地,从大财主摇身一变成了方圆百里数一数二的大地主。解放后,就顺理成章的成了贫下中农阶级斗争的重点对象,土地、财产几乎全部收缴,分给了根红苗正的贫农。从此,我家一贫如洗。
    由于成分不好,尽管父亲非常聪明,小学升学考试全县第二名,却依然上不了初中,只好辍学回家,当起了农民。二十多岁了,依然没有姑娘愿意跟他处对象。当同龄的伙伴纷纷做丈夫、做父亲的时候,父亲还是光棍一个。
    俗话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可急坏了奶奶,她四处奔波和张罗,迫切希望能够早点抱上孙子。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啊,终于在四十里外的大山沟里,找到了同样是地主家庭出身的母亲。母亲的童年生活虽然很清苦,但是非常快乐。因为家里穷,母亲连小学都没上过,至今还目不识丁。可能是山里的人比较憨厚老实吧,土改和文革时没有大斗特斗外公这个地主,所以母亲能够像个疯丫头那样在山里自由自在、无忧无虑的生活。
    母亲嫁给父亲的时候,才仅仅十六岁,从一个懵懂少女变成了小媳妇。
    母亲说,当时她已经被外公许配给附近的一户人家,要不是奶奶下手快,加上有能够走出大山的诱惑,母亲就嫁到那一家了。真是庆幸啊,母亲要是没有嫁给父亲,就不会有哥哥,更不会有我了。
    从父母的结婚照可以看出,母亲年轻时很漂亮,要身材有身材,要身高有身高,要脸蛋有脸蛋;而父亲,瘦弱瘦弱的,个头也没母亲高。看来父亲是非常幸运的,要是搁在今天,会有成排成连的小伙子像苍蝇一样围绕着母亲呢,母亲怎么都不会看上父亲的。
    文革后期,爷爷经常被拉出去游斗,我家受尽了白眼。那时候是大集体、人民公社,家家户户都在为人民公社干活挣工分。可是同工不同酬啊,农民家庭的每个劳力干一天活可拿十个工分,而“地主家庭”只能拿八个工分。
    可是分配农活的时候,“地主家庭”的农活永远是最重最难的。虽然受尽欺负,母亲也只能忍气吞声,努力的下地劳动。幸好是山里娃,母亲的体力比一般的小媳妇要好很多,割稻、插秧、挑担、修堤、挖山、砍柴,样样在行,甚至都不比男人们差。
    母亲生我的时候,属于早产。月子还未满,母亲就不顾自己的身体,跟男人们一起去白杨河修堤,挣工分去了。
    当时,产妇有一项福利,就是可以到人民公社领取一包红糖和一筐鸡蛋。母亲舍不得吃,就让奶奶拿出去变卖,用来补贴家用。由于身体没有及时得到复原,营养没有及时跟上,母亲从此落下了一旦天气变化就腰疼的毛病。
    幸亏那时奶奶身体很好,照顾哥哥和我的重任,以及做饭、洗衣、种菜、养猪、养鸡、收拾房子等家务活基本上落到奶奶头上了。虽然婆媳关系一般,但是母亲从内心深处还是很感激奶奶的。
    母亲还有一手织毛衣的绝活。那时候,爷爷、奶奶、父亲、哥哥和我的毛衣都是母亲亲手织的。那时候母亲织毛衣,都是把以前的毛衣拆成线后重新织一遍,这样我们每年都有新毛衣穿了。


    小时候,因为哥哥是长孙长子,学习成绩很优秀,农活也干得又好又快,得到了奶奶的万般宠爱,也是父亲的全部希望和重点培养对象。而我,成绩没有哥哥好,身体素质太差,天气一热就流鼻血,因此干不了什么重的农活。在家里很少受奶奶和父亲待见,就像一只丑小鸭。
    母亲却给了我更多的关爱。她从不拿成绩说事,也很少骂我。有时母亲跟父亲吵架离家出走都带上我。有一天晚上,母亲跟父亲吵完架后,拉着我走到离家不远的一个堰塘边的大树下哭呢。
    那时候到外公家做客,只能徒步,母亲要么背着我,要么把我放在箩筐里,哥哥却没有这样的待遇。
    记得有一天,下着瓢泼大雨,还没到中午,母亲就到学校给我送伞来了。看见母亲,我变得不安分起来,受到了老师的批评。
下课后,老师跟母亲寒暄:“来接伢的啊?”母亲说:“嗯哪,来接伢的回屋吃中饭。你看落这么大的雨,伢的没得伞,我是来送伞的。”“怎么不直接把饭带来,让伢的在学堂吃?省得伢的回去。”母亲一听,心里有些发窘:“我怎么就没想到呢?唉,我真是憨得很。”
    在回家的路上,因为风大雨大,我打伞顾得了头却顾不了腿,母亲就用自己的伞给我遮风挡雨。回到家,我只是脚上沾满了泥,而母亲,却早已成了落汤鸡。
    小时候,我比较调皮。
    有一次,奶奶在锅里炒菜,我帮奶奶烧火。我拿着一根竹子当拨火棍在灶里拨来拨去,把火烧得很旺,觉得好玩。于是突发奇想,竟然把燃着的拨火棍插进灶后面的码得很高的稻草,稻草很干,一点就着,只见火苗迅速上窜,马上就到房顶了。
    奶奶眼疾手快,一桶凉水泼了下来,才没攘成大祸。爸爸要狠狠地抽我一顿,被母亲拦住了,说:“小伢的不懂事,吓一下就要得了。”
    还有一次,那是一个冬天的中午,村里有人办丧席,放了很多鞭炮。我捡了些没有燃尽的爆竹,插在隔壁家的草垛上燃放。不小心将草垛点着了,我很害怕,就跑到学校去了。下午放学后才知道,幸亏吃席的人很多,把草垛拆了,扔进旁边的水田里才灭了火,可是另外一对小女孩姐妹背了黑锅。后来,母亲知道是我干的,狠狠地打了我一顿,领着我到小女孩家赔礼道歉。
    我上初三的时候就住校了。一天,母亲突然来到学校接我回家,说爸爸给准备了很多好吃的。我跟母亲回到家,看见爸爸正在杀鸡。爸爸说:“今儿是你娘的生日,你哥在县城里回不来,所以你娘非要把你叫回来。”吃完之后,天色已晚,母亲又送我回学校。
我的成绩差,那是跟哥哥相比,其实在班里还是名列前茅的。可高二第一学期的期中考试竟然后退到了全班第三十名。过了不久,父亲来信,让我痛哭流涕,为自己学习上的漫不经心而悔恨不已。
    后来我才知道,学校将成绩寄回家里,父亲暴跳如雷,要把我从学校弄回家好好收拾。母亲不同意,让父亲平静下来,写了那封让我永远无法忘记的信。
    1995年,我觉得在家里高考无望,因为分数线特别高,在同学的鼓动下,从母亲那骗了300元跑来新疆参加高考。母亲知道后,虽然有些生气和伤心,但更多的是担心和思念。1995年因为志愿填报失误导致高考失败,我又在新疆复读了一年。
    后来父亲告诉我:“那时候,村里边头近脑的人都在幸灾乐祸,说小伢的丢了,再也回不来了。你娘啊,就整晚上整晚上地睡不着,一个人悄悄在被窝里哭。白头发就从那时候开始有的。”那时,母亲才41岁。
    母亲是一个迷信的人。有一年母亲在广州给哥哥带娃儿,听一个道士说我和哥哥将有血光之灾,需要用红纸包上一些首饰和六千元钱在庙里的菩萨面前供奉一下,烧一炷香就可以免灾,并说首饰和钱供奉完毕后可以拿回。
    母亲特别害怕我和哥哥出什么事,尤其是远在新疆的我,于是就依道士所言,拿了嫂子送的首饰和六千元钱就去拜菩萨了,拜完之后钱被人调了包,拿回来一叠手纸。哥哥只好带着母亲到派出所报案,至今这笔钱也没要回来。


    母亲和父亲其实没有什么爱情可言。他们年轻的时候,因为性格都很要强,经常吵架打架。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们已经成为彼此的依靠。
    母亲告诉我,她在广州给哥哥带娃儿的时候,父亲经常给哥哥写信,内容虽然不长,但是信的末尾总会提到母亲。
    正是母亲给哥哥带娃儿期间,父亲因想念母亲,抑郁成疾,得了前列腺炎。由此,父亲觉得失了男人的尊严,开始胡思乱想,脾气也更加暴燥起来。
    母亲却不离不弃,尽心尽力地照顾父亲。从广州回家后,承担了全部的农活和家务,还陪着父亲看病、抓药。父亲发脾气的时候,死活都不看病、不吃药。有一次,在看病的路上,父亲又发脾气了,竟然将母亲推倒在水沟里,大冬天的,母亲差点感冒。有时父亲坚决不去医院抓药,没有办法,目不识丁的母亲就只好请姑姑帮忙。父亲不愿吃药时,母亲想尽一切办法,连哄带骗,甚至将药碾碎,放进饭里、菜里、汤里。
    父亲喜欢吃一些零食,母亲就经常买一些回家给父亲,而自己,几乎从来没吃过。
    自从父亲生病以后,家里的大事小事都由母亲操持着。
    2003年我借出差的机会顺道回了一趟湖南看望父母,发现母亲苍老了很多,头发已经花白。父亲拉着我的手,内疚地说:“我这辈子苦了你娘了,你看,你娘才49岁,已经成老妈子了。”
    2008年,我可爱的女儿阳阳出生了。孩子没人带,怎么办呢?我便想到了母亲。考虑到把父母分开的前车之鉴,我把他们都就接到了新疆。
    10月22日,父母乘飞机来到新疆,到家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当时我还担心,阳阳第二天醒来,只看见两个“陌生人”在家,可能会哭呢。第二天上午,我给家里打电话问了一下情况,母亲告诉我阳阳根本就没有哭,而且还跟她玩得很高兴,看来血缘真是很奇妙。
    父母来新疆之后,把全部的家务接了过去,家里从此再也没有脏、乱、差过。我又过起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
    爱人听我说她公婆一辈子舍不得吃,舍不得穿,挣来的钱全部花在我和哥哥身上,心里特别感动,说要好好孝顺他们。爱人和我,有时爱人自己带着父母买了好几套衣服,春夏秋冬的衣服都买了一些,还买了好几双鞋,皮鞋、布鞋、凉鞋都有。
    父亲特别舍不得穿,母亲就对父亲说:“在湖南穿得邋里邋遢也没人管你,可伢的、媳妇都是有正式单位的人,在这里衣服要捻好的穿,别给伢的们丢脸。再说,你也要体谅伢的们的一片孝心啊。”
    不过母亲不太愿意在外面吃饭,经常对我和爱人说:“你们弄几个钱也不容易,能在屋里吃就在屋里吃,省一分算一分。”母亲还经常和别人一起采些野菜、野花回来凉拌着吃。所以啊,家里虽然人多了,可是日常生活的支出却大幅下降。
    母亲与爱人相处,可能有些观念不同,在一些问题上发生过一些争执,但是从来没有红过脸,也没有拌过嘴,更不用说吵过架了。
    父母在新疆住了三年。在这三年里,母亲与阳阳时刻相伴,非常喜欢她的小孙女阳阳,阳阳也非常喜欢她的奶奶。阳阳每天晚上都要搂着母亲的脖子、额头贴额头地睡觉。
    2011年6月25日,父母离开了新疆。因为航班起飞时间是早上8点钟,所以未等阳阳睡醒就送父母去机场了。
    在父母刚离开的那段时间里,阳阳闷闷不乐,有时还偷偷流泪。有一次,我和爱人问她怎么了,她低着头,用细声细语地问:“奶奶去哪了?是不是不要阳阳了?”我心里一酸,立即给母亲打电话,可是阳阳不愿意跟她奶奶说话。在那一段时间,因父母不在身边,我和爱人也特别不适应,心里感觉空荡荡的。
    过了好长一段时间,阳阳才愿意跟母亲通话,而且第一句话通常是“我想你了,奶奶”。


    2011年,我跟哥哥约定,2012年春节回乡看望父母。打电话告诉母亲时,母亲心里特别激动,就早早的开始准备了。
    父母住的是上个世纪80年代修建的瓦房,由于母亲舍不得花钱,房子很多年没有得到大修,屋顶经常漏雨。为了让我和哥哥两家住得舒坦些,母亲专门请人将房顶的瓦重新检修了一遍,解决了漏雨的问题。母亲担心我们洗澡怕冷,修了一个封闭式的浴室,安装了浴霸。
    为了保证家里春节期间的蔬菜和肉类供应,母亲专门开辟了一处菜园,种了许多新鲜的蔬菜,养了一头猪、一群鸡和鸭,宰了之后与牛肉、鱼、萝卜、豆腐一起熏制成腊制品。
    春节临近的时候,母亲还做了很多我和哥哥喜欢吃的糍粑,买了很多糖点。听父亲说,这是母亲历年过春节最大的手笔,花了五千多元。
    在我和哥哥回家的那天,母亲早早地就让父亲在村口等候。父亲一见到我们,脸上就乐开了花。回到家,母亲首先就安排睡的地方。我家睡在东边卧室,哥哥家睡在西边卧室,而父母却睡在堂屋后边的偏房。女儿阳阳一见到母亲,就要母亲抱,并吵着要跟母亲睡在一起。
    在回家过春节之前,我和哥哥就商定,这次一定要好好陪陪父母。所以春节那几天,父母去哪,我们两家就跟到哪。我们一起去菜园摘菜,一起到集市购物,一起到田间地野散步,一起走亲戚拜年。母亲说:“以前过年的时候,屋里只有我和你们爹爹,没得丁点意思,今年可好了,一屋的人,几得热闹。好多年没有过这么热闹的年了。”
    春节过完,又到离开的时候了。虽然流露出依依不舍的眼神,母亲却没有半句留人的话语。母亲把腊制品全部装好、封袋,分给了我和哥哥,她和父亲几乎什么都不留。她说我和哥哥回家一趟不容易,能多带些就多带些,以后很难吃到家里的味道。
    我和哥哥都知道,母亲在家乡的时候,一直帮人干农活补贴家用,特别是农忙的时候,割稻、插秧,样样都干。我和哥哥,还有嫂子和爱人坚决反对,多次跟母亲说不要再这样了,弄垮了身体反而不值。可母亲说:“往后身体动不得了,那你们肯定要养,现在身体虽差一些,但是还动得,就多干一些,不想给你们增加压力。”在从家乡离开的时候,我们又强烈要求母亲不要帮人干农活,母亲终于答应。三个月后我给家里打电话时,父亲告诉我,母亲又帮人干农活了,我又生气又心疼。
    2013年5月,突然接到父亲电话,告诉我母亲病了,已经住进乡卫生院。父亲因为特别担心母亲,他在电话里把情况说得特别严重,并一边叹气一边对我说“你娘人已经没得搞头了”(父亲从2003检查出前列腺炎开始,就已经产生了悲观情绪,任何事情只往坏处想)。电话那头我也听到了母亲对父亲嘟囔:“你跟伢的们讲么得!伢的们的工作要紧,你让伢的们分心,工作上出了问题怎么搞?”接到电话,我心里那个着急啊,怎么办?我远在新疆,就是立即回家,也得两天。
    我给跟父母同村的姑姑打了个电话,问问情况,姑姑告诉我,她就在卫生院,母亲得的是胃结石,有鸡蛋那么大,需要进行胃部分切除。看来情况真的很糟糕。这时,远在广州的哥哥来电话了,跟我商量母亲的病,认为母亲年纪大了,做胃部分切除显然不行。
我想到了一个关系特别好的初中同学,在县人民医院消化科当医生,我把母亲的情况跟他讲了,他说:“这样吧,立刻转到县人民医院来,我先给姨儿检查一下。”我立刻让母亲转院,在同学的帮助下,转院手续一切从简。几个小时之后,同学告诉我:“根据检查的情况来看,不需要做胃部分切除,只要开个刀,把结石取出来就要得了。”叫我不要担心,也不需要回去,有他在,他会把我母亲当做自己的母亲看待的。
    母亲第二天就做了手术,手术很成功,七天后就出院了。住院那些天,我平均每天要打十来个电话,或打给母亲、或打给父亲、或打给姑姑、或打给同学,我要全面掌握母亲的情况,因为我知道,仅仅给母亲打电话,是不可能全部了解实情的。我给母亲打电话时,也给她提了很多注意事项和细节,有时母亲都有些不耐烦了:“你而今怎么啰里啰嗦的,是不是把我当成三岁伢的了,当成你的女娃了啊?”

    母亲出院后,考虑到父母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太好,让他们单独在湖南生活明显不合适,我跟哥哥商量,父母必须跟我们其中一家生活在一起。哥哥说,广州的生活、医疗等各方面的条件要比新疆好很多,要让父母跟他一起生活。我说还是让父母自己决定吧。于是,我和哥哥三天两头就给父母打电话,一是问问母亲的身体情况,二是敦促父母尽快作出决定。
    母亲最终拗不过我和哥哥的执着,三个月后答应了我和哥哥的要求。母亲跟父亲商量,决定去广州。母亲告诉我:“我和你爹爹年纪大了,手脚也没得以前灵便了,你哥哥在钟落潭有屋,我和你爹爹就住在那里,一来省得让你们讨嫌,二来我和你爹爹也自由些。”我和哥哥想,钟落潭离广州市不远,也就同意了。
    2013年10月,母亲与父亲一起,卖空了当年的收成,把家里收拾停当后,搭上往广州送货的顺风车,到了广州。哥哥把父母接到市里的家,父母在市里跟哥哥住在一起,很不习惯。这跟以前不同,以前住一起,有照顾孙字辈的责任,而今孙字辈都已经上学了,父母觉得白天空虚无聊,没得一点意思。哥哥想让父母没事就去跳跳广场舞,可是父母一辈子在农村,哪会跳什么舞啊,无法融入城市退休老人的圈子。
    一周以后,哥哥只好把父母送到钟落潭。母亲以前给哥哥带孩子的时候,哥哥就在钟落潭工作。母亲对钟落潭很熟悉,也认识一些老人。母亲一到钟落潭,就跟那些老人联系上了。从那时候,哥哥每个周末都回钟落潭陪陪他们,我则每周给母亲打打电话,聊聊家常。
    2014年5月28日下午,我在单位开会的时候,哥哥连续来电,我都压掉了。见我不接电话,哥哥给我发了个短信,说父亲脑溢血,已经昏迷,正在抢救。我连忙离开会场,把电话打了过去,问道:“严重吗?那我马上订机票,明天赶到你那。”哥哥说:“你先别急,先看看今天晚上病情如何,有情况我马上打给你。”那天晚上,我一夜没睡。其实,我不怎么担心父亲,因为父亲的身体一直不好,病了很多年,这些年精神上也出现了问题,患有比较严重的抑郁症,把母亲折磨得心力交瘁,加速苍老。我更担心的是母亲,如果父亲一旦走了,不知道母亲怎么办。
    第二天上午,父亲做了手术,下午就醒了,情况开始好转,我稍微放了一下心。那几天,我也是每天都打几个电话,了解情况。6月2日,这是一个我永远无法忘怀的日子。下午,得知父亲的病情突然恶化,我又特别担心起来。晚上9点多,哥哥来电,带着哽咽的声音告诉我,父亲走了,他要按照父亲的遗愿,将父亲的遗体连夜运回湖南安葬。我顿时泪眼朦胧,不知所措,心里只想着:从此,父亲没了,父亲没了。
    还是爱人比较理智,一边安慰我,一边上网订机票,还给我的领导打电话请假。6月3日下午3点左右,我赶到湖南。这时,父亲的葬礼已经开始。我和哥哥离家多年,根本不了解家乡的风俗,感到非常茫然,无所适从。还好乡亲们很热心,在他们的打理下,完成了父亲的葬礼。
    葬礼那几天,暴雨没日没夜的下,出葬那天,更是瓢泼大雨。丧夫们将父亲的棺材抬到山上,准备埋的时候,雨停了。刚一埋完,又下起暴雨来。我想,这就是天意吧。
    哥哥告诉我,在连夜回湖南的路上,母亲一直看着父亲的脸,摸着父亲的心口,轻轻地跟父亲说着话:“三儿,已经出了广州城了。”“三儿,已经过了韶关了。”“三儿,这会儿到了湖南的地界了。”“三儿,已经到株洲了,你看,你姐姐的屋就在那儿呢。”“三儿,已经过了长沙了。”“三儿,快到常德了,还有一会儿就到屋了。”“三儿,已经到屋了,你该下车了。”
    葬礼办完后,我和哥哥要母亲跟儿子们住在一起。母亲说:“你们爹爹的新年都还没过,我不能跟你们去。”我们还说歹说,母亲就是不同意。最后没办法,我说了一句:“姆妈,您要是不走,我和哥哥就在家里陪你,陪你一起过爹爹的新年。”母亲听我这么一说,担心我和哥哥真的留下来陪她,耽误了工作,就勉强答应,先去哥哥那住一阵子。临行前,母亲把家里认认真真的收拾了一遍,把父亲的遗物全部烧了,只留下了几张照片。
    住在哥哥那儿,母亲的性情变了很多,非常敏感和多疑,经常跟哥哥和嫂子闹别扭。哥哥和嫂子怕母亲在家空虚寂寞,在一家幼儿园找了一份很轻松的保洁工作,要是搁在以前,母亲肯定一百个愿意,可是而今不高兴了,母亲觉得哥哥嫂子嫌弃她,不让她呆在家里。我想,也许是因为父亲离开了,母亲的山倒了,失去了生活的伙伴和心灵的依靠。
    我跟哥哥说,要不把母亲接到新疆来,换个环境,可能好一些,因为父亲毕竟是在广州走的。哥哥把我的意见跟母亲一说,母亲也同意了。但是母亲说:“我去老二那边也要得,只是我要先跟你们爹爹挂山,挂山的事情搞清白之后,就去老二那边。”给父亲挂山,也算是母亲的心愿和对父亲的一种交代吧,于是我和哥哥就同意了。
    2015年4月初,母亲回到湖南,给爷爷奶奶和父亲挂完山后,就到几个亲戚家走了走,因为以后,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湖南了。因为担心母亲住在湖南就不再离开,在送母亲回湖南之前,哥哥就把来新疆的机票订好了,并骗母亲说,机票是不能退的,要是不能及时回广州上飞机,机票钱就打水漂了。
    5月9日,在经历5个半小时的空中颠簸后,母亲终于来到新疆。从此,我家杂乱无章的状态,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我想,母亲是一个闲不住的人,家务事也不需要什么体力,就权当母亲活动活动筋骨吧。毕竟,多活动活动,对身体有好处。
    那些天,爱人一直跟我说,婆婆辛辛苦苦了一辈子,年轻时当男劳力使唤,中年时照顾孙子辈和常年生病的公公,吃尽了苦,受尽了累。现在公公走了,婆婆心里肯定更加孤单了,我们一定要更加孝顺些,其实婆婆不需要什么钱,也不需要什么好吃好喝好玩,只需要有人陪伴。我们以后就多陪陪她,多跟她说说话,聊聊天,不要再跟以前那样,一回家就玩手机、玩平板。
    是啊,母亲,还没享过什么福,就已经老了。我在外工作十几年,回家探亲才仅仅两次。而今父亲已经走了,我连最后一面也没见上,留下了永远的痛和遗憾。幸好,母亲还在,就在我身边,我一定要像爱自己的孩子一样,爱母亲,让母亲在晚年安享幸福,让我自己不再留下遗憾。

发表于 2017-5-11 11:49:24 | 显示全部楼层
质朴、感人,寓平凡于伟大,大赞!

点评

这是旧作,篇幅远远超过2000字,只为赛事助兴,不参赛。问好枫林哥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5-11 12:53
 楼主| 发表于 2017-5-11 12:53:32 | 显示全部楼层
枫林醉 发表于 2017-5-11 11:49
质朴、感人,寓平凡于伟大,大赞!

这是旧作,篇幅远远超过2000字,只为赛事助兴,不参赛。问好枫林哥

点评

确实很感人,赞!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5-11 17:33
发表于 2017-5-11 14:33:27 | 显示全部楼层
质朴无华,情真意切,很感人的作品!赞同老哥点评!问好缘来!

点评

谢谢慧敏来访雅赞,问好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5-11 19:17
发表于 2017-5-11 17:33:32 | 显示全部楼层
缘来有你 发表于 2017-5-11 12:53
这是旧作,篇幅远远超过2000字,只为赛事助兴,不参赛。问好枫林哥

确实很感人,赞!
发表于 2017-5-11 17:46:04 | 显示全部楼层
既然是支持帖,我给您改一下!

点评

谢谢露珠,问好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5-11 19:14
发表于 2017-5-11 17:55: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紫岚 于 2017-5-11 17:58 编辑

朴实无华,感人肺腑!
我的母亲也是这样爱孩子,她已经89岁,生活不能自理。
我一定要像爱自己的孩子一样,爱母亲,让母亲在晚年安享幸福,让我自己不再留下遗憾。这也是我的心里话。
问好缘来老师!

点评

因为我母亲目不识丁,所以我觉得用华丽的辞藻反而无法表现母亲。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5-11 19:15
 楼主| 发表于 2017-5-11 19:14:59 | 显示全部楼层
露珠 发表于 2017-5-11 17:46
既然是支持帖,我给您改一下!

谢谢露珠,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7-5-11 19:15:55 | 显示全部楼层
紫岚 发表于 2017-5-11 17:55
朴实无华,感人肺腑!
我的母亲也是这样爱孩子,她已经89岁,生活不能自理。
我一定要像爱自己的孩子一样 ...

因为我母亲目不识丁,所以我觉得用华丽的辞藻反而无法表现母亲。

点评

理解您的良苦用心!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5-12 12:48
 楼主| 发表于 2017-5-11 19:17:00 | 显示全部楼层
李慧敏 发表于 2017-5-11 14:33
质朴无华,情真意切,很感人的作品!赞同老哥点评!问好缘来!

谢谢慧敏来访雅赞,问好

点评

如老哥所说,读你的文字,都感动的要落泪了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5-12 22:47

本版积分规则

180 秒后自动关闭 欢迎注册远山文学网!请用中文注册,留下真实简介,并加微信18781033178,以便第一时间审核通过。

QQ|电脑简版|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远山文学网    

GMT+8, 2019-8-24 02:33 , Processed in 0.807579 second(s), 4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